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与狼共舞

防范

与狼共舞 火星人冰粒 2078 2012-01-04 10:24:44

  “石头。“我站起来,眼神做着漂移运动,就是不敢看他。

“心虚了?不是说是和朋友在逛街吗?怎么?逛到别墅旁边了,丫头你可真够迷糊的啊,而且,这不是你的妈妈吗,什么时候你们变成朋友了?”妖孽一脸的揶揄,嘴角微微上扬,讽刺的意味不言而喻。

“我-”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解释。

“呵呵,没事,我只是和你开玩笑呢。”妖孽摆摆手,示意我不用解释。

“俊轩,既然来了,去家里坐坐吧?”妈妈一脸殷切,又恢复了优雅,仿佛刚才那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突然想起,那天在公寓门口,妈妈的表情,很明显是不认识妖孽的,是妖孽隐藏太深,还是妈妈说了假话?如果妖孽可以威胁到妈妈,他们怎么可能不认识,而且,妈妈听说妖孽是张俊轩的时候那一脸惊喜,我仍旧记忆犹新,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糊涂了,看看他们,决定先不动声色。

“不用了。”妖孽冷默的声音没有起伏,听不出他的喜怒,“孟阿姨的好意,我还是不要接受了,您的好意,可不是谁都能消受得起的。”

妈妈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俊轩,阿姨真的—”

“呵呵,不用了,我想把我的女人接回去,不知道,孟阿姨还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妖孽搂住我的腰,示威似的看着母亲。

“没有,没有,你们忙,您慢走!”妈妈好像要将一辈子的笑容全部挤在脸上一样,拼命的堆积笑意,一脸讨好。

“那好,我们先走了,您要的东西,明天上午我会派人送到您的府上。”妖孽搂着我走向他的车子,站在车门口对着妈妈说。

“你怎么不问我,她跟我要什么东西?”妖孽俯身帮我系好安全带,却没有起身,直接凑近我的红唇问。

我看了看车窗外的母亲,不好意思的推了推他。

“呵呵”妖孽轻笑出声,发动了车子。

“如果你想说,我可以选择听一下。”我很想知道,到底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

“呵呵,还是忍不住了?”妖孽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什么,一份合同而已。”

“什么合同?”

“当然是——”他饿了顿,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把你卖给我的合同啊!”

我的心猛地一沉,即使我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不过,我却想到,会不会,是他想要报复妈妈,决定要买回我折磨?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很冷吗?”妖孽体贴的问,“车内空调温度不够?”

“没有。”我摇摇头。

既然是想要折磨我,为什么还这么关心我?我心里暗暗的想,莫非,时候未到?我还有更大的利用价值?

“为什么要撒谎?你和那个女人相见,为什么要瞒着我?”妖孽见我不说话,开口质问我。

“只是觉得没必要告诉你,不想让你担心。”我心虚的扯谎。

“是吗?”他拉长了声音,很明显不相信。

“嗯。”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丫头,相信你的石头哥哥,好吗?”妖孽不再追问,一脸深情的看着我。

“看路啦。”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我推了推他。心里却是不屑,相信你,你还是小时候的石头吗?你可以威胁我的母亲,把我送到一个大我二十岁的老男人的床上,居然还一脸恳切的让我相信你?真是演戏中的金马奖啊,我撇撇嘴。不过,我还是要继续和他在一起,既然我已经被卷入,我就有权利知道真相,无论那个结果是不是我能承受的,我依然固执的认为,我必须要知道。而这一切,既然都和妖孽扯不清关系,我就一定要在妖孽的身边,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反利用?我心里偷偷的笑了,也许,生活不会那么乏味了。

“石头哥哥。”打定主意要获取他的信任,我开始讨好他。

“唔”他居然象征性的颤抖了下,一脸的恶寒,“你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居然叫的这么恶心?”

“什么?”我怒目圆睁,“本姑娘好心好意叫你一声哥哥,你丫还在这里得瑟。”

“实在是太突然了嘛。小时候你叫石头哥哥,哪次不是有求于我?这次莫名其妙叫这么恶心,我怎么能不防范一下?”妖孽斜了我一眼,一脸“有什么请求我的,你就直说嘛”的样子。

“我们小时候,关系很好?”我小心翼翼的问。如果说他那么在意那段回忆,为什么会作出那种事,难道是妈妈说谎?可是,她的表情告诉我,她说的是真的,如果真的是谎言的话,我不得不说,她绝对是演技派的。

“你个小没良心的,枉费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关注你,你居然忘记了?小时候那个小跟屁虫,早知道我就不帮你揍那些欺负你的男孩子了。”妖孽一脸受伤。

“你一直在关注我?”我抓住他话里的话。

“是啊。”他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连忙开口,“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们会在那种场合下见面,我当时还愣了一下。”

“嗯?”我想起那天在酒吧,我拉着他哀求他装我男朋友的场景,“原来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是我了,怎么能不告诉我嘛。”我嘟起嘴吧,不仅将人家吃干抹净不说,还追着我讨那个什么内裤,真是有够可恶的。

“谁让你没有认出我来,那只算是小小的惩罚。”妖孽笑眯眯的说。

“可是,你不认识我妈妈吗?为什么那天见到她会那副表情,好像不认识你似的。”

“哦。”妖孽的脸迅速结冰,“她?她当然不认识我,我怎么可能让她认识我呢?”

“什么?”我不解的问,“她明明很激动的”。

“她当然激动,找到我,定时炸弹放在了明处,何况——”妖孽扫了我一眼,停了下来。

“何况什么?”我脱口而出,急切的问。我知道,“何况”的后面,一定和我有关。

“没什么。”妖孽看着前方的路,开始专心开车。

知道问不出什么,我也乖乖的闭上嘴巴。心里却不停的翻腾,陷入了沉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