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与狼共舞

为什么都让我离他远点

与狼共舞 火星人冰粒 3851 2012-01-04 10:24:44

  走进房间,我已近筋疲力尽,用尽全身力气将自己摔在床上,紧紧闭上双眼。总以为只要我将眼睛朝向天空,泪水便不会流下来,总以为只要我闭上双眼,泪水便会被搁浅。可是,为什么我仍能感觉温热的液体顺着眼角慢慢流下,一滴、一滴,仿佛要耗尽我所有的伪装,将全部的脆弱暴露在空气中,避无可避,藏无可藏。

电话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来,我仍保持原有的动作,空洞眼神望着天花板,泪水流满脸颊。

电话终于停止了两秒,却又锲而不舍的响了起来。

“喂,你好!”看着陌生的号码,我抹了一把眼泪,将声音控制在平静的范围。

“清清,请听妈妈说完再挂电话!”

我的手在红色的挂断键上停了下来。

“清清,妈妈知道你恨我,可是,妈妈求你,你不要和那个张俊轩在一起,妈妈求你了。”

“理由?”我冷哼一声。

“他只是在利用给你,你相信妈妈。”

“利用?”我打断她的话,“这个世界如果说利用,谁有你利用我利用的彻底?亲手将自己的亲身女儿送给了一个可以做她老爹的男人床上,你还有脸跟我说利用?你连自己的亲身女儿都可以利用,却告诉我不要被别的男人利用?俊轩怎么了?他是比你推给我的男人难看?还是比你推给我的男人够老?哦,我知道了,他没有你推给我的男人够有钱,他身上没有你稀罕的铜臭味!”我一直打断她要说出口的话,对着电话吼了出来,我觉得我好像将自己的肠子都喊了出来,却没有发泄出来的快感,只是觉得很悲哀,一种凉彻心扉的感觉涌上心头。

“清清,你相信我这一次,相信妈妈这一次好吗?那个男人,你惹不起,妈妈都惹不起,你相信我好吗?妈妈求求你!”

“好啊,我相信你?你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

“清清,你要相信妈妈,我已经安排你跟你们总裁的儿子见面了,他就是为了阻止……”

“哦?”我苦笑,原来我还是摆脱不了被利用的地位,“原来是他破坏了您老的好事,对不起,我不想再做您的棋子了,难道您将我卖了一次,您还觉得不够,还准备再出卖一次?不过您老这次好像挺善良的嘛,您怎么舍得将我介绍给总裁的儿子了?介绍给总裁不是更好?您就这么有信心,您的女儿就能勾搭上那个出国留学的男人?还是您准备放长线钓大鱼,可是,您老觉得您有那么多的寿命享受吗?”

“清清,不是那样的,真的,你听我说!”

“对不起,记得您唯一教会我的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对不起,我不想听陌生人在这里废话,哦,不对,您怎么是陌生人呢?您曾经卖过我啊,我想我的赎身费已经够了吧?请不要打扰我的生活!谢谢!”

挂断电话,我已经泣不成声。将头埋在双腿间,记忆像开启了闸门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对于母亲这个词的记忆,似乎只停留在我十岁以前,那时候,母亲是温柔而美丽的,虽然她总是喜欢对着镜子流泪,仿佛顾影自怜的林黛玉。可是,她会在晚上的时候搂着我,哼着我听不懂的歌儿,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清清,清清,你快点长大吧!”

我总是拼了命的将所有可以吃的东西塞进嘴里,总以为只要我长得够高,就可以快快长大了。可是,在我十岁那一年,母亲不见了,无论我怎么哭,母亲还是没有出现。奶奶告诉我,妈妈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而我总是不相信,母亲说过,只要我长大了,就可以保护她了,她就不会流泪了。只要我长大了,母亲会回来的!

我的坚持终于在我考上大学那一年变成了现实。

那一天,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来到家里,虽然穿着裘皮大衣的母亲我没有印象,不过,我还是认出来,那个是我日思夜盼的母亲,她终于回来了!

可是,我没有扑进她的怀里,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因为这个女人,虽然有记忆中的美丽,却没有了印象中的温柔,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距离,一种说不出的尖刻好像在他周围阻住了靠近的步伐,我怎么都无法将她和记忆中的那个人融合。

“清清。”她向我招手,“妈妈来接你了。”

“清清。”奶奶拉着我的手,老泪纵横,“跟你妈妈回家吧?”

“回家?”我愣住了,“她不是要回来和我们一起生活的吗?”

哪天晚上,我们都没有睡,我陪在奶奶的屋里,奶奶搂着我讲着母亲的故事,那个一直坐在客厅里的女人的故事。

“你的妈妈是一个苦命的人,所以你不要怪她,是你的爸爸对不起她。她本来是上海的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因为不服从家里的安排而跑到酒吧喝酒。而你爸爸那时是酒吧的一个调酒师。可能是多喝了点酒,他们那天晚上住在了一起。本来事情就应该这样结束的。你妈妈也听从了家里的安排和一个男人结婚了,可是,你妈妈晕倒在婚礼现场,医生检查的结果是,你妈妈怀了你。她被家里赶了出来,没有地方去,你爸爸便将她领了回来。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我们这个小地方不适合她,她早晚有一天会离开的,她之所以没有离开,是舍不得你,而且你爸爸对她也确实是尽心尽力,关怀的无微不至。可是,在你出生那天,你爸爸为了送你去医院,在路上拦车时被撞倒了,再也没起来。你爸爸不在了,她能在我们这个地方熬了十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所以你不要怪她离开你,你这么多年上学所有的费用,都是她给我们寄过来的,不然,奶奶一个人怎么能供你一直念书呢?”

