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与狼共舞

与狼共舞 火星人冰粒 2364 2012-01-04 10:24:44

  “石头?”我走上前去,看着妖孽通红的双眼,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心好像针扎一样难受。为什么总是这样,在我以为生活终于对我露出笑脸的时候,生活却给了我致命的一击。在我绝望的想要放弃所谓的期待,却又给了我一线曙光。

谢凯走过来,冷笑一声:“哼!”

然后凑近妖孽的脸,一副了然却欠扁的说,“你是怕我今天晚上不走吧?既然已经认为我们发生了什么,我不走也很正常吧?还是,你心里并不相信,不对,应该说你更希望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你!”妖孽猛地抓起谢凯的衣领,却在和谢凯对视几秒后颓然的放下,一脸挫败的抱住了头。

“既然舍不得,为什么不放下。也许,放下了,对大家都好!”谢凯挨着妖孽坐了下来,搂住妖孽的肩,“只要你愿意放下,我愿意认你做我的哥哥,亲生兄弟!。”

“你愿意?”妖孽抬起头来,盯着谢凯咬牙切齿的说,“可是,我不相信,而且,我不需要迟来的施舍!”

“这不是施舍,你怎么就那么执迷不悟呢?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一家人!”谢凯扳过妖孽的肩膀,拼命的摇着,好像这样可以将妖孽摇醒似的。

“一家人?”妖孽冷笑一声,“被他妈的跟我提一家人!”妖孽夺过谢凯的手,甩了出去,回过头看着我,突然问了一个让我莫名其妙的问题,“他脸上的创可贴,是你帮他贴的?”

“嗯!”我木然的点点头。

“进来,我有话对你说!”妖孽猛然站了起来,拉过我的手。

谢凯坐在他旁边,一个不注意,差点摔倒在楼梯口。

“进来!”妖孽拽过我,加重了口气。

我回过头,看着谢凯,示意他离开。谁知谢凯站了起来,作势跟上来。代沟啊代沟!

“我跟我的女人说话,不想外人在场。”妖孽冷冷的说。

“你这么说,我更不能离开了。”谢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将双手插在裤兜里,从我侧面挤进了屋子,“她也是我认定的女人!”。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装作没有看到妖孽吃人的目光,眼神巴巴的看着他:真的不是我让谢凯进来的,老大,你能不能收起你那怪罪的眼神,我冷!

“谢总,要不,您先回去?”我小心翼翼的倒上一杯水,巴结的递到谢凯手里。

“你好不容易冲的水,我不喝完不是辜负了亲爱的心意?”谢凯结果杯子,一脸深情的望着我,好像我真的是他的爱人一样。

我偷眼去看妖孽,妖孽的脸更黑了,失策啊失策。早知道就直接让谢凯回去了,冲什么水,真是的!

“丫头,我渴了。”妖孽一脸酷酷的说出让我哭笑不得的话。

我取过冰箱里的柠檬,泡了杯水递给他,一脸讨好:“柠檬下火,你喝点水消消气。”

“嗯!”妖孽接过去,脸色缓和了不少。

“凭什么我的是白开水,他的就是柠檬茶?”谢凯不愿意了,在一边直嚷着不公平。我天,你说你一个大老板,想喝什么样的水没有,非要在我这里挣个什么劲?再说,我跟你才认识几天,我跟妖孽那可是青梅竹马的感情,两小无猜的铁哥们,虽然可能是我一厢情愿,我对妖孽也没有多少记忆,不过总比你丫的交情深吧?你叫什么不公平,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老板,我早就一扫帚将你扔出去了。真是的,为什么我认识这么个活宝,我拍拍额头,有种无力问苍天的感觉,恨不得现在我消失在他们面前。

“你嘴角有伤,我怕你喝酸的碰到嘴角,白开水最适合您了。你老能不能让我消停一会?”我一脸哀求看着他。

“好吧,既然亲爱的说了,我就不计较了,知道你关心我就行了。”谢凯对我抛了个媚眼,示威似的看了妖孽一眼。我打了个寒颤,真是妖孽的兄弟,连媚眼都是一样的惊悚。

“丫头,过来!”妖孽无视他的叫嚣,对我张开了怀抱。

我正要过去,看着坐在沙发另一端的谢凯,还是弱弱的选择自己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石头,你累了一天了,我总不好在折磨你吧?”

“丫头,这称呼挺亲切的,要不,我也叫你丫头吧?”谢凯唯恐天下不乱似的开口。

“那是我的专属名字,你不配叫。”没等我回答,妖孽开口阻止。

“没关系,丫头哪有老婆叫起来亲,我将来是要叫老婆的,丫头就留给你叫好啦!”谢凯满不在乎的说。

“你!”妖孽“呼”的站起来。

“谢总,您先回去吧?”我连忙站起来,抢在妖孽前面对谢凯说。

“你的冷静去哪里了?”谢凯没有看我,对着妖孽问,“我希望你好好想想,是什么让你失去了你一贯的冷静和冷漠,你自己想清楚,你还要继续下去吗?你觉得她知道了真相,还会和你在一起吗?我走了,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叫你一声,‘哥哥’。”

谢凯捡起外套,套在身上对着我,“你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如果有人不珍惜你。”他看了妖孽一眼,转过来对着我,“我会将你抢过来!好好休息,我走了。”

看着他一脸的认真,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得讪讪的点了点头。

“既然这么舍不得,为什么还让他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妖孽已经走到我的面前,抬起我的下巴双眼喷火的看着我。。

“石头,我——”我呆呆的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我突然觉得身边这个人,好陌生。谢凯口中的那个“她”很明显就是我,可是,我却希望那个人,不要是我!本来我已经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即使那不是真相,也是接近真相的吧。可是,我却制止了谢凯的下文。我害怕,我还没有做好接受这一切的准备,我心里好乱,只好打断了谢凯,装作开玩笑将他推了出去。可是,现在,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我突然很想知道,很想知道。可是,我要知道什么,我却理不清头绪。心好乱,乱的不止是一团麻,而是,乱的像十几万跟针乱作一团,扎得我心鲜血淋漓,却找不到,是哪一根针,伤害了我!

“唉。”石头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我,转身走向门口。

我跟了上去:“你为什么会在门口?”

“我不知道。”妖孽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你不是有话要问我吗?”

“没有了!”妖孽拉开门,“以后不许帮别的男人贴创可贴,很丑!”

“什么?”

“丫头,我走了。”妖孽没有回头,走了出去。听到对面的门打开,我才想起,妖孽说过,他住我对面。看来有钱人就是好,想住哪就住哪。

“嗯”我从牙缝挤出一个字,哪里还有妖孽的影子。看着门被打开又关上,我的心愈发沉重。这门,多么像我的心,刚刚想要打开,又闭上了。我苦笑,石头,到底你是石头,还是妖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