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与狼共舞

偶遇,还是刻意?

与狼共舞 火星人冰粒 2251 2012-01-04 10:24:44

  “你有完没完?”我失去了耐心,对于一个和狐狸一样狡猾,和狼一样危险,和变色龙一样多变的男人,我还是躲开为妙。我本来就是一个拿得起放不下的人,我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我惹不起。即使惹上了,我也要能躲多远躲多远。

“没完。”他拍了拍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向我靠近,在我面前站定,亲昵的帮我捋了捋刘海,很认真的说,“你还没有还我内裤,怎么可能会完了呢?”

“丢了!”我甩开他的手,不想陪他玩下去,“什么牌子的,我赔你一条新的。”我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为了什么狗屁内裤,而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惹到他了,或者说,现在我是他无聊生活的调剂,他在逗弄一个他看上的玩具。可是,我真的好累,我不想玩了,我没有了那个力气陪他玩这个无聊的游戏。

爱上磊,是我自己的事,我没有必要为了让他们安心委屈自己,我已经委屈了五年了,不是吗?我真的觉得好累,磊的眼神让我心痛,到底什么时候,我才可以放下。五年了,我像一个影子一样围着他转,终于这个影子要离开了,他是不舍得吗?我突然觉得好像自己五年的等待变得没有了任何意义,自己就是一个笑话。我到底是爱着磊,还是爱着自己的自尊心?坚持了这么多年,仅仅是因为不甘心,还是因为那已经是一个梦,只是因为那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我才一直在梦中不愿醒来?也许我一直追求的,并不是我想得到的,我想得到的,只是自己安抚自己内心的不不甘吧?

“好啊。”好像感受到我的不开心,妖孽狼很意外的没有和我作对,“不过,你。”他指了指我,“要陪我去买!现在!立刻!马上!”

“好吧!”我点点头,懒得和他计较,我确实逃出这个令人窒息的屋子,因为我不知道一个人会想些什么,会不会自怨自艾,会不会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就像曾经那样。虽然我的感情告诉我,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可是,我知道,那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我可以肯定,这个妖孽是不会同意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可以笃定他的想法,好像我对他很了解一样。

“走吧。”他牵住我的手,我甩了甩,没有成功,便任由他牵着,我想我是真的累了,居然会觉得他的手很温暖,什么时候,连一个陌生男人指甲的温暖,我都开始贪恋?

“你不开车?”下了楼,我不解的看着依然牵着我的手往前走的妖孽狼,终于没忍住心中的疑惑,车子到底停那里了?这个小区的停车位不是有确定的户主吗?

“还回去了。朋友要用。”他无所谓的耸耸肩,“附近没有商场吗?”

“都是地摊货,你确定要去?”虽然我知道他不是总裁的儿子,可是毕竟能借的到奥迪的人也不会穷到要买地摊上的内裤吧?

“没关系,你陪着买的,就算一块钱的内裤也是珍宝。再说,我穿了,不还是为了给你看?”这个男人又开始拿肉麻当有趣,不正经的样子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冒牌的领导。不过,那些都不是我要关系的。我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居然觉得我可以接受他的不正经的说话方式,我甚至觉得,他是在关心我,是在帮我转移注意力,逗我开心。

“你。”他欲言又止。

“什么时候,张总也会吞吞吐吐了?”我打趣他,也打断了他将要问出口的话。

“现在是下班时间,你可不可以叫我俊轩,或者俊,或者轩,都可以。我们这样牵着手,你却叫我张总,被有心人听到,还以为我是在泡妞的坏老板。”他语气中有着无可奈何,我发现他无奈的时候,居然也会揉了揉额头,而且我居然还听出了一丝宠溺,我想我是疯了。

“你放开手不就好了?张总!”我拿眼睛斜他,刻意咬紧“张总”两个字,算是在提醒他的身份,真不知道一个刚进公司的部门总经理,怎么可能这么闲呢?而且,他这么年轻,到底是怎么当上我们的总经理的呢?该不会是哪个富婆养的小白脸吧?我“嘿嘿”偷乐,越来越觉得这个可能比较大,哈哈。

“我不放。”他直接无视我阴险的笑容,将手抓的更紧,“这次,我说什么都不会放手了。”

我没有理他,因为我居然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我这辈子都不愿意见到我人,虽然我对她印象并不深,可是,我可以肯定,那个人,就是她!

我拽着妖孽狼的手,加快了脚步,虽然知道她不一定能认得出我,可是,我还是希望,我的人生,可以和她没有任何交集。

“怎么了?”感觉到我的异样,妖孽狼赶上我的脚步,一脸关心的问。

“你走不走?”我冷下脸来,现在天皇老子问我,我也很难好声好气的说话。

“我不是跟着你走的吗?”眼看那个女人转身向我们这边看来,我连忙将头埋进妖孽狼的胸膛,“快点抱紧我!”看着一脸呆愣的男人,我出口命令。真是的,刚才调戏我的时候不是很妖孽么,现在装什么无辜?

“哦!”他仿佛刚刚反应过来,“这可是你让我抱的哦,待会可别报警说我非礼你哦。”这个可恶的男人,这个时候居然开始给我算账?如果不是因为怕发现,我一定狠狠踢他几脚,真是一个小气的男人,手都让你牵了,居然还记得我在屋里说的话,可恶,坏蛋,看我待会不收拾你。

“你到底抱不抱?”我咬牙切齿的说。

“抱,虽然抱着没什么感觉,就当是救济一下没人爱的可怜女喽。”将我搂在怀里,他还不忘消遣我,“真是可怜哦,怎么跟非洲难民似的,抱着咯得慌,待会你别忘记好好给你男人揉揉啊!”

“你!”我抬起头,正要回敬他几句,却被一个迟疑的声音打断。

“清清?”

我无可奈何叹了口气,从妖孽狼的怀里钻了出来。看来,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躲也躲不过。上海这么大,怎么她这种本该住别墅的贵人居然会出现在我这种贫民百姓呆的地方?是世界太小,还是她专门来找我的?到底仅仅是偶遇,还是她在刻意找我?她又来找我做什么?难道,我还有她利用的价值?

“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我想,我的脸一定是冻住了,看着这个本来应该是我最亲近的人,居然可以做到没有一丝表情。可是谁知道,我的心,在滴血,一滴,一滴,好痛,好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