我静静的听着,没有回答,只是一直流泪。我想,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吧。我这一点还真的遗传了她呢。

走出了房间,我叫了她一声:“妈妈”。

我跟着她来到上海,进入了一个对于我而言完全陌生的家庭。她指着一个女孩说,“这是你的妹妹,吴倩。”可是,那个和我年龄差不对大的女孩只是冷哼一声,转身进了一个屋子。只有在沙发上看报纸的一个中年男人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声音了没有任何温度的说,“来了,果然很漂亮,坐吧。”他的眼神让我突然觉得我不是被被领进家的女儿,而是一种商品,一个让他满意的商品。

果然,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准确的。在我回到这个家的第三天,她们带着我参加一个所谓的酒会,即使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带我去,可是,为了不让母亲为难,我还是被木偶一般打扮了一番,被推在那个让我举足无措的人群中。

母亲将我介绍给一个腆着啤酒肚的男人,“清清,这个是妈妈的好朋友,李局长,你好好帮妈妈陪陪他啊。”

我不明白我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女孩怎么陪一个局长,只好对着他举了举杯中的酒,和他碰了一杯。

“孟冰清?你的名字很美!”他盯着我眼睛,笑眯眯的说。

“谢谢!”我露出一个牵强的微笑。他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总觉得在他面前无所遁形,好像没有穿衣服似的。

我求救的看了一眼在人群中穿梭的母亲,她却没有看向我。我只能机械的喝着那个所谓的李局送到我手里的酒,直到我头晕沉沉的,倒在一个人怀里。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只有一个陌生的男孩站在我的床边,对着我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向我伸出了手,“你好,我是何鑫磊。”

泪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干了,电话不停的在桌上嗡嗡的颤动,铃声不停的在叫嚣,我接了起来,“磊。”

“冰,那个女人去找你了吗?”

“嗯?”我愣了一下。

“那个你应该叫妈妈的女人,她去找你了吗?”

“你怎么知道?”

“今天我回那个家了,见到了你继父,他提起让我们两家联姻的事。我想,那个女人肯定会去找你的。”

“那你告诉他了吗?你有女朋友了?”我苦笑,可是你的女朋友不是我。

“没有,本来想说的,可是怕家里不接受欣,也怕欣知道我一直瞒着她我家里的情况,她会埋怨我,还是再等等吧。”

“也好。”

“冰,我拒绝了家里让我们联姻!”

我心里刺痛了一下,“我知道。”

“你知道?”

“那个女人告诉我,她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是我钔公司总裁的儿子,不是你。其实我也不吃亏啊,没有这么个妈妈,我连和总裁儿子见面的机会说不定还没有呢?你不知道,我们公司多少人为了那个没见过面的总裁儿子挣破了头皮,我想就算他少只眼睛断条腿,也会有很多人愿意嫁给他吧。”我故作轻松的说。

“可是,冰,你忘记你的誓言了吗?你不是想过简单的生活吗?为什么要牵涉进去,这次,不是单纯的联姻,你明不明白?”磊的声音有点咆哮三郎的感觉,我不由笑出声来,被他关心的感觉真好!

“我不是已经安安静静过完了大学了吗?那个女人供了我那么多年,而且曾经为了我牺牲了十年的青春,该是我还债的时候了。”

“你不欠她的,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她把你接进那个家。就是为了她的生意,为了讨好那个男人,为了那个男人所谓的事业,她已经不是那个你记忆中的母亲了,她是在商场了滚爬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她接你回家,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女儿不愿意做牺牲品,不然为什么放任你一个人在那个小地方那么多年不管不问,你懂吗?”

“她没有对我不管不问!”我吼出来,我可以恨她,别人不可以说她任何坏话,即使是磊也不行,“她有寄钱回去,她有供我读大学,再说她安排的对象总是一个比一个有钱,她是不想让我吃苦,你明白吗?你们这些有钱的公子哥认为那样是牺牲,可是世界上多少人想做这种牺牲品你知道吗?我能嫁给一个有钱人,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有什么理由抗拒?”

“你!你怎么可以......这不是我认识的你,你随便吧。”

在我以为磊生气的要将电话挂断的时候,磊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张俊轩,你的那个男朋友,你离他远点。”

“你今天好奇怪,他是我男朋友,我为什么要离他远点?”奇怪了,怎么都来警告我离妖孽远一点?

“他不是你惹得起的!如果你必须和一个有钱人结婚的话,我娶你,你不能和张俊轩在一起。我警告过你了,听不听随便你吧。”磊终于挂断了电话。他娶我?这个世界乱了!他刚刚和欣确定关系,却为了让我不和妖孽在一起,他要娶我?娶一个他曾经说过是哥们,是妹妹的女人?妖孽到底是什么人,需要他们一个二个这样来警告我?而且今天他见到妖孽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虽然脸色不是特别好看,可是也没有这么强烈的反对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电话却打断了我的思绪,今天是怎么了?我突然这么受欢迎了?

“喂,你睡了吗?”妖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