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与狼共舞

我要谢氏消失

与狼共舞 火星人冰粒 2502 2012-01-04 10:24:44

  “也许你妈妈本来,确实是准备给你找个好婆家的。”磊比较善良的替那个女人开脱,“可是,那个时候,他们的公司正好走到了困难的时期,非常需要那个工程来起死回生。而那个工程,需要我大姑父的批字。也许是我大姑父看上了你,许诺给你妈妈什么了吧,你妈妈……”

“我妈妈就将我洗洗干净,送给了他了?”我冷笑,真是我的好母亲啊。将我扔在家里那么多年不闻不问,突然有个色胚局长能够给她机会,便想起来她还有一个扔在家里的女儿,长得还算不错?哼!

“我也是只是推断。我一直不喜欢酒会上那些人所谓的上流社会男男女女的虚伪嘴脸,而且父母总是不停的将一些所谓的乏味的名门淑女推给我,所以实在受不酒会的压抑气氛,去花园透透气。却听到一个女人在给一个男孩子说让他想办法去把我的大姑姑领到304房间去。我本来想要走过去制止,可是我又想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跟着那个女人进了大厅,发现是吴夫人,也就是你的母亲。我担心我大姑姑会吃亏,便向304房间跑过去,结果-”

“结果你看到了被下了药的我?”想到那天的情景,我的心开始痛了起来,我已经忘记我是如何喝醉的了,看来是,应该是我的亲生母亲对我下了药。真是讽刺。

“没有,我走到门口,看到一个服务生背着一个女孩走出去的背影,连忙跟了上去。结果看到他将那个女孩背到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我跟过去看看,一个女孩躺在床上。”

“那个女孩就是我吧!然后呢?”我的好奇心彻底被提了起来,但愿这份好奇心,能够压制心底不断翻涌而出的痛苦和悲凉。

“然后我就听到大姑姑的哭喊声,连忙冲了出去。就看到姑姑正在将屋里的东西往大姑父身上砸,一直哭喊着骂他没良心,我冲进屋子,发现一个女孩在正在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如果,不是那个背我出来的服务生,我就是那个被捉奸在床的女孩,对不对?”我开口。我怕如果我再沉默下去,心底的痛楚会跑出来,变成喷薄的眼泪,收也收不住。

“是!”门被推开。

妖孽的声音?

我转过头,妖孽双手插兜站在门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听的,实在是你们没有的声音太大了。”

妖孽摊了摊手,向我走来,揽住我,看着谢凯,“丫头,想知道什么,来问我就行了,干嘛还要麻烦你们谢总?”

“正式介绍一下,我是谢凯的表弟,何鑫磊。”磊主动站起来,伸出了手。

妖孽握了握:“久仰,确实应该说是久仰。”

“其实你第一次看到我,就认出我来了,是不是?”磊松开手,问。

妖孽顺手牵过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拉着我坐到他的腿上,把玩着我的头发,一脸的玩味,“何鑫磊,呵呵,盛峰地产唯一的继承人,谢氏企业总裁夫人弟弟的儿子,一手遮天的张局长是您的姑父,整个上海,您只要跺一跺脚,不知道要有多少小企业闹地震,这么响当当的人物,我会不认识?”

“你认识我?那么你接近冰,有什么目的的?”磊上前一步,直逼着妖孽问。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

“呵呵,目的?如果是因为想要接近你,接近你那么女朋友,不是更直接?而且你敢说,你接近她,没有目的?”妖孽一脸鄙夷,不答反问。

“我。”磊迟疑了,不敢看我审视的眼神。

“呵呵,世界还真是小啊,我这个小菜鸟居然也能认识这么多上流社会的人物啊。呵呵,呵呵。”我干笑着,打破了尴尬。不知为什么,我突然不想知道答案,不想知道这些所谓的目的是什么了,我好累。

“丫头,我曾经告诉过你,我不会伤害你。”妖孽扳正我的身子,直视着我的眼睛。

他的眼神充满真诚,我却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

我躲闪着不想和妖孽对视,妖孽却不允许,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睛,想要看到我的心理似的。

“呵呵,你确定,你不会伤害到她?”谢凯质疑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对视,声音充满质疑。

“那是,我跟我的女人之间的事,不劳谢副总费心。”妖孽转过头,已经是一脸的冰冷。

“如果你在乎你怀里的女人,我请你放手吧。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磊放话威胁他。

“呵呵,看来你招惹的人还真是不少呢?”妖孽在我脸上点了一下,亲了亲我的额头,没有理会磊的挑衅。

“现在是上班时间,张总不是应该在办公室吗?怎么会来这里?”谢凯忍不住出声转移话题,却没有制止妖孽对我的亲昵。

“哦?!”好像刚刚想起一样,妖孽转过头对着谢凯,深沉的笑了笑,“我过来,是要告诉谢副总一声,就在刚刚,我已经掌握了公司38 %的股票,也就是说,我现在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所以,等召开完董事会,这个位子。”妖孽放下我,走到谢凯旁边,敲了敲他的椅子,“归我来坐。”

“你!”谢凯聆起妖孽的衣领,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哼!”妖孽掰开谢凯的手,笑意敷在脸上,却给人一种冷酷的感觉,一字一顿的说,“我说过,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你忘了吗?”

“你准备怎么做?”谢凯恢复了冷静,听不出声音中有什么起伏。只有一脸的阴沉,告诉我,他现在很不爽。

“我?啧啧,看来你的记性,真的是很不好呢?我不是告诉过你,我要,这个谢氏,从这个世界消失。”妖孽倾身与谢凯对视,嘴角挂着微笑,我却读到了两个字:残忍。

“你觉得38 %的股票就可以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将股票转给凯,我们股票远远超过你的。”磊拍拍谢凯的肩膀,以示安慰。

“哦,是吗?”妖孽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一脸的不屑看着谢凯,“还有半个小时,我们谢副总亲爱的爸爸,哦,对,也就是谢总裁,暂时的总裁,就会来公司开股东大会。不如,我们看看谁能笑到最后怎么样?”

感受到妖孽周围冰冷的气息,我莫名的心疼。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能够感受到,这样做,他并不开心。损敌一千,自伤八百,更何况他要对付的,是他的亲生父亲呢。恨,没有爱,哪里来的恨呢?只所以恨,是因为心底的期待化为泡影,是因为希望可以通过这样做,得到我们希望的回应。就像我对那个女人,恨她吗?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对她的感觉。不过,如果是谁伤害了她,我依然会心疼,疼到骨子里。更何况,伤她的那把刀,还握在自己手里。

“石头,不要这样!”我满脸哀求看着妖孽,“这是谢总爸爸的公司,可是,这也是你爸爸的公司啊?”

“我爸爸?”妖孽抬起我的下巴,让我和他对视,“你听好了,我姓张,这里是谢氏。”

“可是。”我还想要再说什么,可是,我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份执念,并不是谁三言两语就可以撼动的。我只是默默的看着他,只是默默的祈祷着,这些人,不要受到太深的伤害。毕竟人的一生,太短暂了,如果被恨夺去了大半生,真是悲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