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龍舞飞扬

第六十一章:凯旋回归故乡 紫依插队也来到

龍舞飞扬 龍舞飞扬 2051 2013-07-17 11:21:13

  这天下午雪花飘飘洒洒落在大地之上,古语有云:“瑞雪兆丰年。”

在即将来临的新的一年里,愿无论是在家种地的农民伯伯,还是在外面工作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们大丰收呀。

星宇酒店前恢复了往日的样貌,一行车队停在门口,好像是有什么特别的人要出现。

这时一名留着刘海的那还带着一副眼镜从酒店里面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三个美女还有一行穿着一袭西装的男子,这些男子都带着墨镜。

这个带着眼睛的刘海男子就是宇晨,后面的三位美女可想而知就是星宇酒店的三大人物:米易、夏娟、罗兰,哦,对了还有一个小帅哥米杰。

这五位在车队最前面准备上已将加长版的奔驰,这时一个美女从远方跑了过来,边跑还一边在大声喊道:“宇晨、宇晨。”

宇晨抬头看去这不是紫依吗,怎么来的这么巧?

宇晨缓步迎了上去,紫依跑到宇晨身边喘着娇气说道:“终于赶到了。”

“来的好不如来的巧,上车吧。”说完宇晨不自觉的把手搭在自已的香肩之上,紫依感受着宇晨手上传来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闻着从未有过的味道,脸上不自觉的出现了一片红晕。

“没想到这小子知道如今身边还真不会缺少美女。”夏娟叹气说道。

“哎,这世间的美女咋都被猪拱了呢?”米杰感叹道。

对于米杰这张不饶人的嘴,米易只是瞪了一眼,说多了也没意思,索性不说也许更好,叛逆的孩子啊。

“我们上车吧。”罗兰有些失落的说道。

这个表情当然逃不出宇晨的眼睛,只是人家都是孩子他妈了,宇晨虽然有些伤感,但是也看淡了,依然挂着微笑走上前来,正准备介绍,却发现这几个家伙竟然毫不给他面子,纷纷上车了。

所有的人上了车,一个男子上前把门关好,走到副驾驶也上车,外面整齐的脚步声,所有的人上车之后,前面一辆辉腾轿车带头缓缓启动想前开去,后面的也跟着纷纷启动前进。

车内趣事多啊,车内美女多。

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车内美女有四个,除了紫依有点生涩害羞之外,其她三个都是老搭档了,这戏可唱的热闹了。

宇晨很想找机会介绍一下紫依,可是三个女人就是不给他机会,而米杰直接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了。

“咳咳咳。”宇晨在三个女士聊得正欢的时候发出不和谐的咳嗽声,这当然不是他者的感冒了而咳嗽。

“我们的大老板不知有何吩咐。”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三人也停止了说话,米杰也睁开眼睛看着宇晨。

“今天我们可谓是凯旋而归,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熟人,但是我们今天这一路多了一个新成员,就是我身边的这位美女,他是龍舞山庄的一名成员,名字叫紫依,今日和我们一起前往湘宁我们的家乡,我们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我们欢迎呢?”宇晨摸了摸鼻子说。

“我说这位紫依妹妹,你是刚下山吧,千万别被宇晨这家伙骗取了你的大好年华,可能在你们那个什么龍舞山庄很牛,也很正人君子,但这家伙在山下就不知道是什么人了哦。”夏娟煞有其事的说道。

“各位姐姐好,我只是龍舞山庄一名小小的成员,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幸亏圣主愿意收留我。”说完紫依用感激的眼神看了一眼宇晨。

“哎,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被这家伙给俘虏了,真是老天无眼啊。”米杰夸张的说道。

“这位哥哥可不能这么说,圣主可以说就是天眼,他现在只是失去了几个真身,加上本身是转世之身,他的前世可是与天上的玉皇大帝还有如来齐名哦。”紫依解释道。

“紫依,有些话不可以乱说,对于山庄里面的事情,下山之后都不要提及明白吗?”宇晨瞪着眼睛望着紫依。

紫依从小就是爷爷带着,从来没有人这样瞪过她。头埋得低低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你干嘛欺负人家女生啊,人家也没有说出你什么重要的秘密吗?”夏娟开始打抱不平了。

听着夏娟的话,再看看紫依的眼睛,宇晨心中也有一股酸楚的感觉。

立马拍拍紫依的肩膀说:“好了,刚才是我说话太大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听了宇晨的话,紫依最终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对不起宇晨,我不应该乱说话,给你惹麻烦了。”

宇晨推了推米易,想让米易安慰安慰,可是人家根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是望着他。

“给纸巾给我啦。”宇晨拖着长长的尾音说道。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要纸巾就说,干嘛说话像个太监,让人听着很不舒服。”说完米易没好气的从衣兜里拿出一包纸巾甩给宇晨。

宇晨抽出一张纸巾小心翼翼的给紫依擦着眼泪,这一幕让其他三个女生顿时成了O型。

在之前到如今他们认识的宇晨都是很孤傲的,没有想到这次从龍舞山庄回来,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紫依的立案顿时变得红扑扑的,他没有想到在龍舞山庄人人都非常尊敬,不敢冒犯的庄主,未来归真界圣主唯一继承人如今为自己擦眼泪。

她在心底深处似乎好像这样的事情似曾发生过,可是实在想不起来。

“好了,别哭,在哭你可真成了大花猫了,如果我带着你这个大花猫回家,我们家乡的亲戚朋友一定会说我坏话的。”宇晨看着紫依说道。

“噗嗤。”所有的人都笑了,哪有宇晨这样安慰女生的,就如同哄三岁娃娃似的。

宇晨第一次哄女生却成了一个笑话,立马大声喝道:“笑什么笑,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没看到人家现在很伤心吗?”

大家都知道宇晨是故意这样说的,笑得更加灿烂了。

一行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向湘宁赶去,一路上也很开心快乐,似乎是一个快乐的旅程,完全把灭魔和危险置之脑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