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与狼共舞

我们回家吧

与狼共舞 火星人冰粒 1831 2012-01-04 10:24:44

  “清清!”她向我走来,却被我冷冷的表情阻止了前进的脚步。虽然保养很好,我依然看到了她眼角的皱纹,眉宇之间化不开的忧愁,让我有种想要帮她抚平的冲动。强压下心中的那份渴望,我直直的看着她,没有开口。

“清清,妈妈知道你恨我,可是,妈妈一直在关心你啊!”她停住脚步,却依然声泪俱下的“表演”。

“关心?”我不屑的笑了,我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她流一滴眼泪我便会陪着哭到痛彻心扉的小女孩了,这中招数对我而言,早已经落伍,“如果把我卖给一个大我二十岁的男人算是关心的话,我谢谢您老的“关心”了!”

“清清!”她上前一步,欲拉起我的手。我往后缩了缩,躲开了。

“不要叫我清清,那个名字,是个笑话。”我拉起妖孽的手,转过身去,不想去看那张让我又爱又恨的脸。

“清清,妈妈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她说的一脸悲戚,我的心也跟着沉痛。都说母女连心,为什么她的伤痛我可以感同身受,而她呢?不知道她这次又打的什么算盘,而我,不想再一次成为她讨好那个人的工具,狠了狠心,我加快了脚步,好像后面喊着我的不是我应该称之为“妈妈”的女人,而是我的债主。是的,她是我的债主,不然为什么心这么痛,不是针扎,胜似针扎。

“冰!”妖孽狼却猛地扯过我,拉进怀里,狠狠的搂紧我,转身对那个女人说,“伯母,请你先回去吧,冰需要冷静。”

“你是谁?和我女儿什么关系?有什么资格过问我们母女的事?我警告你,不要打我女儿的主意。”仿佛刚刚发现妖孽狼的存在,那个女人开始质问他,声音有点歇斯底里。

“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有资格问他是谁。而且,我不是你的女儿。”我从妖孽狼怀里探出头来,冷冷的对她说,“我的任何事情,您都没有权利过问。”

重新将头埋了进去,我汲取着他胸膛的温暖,在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他的胸膛,好温暖。

我觉得我需要力量,不然我肯定没有力气来对着那个女人大小声,那是我从小要守护的女人,是我曾经发誓要让她幸福的女人,可是,现在,我只想和她做陌生人,最熟悉的陌生人。

“俊轩,我们走!”我重重吸了一口气,将眼眶的泪水挤了回去,拉起妖孽狼的手。

“俊轩,你是张俊轩?”那个女人高扬的声音有点刺耳,好像当年知道那个男人给她机会让她进去那个家的声音一模一样。看着她满脸堆起的笑容,好像刚才那个沉痛的母亲只是我的幻影。

“如果你想要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最好现在从我的眼前消失。”妖孽狼的脸好像下了一层霜,是我从未见过的冷漠,面无表情却给人一种泰山压顶的柑橘,我到底惹上了什么样的男人啊。

“好,好,好!”那个女人连忙点头,嘴里念叨着好,身子却一直往后退,让我想起了古代点头哈腰的太监,虽然我知道我这样想很不孝,可是,对于那个女人,我真的谈不上任何亲切和孝顺可言了。

看着那个女人就这样从眼前消失,我疑惑的看着妖孽狼,“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认识她?你接近我是有目的的?你们设好了套让我往里钻?”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妖孽狼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你问了这么多问题,我应该回答哪一个?”

“全部!”我不和他打哑谜,也没有那个力气,只要和那个女人有一点关系的人,我都不想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要来打扰我的生活?除了年轻的身体,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被她利用的,难道利用一次还不够,还要再来个废物回收?

“我是你的上司,曾经和你说的那个女人有过合作,我朋友是她的客户,所以她顺便对我很客气。懂了吗?而且貌似不是我接近你的吧?是你在蓝魅冲上来让我冒充你的男朋友的,还说有情后补,结果却总是给我脸色看。你伤害了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知道吗?女人!”他凑近我,笑得有点邪魅,嘴角拉起点点的意味深长,说出的话却很无辜,好像我真的冤枉了他一样。

“走吧,我请你喝酒。”我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不过我也不想问下去,有些东西,不知道,还可以偷得人生半点开心,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我曾以为的那么简单,可是,那有如何?

“不去!”他拉住我甩开的手,强迫我与他十指相扣,另一只手抬起我的下巴,很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以后不要喝酒了,好吗?”我觉得我眼睛一定花了,因为我居然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疼惜。疼惜,我苦笑一下,谁会疼惜我?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点点头,这个男人,认真的眼眸,有着让人不容拒绝的力量。

“我们回家吧!”他将我搂紧怀里,宠溺的刮了刮我的鼻尖,温柔的说。

“好!”我温顺的像只小猫,依偎在他的怀里,就让我放松一下吧,即使我知道,这只是要面临暴风雨的前兆,可是,我想享受暴风雨前的宁静,哪怕,只有一秒,哪怕,这份宁静,也许本不应该属于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