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龍舞飞扬

第三十二章:尸人来袭

龍舞飞扬 龍舞飞扬 1880 2013-07-17 11:21:13

  星宇酒店贵宾房内夏娟感觉忐忑不安,总感觉有什麽事情发生。

正当她寻找這种不安心里根源的时候,外面出現了骚动。米易打开门听到动静,心里向上帝,玉帝,如来祈祷:“千万不要自己刚接触酒店就出事。”

只是可惜三位大神大佛不知去哪里云游,连个分身都没过来。刚转弯就看到几名保安押着一个人向后门走去,米易快速几步上前问怎么回事。

两名保安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眼前這个可爱的小妹妹,随之上來的夏娟喝道:“你们這是干什麽,董事长问你们,傻愣着干什么?”夏娟其实不想這样,只是如果现在换成是宇晨這俩小子绝对卷铺盖走人。

董事长,两名保安一脸惊讶。董事长不是咱庄主吗,怎么会变成這个小妹妹

不管怎么样,庄主神龍见首不見尾,夏总裁的話就是庄主的意思,除非庄主在以外。

“报告董事长,监控室的兄弟发来消息說這个家伙一直四处观看游荡,所以我们就过来抓他了。”其中一名保安声音洪亮的說。

米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们這酒店不是安保工作都是很严吗?今天总是接二连三的出事,你们是在考验我的耐性吗?”一直以来都只看到這姑娘满脸笑容,没想到也会动怒,所有人一下不知所措。

“罢了,让這片区域的保卫小组长来見我。”米易再次把专用贵宾室的门打开,虽然這是宇晨专用的,但是她宇晨名义上的妹妹,現任董事长,也就没人阻止她在這办公。

不到一分鍾就听到了敲门声,罗兰起身打开门,一名保安低着头走了进來,罗兰回到自己的位置。

“你不用紧张,我没有宇晨那么喜欢訓人。”顿了一下,“咳,你就是這个区域的负責人,你叫什么名字?”米易尽量让自己的語气显得平和,自从來到這工作她也看过不少管理方面的书,责备虽然可以有效的让自己树立威信,但时间长了,即使你改变也不可能有高的威信了。

“是的,我是本区域庄字一组组长云天逸。”那名保安恭敬的回答。

“OK,庄字一组,如果我没記错的話,妳们相当于警察的重案组,刚才那位先生进入不該进入的区域,难道你没有发現,还有他在四处张望和游荡,你难道不知道阻止吗?”米易有点怀疑老哥請的這些保安,是否真有传说中的神奇。

“刚才那位先生是和吴司令一起进来的,所以……!”云天逸还没說完,马上被米易打断了。

她一脸惊慌道:“你這笔账我先記着,你马上去通知,整个酒店一级戒备,没有我或者庄主亲自命令,不可撤销警戒。”并且从衣兜里拿出一块特殊的牌子。

云天逸拿着牌子,念道:“皇天后土,归真一脉借我圣法,仅辩真偽。”

咒語一完,云天逸嘴角溢出一丝血液,那牌子上面出現了一个冒着金光的令字。

“我的妈吖,這啥完意啊,神了。”米易惊讶道。

云天逸单膝跪地道:“云逸遵法旨,冒犯之处請令主大人原諒”并双手托着那牌子给米易。

“哎,你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随便就跪下了呢?”米易感到很不自在,一个人跪在自己面前。

“难道令主您不知道,這是圣谕令,只有归真界圣主才于以颁发,如果我们用普通法力来开启,就会受到攻击。”云天逸郑重的說道。“圣谕令在,就相当于圣主在,圣主在我们普通尘世弟子心中,相当于佛祖,玉帝等神一般的存在。”

米易基本上明白了,這牌子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要输入神奇的法力,就可以显現出那令字,并且可以命令這些有法力的人。而自己没有法力,那么哥哥走的时候教给自己的口訣也可以开启。

刚才云天逸說:這圣谕令要归真界的圣主才能颁发,可是哥哥怎么会有,还给自己了。

以前一直没有認真的了解這个名义上的哥哥,如今了解的也只是這个酒店的老板,还有就是庄主,好像是什么龍舞山庄。

米易一直在沉思中,方一抬头看到的是夏娟和罗兰焦急的眼神。再看云天逸不知何时已经离开,米易看着夏娟和罗兰眼中是詢之色。

“小米,我希望妳必须要有心里准备,妳認宇晨做妳哥哥,有天意的存在,所以有些特殊的事,妳要學会接受。”罗兰認真的說。

“兰姐妳說吧,是不是发生了特殊事件,用常理无法解释。”

“是的,酒店来了一群变异人,先生不在,刚才妳发出命令之后,在沉思云逸就去执行了,整个酒店处于结界之中,云逸已发出求救信到龍舞山庄,并且我们两个得想办法带你到三楼董事长办公室,那里有宇晨留下的气息,加上妳身上的圣諭令,那些变异人是不敢靠近。总之等下无论妳看到什麽,都要保持镇静。”

罗兰有些担心的看着米易,夏娟也有些担心。

“没问题,我们马上就走吧。”米易郑重的点了点头。

罗兰和夏娟互視一眼拉着米易就跑,转到大厅,黑雾迷漫只看到人影晃动,里面是乒乒乓乓的声音。偶尔有火光闪現一下。

“小米,情况不太妙,你马上变上眼睛,我只有用瞬移大法了。”夏娟大声說道。“罗兰拉好小米,不能有誤,咱们只有以此来报答宇晨了。”

話音刚落,夏娟身后白光乍现摇晃,仔细看就会发現這是一条狐狸尾巴。

呵呵呵,发現新大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