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与狼共舞

墓前起誓

与狼共舞 火星人冰粒 2692 2012-01-04 10:24:44

  “喂!”看着谢凯走进办公室,我接通了电话。

“如果你不想让我对你彻底失望的话,现在来公司门口来。”妖孽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我打了个寒颤,这样的妖孽是我所不熟悉的,我突然有了恐惧的感觉。

“可是,我刚刚来总裁办报道,这样不好吧!”

“给你五分钟时间,立刻到公司门口来,否则,后果自负!”妖孽的声音开始不耐烦起来。

“哼”,我撇撇嘴,恨不得将电话拿离了耳朵三米远,真是的,这么大声干嘛,耳朵都快被震坏了。

一步一挪的进了这个写着“副总裁”的办公室,我弱弱的试探:“那个,谢总,我,我突然觉得头晕的厉害,想请一会假,可以吗?”我扶住额头,摆出一副弱不禁风的表情,尽量压着嗓子的问。

“哦?”谢凯转了下椅子,走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这么巧啊,刚才还好好的,进了我的办公室居然头晕起来了?是不是我这个办公室哪里让你看着不舒服了?还是这个办公室里的某人让你看着头晕呢?”

“怎么会?怎么会?您这么豪华的办公室,是我做梦都不敢进来的呢,而且能做谢总您的助手,我兴奋的都要飘起来了。对了,肯定是太兴奋了,谢总您不知道,我这个人就这么点出息,一旦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我就兴奋的头晕。您得给我点时间,让我适应一下这么重大的好消息不是?”我已经够狗腿的了吧,您要是还不批我假,我就真的要旷工了,我心里暗暗地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哦?”谢凯转身走到窗户跟前,“你还真够特别的啊,别人都是听到坏消息腿软,你倒好,听到好消息头晕?不过我记得,你来做我的助手,好像是我胁迫过来的吧?难道受胁迫,也算是好消息?”

切,知道你胁迫我,你丫的还让我过来,这不是强人所难嘛。我在心中腹诽,脸上却不得不堆满笑容,“谢总,我怎么会不想来做您的助手呢,主要是不能在办公室表现的太得瑟,低调,低调啊!”

“可是,我觉得你今天注定无法低调啊。”谢凯盯着窗外看,没有回头,我却可以感受到他脸上嘲讽的笑容,“而且,我看你现在好得很呢,不需要请假了吧?”

什么,TMD的,我怎么只顾得巴结这个邪恶的狐狸,忘记了现在正在“头晕”了呢?

“哎呦,我头晕的厉害,今天真的没有办法工作,您就批我半天假吧!”我真的觉得我是不是要给他上演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他才会放过我。大家心知肚明,我这个助手只是个摆设,为什么这个狐狸就是咬着我不放呢?

“那我送你回去!”谢凯转过身来,作势向我走来。

“那个,谢总,不用了,不用了。”我连忙不停的摆手,制止他的脚步,“您要是送我回去,会引起误会的。我可不想让您的光辉形象被我这个小菜鸟给玷污了。再说我也不是特别严重,只是需要回去休息一会就好了。啊!”

“如果我说,我不怕误会呢?”谢凯走近我,托起我的下巴,直视我的眼睛,眼神就像一只逗弄猎物的狐狸。

“可是我怕啊。”我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将自己放到一个安全的距离,“谢总您是老板,没有人敢说您的不是,可是,大家会把所有的怒火发泄在我身上的,请您高抬贵手,放小的一马,好吗?”

“哦?这么说你拒绝我,是因为我是老板?如果我告诉你,你现在要见的那个人,和我的地位是一样的,你还会出去见他吗?”

“嗯?”我不解的看着他。

“算了,有些话,还是让他告诉你吧。”谢凯转身坐到他的老板椅上,不再看我,“你可以出去了,我批准!”

“谢谢,谢总,您是世界上最好的老板!”我恨不得来个180度的鞠躬来表示我的感谢,转身飞奔出去,却忽视了身后那双审视的双眼。

“喂,说吧,让我出来什么事?”走到公司的门前,我决定先下手为强,没等妖孽开口,率先问了出来。

回头才发现谢凯的办公室窗户正对着公司的大门,我甚至能感觉到窗边那双眼睛,正看着我一步一步走向妖孽。

“上车!”妖孽走过来,拉起我的手,直接打开车门把我甩了进去。

我拼命挣扎了几下,才算作正了身子,他却已经打开车门,启动了车子。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看着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在公路上飞奔,我一边紧紧的抱住靠背,一边对着他狂吼。

他没有理我,却还是将车速降了下来。

车子在一个墓园停了下来。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我看着他,预感他要告诉我一些事情,那是我一直想知道,却又不敢去接触的事情,我突然害怕起来,莫名的恐惧。

他没有说话,只是牵起我的手,走到一个墓碑面前,墓碑上写着,“张俊轩之母张凝之墓”。

“这是?”我望向他沉痛的双眼。

“这是我的母亲。”他的手指在墓碑上描绘着那几个字,一身的悲凉气息,让我不由得也跟着他蹲了下来,搂住他的肩膀。

“你妈妈不在了?”

“嗯。”妖孽点了点头,“你小时候,住在你家旁边的张阿姨,你还记得吗?”

“张阿姨?”我愣了一下。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小时候跟个小尾巴似的,总是来我家蹭饭,现在居然把我们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妖孽点了点我的鼻尖,苦笑了一下,“可是,你知道吗?那个邻居的哥哥,那个小石头,可是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

“小石头,你是小石头?”我跳了起来,“你真的是小石头?”

“记起来了,丫头!”妖孽一脸的宠溺,摸了摸我的脑袋。

“小石头,你怎么会是小石头呢?”我扑过去抱住他,我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个高大邪魅的男人和当年那个总是替我打架的瘦弱男孩联系在一起,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小时候的邻家哥哥,个头小小的,和我一样,是伙伴们口中的“野孩子”。他总是在我一个人躲着哭的时候骂我“没用”,然后和那些笑话我的孩子打作一团,虽然每次总是被打的鼻青脸肿,却依然是我的小小保护神。

“看来你还不是那么没有良心嘛。”妖孽又刮了刮我的鼻子。

“是你没有良心好不好,搬走了这么多年,居然连封信都没有。”我嘟起嘴巴。

“小丫头还是这么喜欢嘟嘴巴啊?”妖孽点了点我的嘴唇,笑了。

“可是,张阿姨?”我指了指墓碑,印象中应该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很喜欢笑,每次我和小石头打完架总是喜欢躲在他们家里,因为张阿姨很少骂我们,她会温柔的将我们整理干净,端上热腾腾的饭菜,笑眯眯的告诉我们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虽然那时候总是似懂非懂,可是,我还是很喜欢她,因为她身上,有一种我渴望的妈妈的味道。

“你的张阿姨,在我十四岁那一年,离开了。”妖孽揽过我的肩,面向墓碑,“丫头,相信我,只有我,才是你可以信任的。我在我妈妈的墓前向你起誓,我,张俊轩,不会伤害你!你会相信我吗?”

“你不用这么郑重其事。”我扳过他的肩膀,直视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那你可以帮我吗?”妖孽死死的掐着我的肩膀,急切的问。

“帮你?”我忍住肩膀传过的疼痛,仰头看着他问,“我?怎么帮?”

“你只要选择站在我这边,我会慢慢告诉你。”妖孽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摸了摸我的脑袋,“我们回去吧!”

我应该相信他吗,默默的跟在他的后面,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大,理不出头绪,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甩甩头,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