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与狼共舞

预备反击

与狼共舞 火星人冰粒 1144 2012-01-04 10:24:44

  “石头。”我连忙站了起来,想要解释。

妖孽却一脸铁青的瞪着我,好像抓到偷情的妻子,要将我碎尸万段一样,可是,我怎么了?我还没有质问他为什么会和欣在一起,难道,我们都只是他计划的一部分。我已经不想问了,我只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且,我决定,一定要查到底。

“石头,你怎么回来了?”压抑住心中的异样,我温柔的开口。

“哼,我才刚走,你们就迫不及待了?”妖孽讽刺的扯了扯嘴角。

“你误会了。”我刚要解释。

“是,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你不是和我的女人在一起,我为什么不可以?”磊拉住我,冲到妖孽车前挥起巴掌。

“磊,你说什么?”我不知可置信的问,磊把我当成什么了?

“呵呵,你的女人,你是说那个唐欣儿?呵呵,那种女人,我还不屑和她一起?”

“你说什么?”磊的拳头隔着车窗,直接挥了进去。

妖孽的嘴巴立刻溢出血来,配上妖孽嘴角的笑容,好像黑夜中的蝴蝶,让人害怕。

“磊,你干什么?”我拼命拉过磊,冲过去捧起妖孽的脸,一脸心疼。

“疼吗?”我颤抖着声音,小心的擦拭着他的嘴角。

“不疼。”妖孽回答,眼神余角却看向磊,讽刺和挑衅的意味不言而喻。我觉得我的血液突然凝固了,缓缓松开了手,向院内走去。

“冰。”磊担忧的叫我,我摆摆手,没有回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走到房间里,我无力的滑落在门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我开始做出决定。

小时候,因为我是一个没爹的孩子,总是被人欺负,邻居孩子威胁我不可以考试超过他,我便只能算着分数考试,可是,为了让妈妈骄傲,我又不得不努力学习,在两者之间努力保持平衡,就是做一个“傻丫头”。

终于考上大学见到离别多年的母亲,却被送入另一个男人屋里,我想恨,却恨不起来,只好选择装作一无所知,披上伪装。

见到了自以为救了我的磊,却被告知他爱上了欣,我便只能选择没心没肺。

工作了,办公室花瓶的围攻,我选择做一个“小菜鸟”。

我想逃避,我想离开,我想要平平静静,可是,生活却告诉我,我不可以这么做。

磊,欣,谢凯,妖孽,还有我最不愿意承认却内心渴望的妈妈,当这一切混在一起,我避无可避,逃无可逃。习惯于伪装,并不是无能为力。既然这些人可以有意无意的利用我,既然周围的人都在演戏,那好吧,我们都开始演戏吧!

我要反抗,无论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我要了解事情的真相,无论是张阿姨的死,还是我当年被下药,无论是公司股份,还是这一次又一次的偶遇。既然有了这么多别人制造的偶然,我可以选择一个必然的结果,那就是,谁也别想再利用我,我会用我的伪装和他们PK,看最后,是我成功的揭穿了他们,还是我被他们再一次利用。

这一次,我不知道该相信谁,甚至连一个诉苦的对象,依靠的肩膀都没有,但是,我会证明,什么是力量。

想到这里,我突然笑了,笑得很凄美,像一朵罂粟,既然你们欣赏了我的美丽,我是不是也要发挥一下我的威力?

我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拨通了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