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龍舞飞扬

第五十四章:单老离世赠帮主令 惊人秘密出现

龍舞飞扬 龍舞飞扬 2056 2013-07-17 11:21:13

  酒足饭饱以后宇晨与众人喝茶瞎聊着,不过似乎都离不开这次灭魔行动。

宇晨:“逍遥师兄,我想现在龍舞山庄这边应该还算顺利吧,我想我现在需要开始修炼和历练了结合了,你等下去查一下我们这商业圈是否还有门面,我想在这里做一些处理灵异事件的店面。”

还没等小逍遥侯说话,单老呵呵笑道:“宇晨你若是想要店面,就用我这个店面吧,你让我住山庄里面去,我这店面也空下了。”

宇晨挠了挠耳朵:“那我们就在这里也好,紫贝等下你去安排一下,单爷爷的一切生活都由龍舞山庄承担,还有一件事情我想代替逍遥师兄和单老商量一下。”

听到宇晨的话,所有的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宇晨亲自开口,代表逍遥侯来说呢。

“是这样的,现在俗世间的问题太多了,我需要去办理,所以我想早一点选个日子让着店面开业,还有就是在开业当天我想宣布一件事情,逍遥师兄正式委任为龍舞山庄庄主,并且我希望紫贝可以担任庄主夫人。”宇晨说完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

单老摸了摸胡须说道:“按道理你圣主的面子我是必须给的,我会选一个吉日良辰让这店重新开业,既然宇晨要在这俗世间历练,我也支持逍遥侯做庄主,宇晨你应该升为幕后长老,前些日子二十八天龙出现在天空,已经预示着天下不太平,龍舞山庄是人间捍卫华夏的真龙,倘若到时候龍舞山庄真有什么事情你必须出手,但是每到最后关头,龍舞山庄不可以助你,你不可以住龍舞山庄怎么样?”单老若有深意的说道。

“单老,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日后有您老为龍舞山庄出谋划策,真是龍舞山庄的福气,也会成为天下人的福音啊。”宇晨高兴的说道。

“你这话说得有点大了,老朽还有一事与你单独商量,是否可以到我书房里面来商量一下?”单老询问道。

“单爷爷有事,我理所当然去。”

“既然如此,请随我来吧。”单老缓缓站了起来,紫依扶着他向一个偏房走去。

宇晨缓步跟在其身后,来到房间,只有一张桌子,桌子后面有一个书柜。桌子前面除了有一张椅子,还有沙发。

单老示意宇晨坐下,再次示意紫依离开。紫依看了宇晨,宇晨也没什么表情,看了一眼紫依转而看向书柜。

紫依迈着莲花步缓缓走出书房,并且轻轻的把门关好。

宇晨看到紫依走出房间,把头转向单老。只见单老挪了挪身子,俯身摸索了一下拿出一个通体黑色的三角菱形的东西,上面有一个金色的令字。

宇晨看着这个东西,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望着单老。

单老再次露出慈祥的笑容:“这是洪门的掌门令,是当初洪老爷子交给我的,我现在想交给你,也希望你能够替洪老爷子完成遗愿,这也是我的一块心病。”

宇晨脑袋里有些模糊,所谓洪门洪老爷子应该就是前任帮主,但是为什么会在单老这里,还有洪老爷子的遗愿到底是什么?

宇晨正在思考着:“这洪门掌门令是洪老爷子临终之际交给我的,我和洪老爺子是同門師兄弟,当初我们在终南山修炼,认识了一名女子是道姑,后来洪老爷子与其生了一名男孩就回到俗世间,接任祖业洪门。”

原来如此,听单老这么一说宇晨也就明白了一些。“那么,洪老爷子为什么没有把这掌门令交给自己的儿子接任洪门呢?”宇晨疑惑的问。

“他的儿子就是华夏升值可以说全世界都知道的,大名鼎鼎转轮教教主洪志。”单老并没有直接说明,他相信聪明的宇晨可以想到原因了。

宇晨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然后问道:“不知洪老爷子有什么遗愿?”

“一部分洪门笛子投靠了洪志,成了邪教中人,但是绝大部分的人还是坚守洪门,只是一直没有振作起来,洪老爷子和我的心愿就是能够重振洪门。”

“这件事情有点难度,不过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办好这件事情,让二老的心愿能够如愿以偿。”宇晨笑呵呵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么这块掌门令现在我就交给你了。”说完单老把掌门令递给宇晨。

宇晨结果掌门令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揣进衣兜里道:“您是否可以告诉我,怎么才可以联系到剩余的洪门弟子?”

“你看我这老骨头,竟然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现在的洪门总部在京都平民区那一带,你到了之后可以看到一处翻修的八座四合院,你拿着这个掌门令去就可以找到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走了,目前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我不能有辱大家对我的厚望。”

“现在我的心愿都已经了却,我也放心了,你先不要离开,把自已和紫贝叫到这里来,我给他们说点事情,待会我还有事情找你们一起说。”单老说完宇晨起身点了一下头示意自己答应了。

不知为何宇晨感到似乎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并且似乎与在场的几个人有关系,他轻轻的打开门叫紫依和紫贝进了书房,自己回到客厅与逍遥侯坐在一起。

“逍遥师兄你真不厚道啊,我们新的规划区建成以后你也不给我们发个信号什么的。”宇晨面带微笑的说。

“你堂堂未来的圣主,把龍舞山庄交给我来打理,在外面以为塔修罗和转轮教的事情忙的不亦乐乎,我怎么好意思打扰呢。”

…………谈话中时间总是不知不觉的过得很快,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听书房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和悲痛人心的喊声。

“爷爷,爷爷。”

宇晨和逍遥侯同时冲进书房,看到单老坐在椅子上,双眼紧闭似乎是睡着了。

看到这一幕,宇晨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人生光光的来,光光的走,不曾带来什么,也不曾带走什么。只是留给亲朋好友对其的怀念,身边子孙泪两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