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龍舞飞扬

第九十六章:紫罗氏陨落桃源 宇晨返回凡尘

龍舞飞扬 龍舞飞扬 1892 2013-07-17 11:21:13

  紫罗氏所用之秘法本是归真界禁用三大秘法之一,“乾坤替换大法。”

从這名字就可以看出這秘法非同小可,敢问当今天下又有何人可以扭转乾坤,然而当年宇晨就是使用这个秘法创建了归真界面。

“长老,这个秘法不是当初圣主所创之不传秘法吗,为什么紫罗氏会用到这个秘法。”青年男子好奇的问。

天一长老伶俐的眼神望着青年道:“现在宇晨已经是转世之身,在凡尘间被修罗魔君所缠,能不能回来都是一个未知数,更何况他现在根本没有恢复,之前有轩辕氏和蚩尤氏他们的帮助恢复了一些,我们也因此走上了这条路,你认为我们还有回转的余地吗?”

青年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确实如此,想想当初宇晨在的时候自己是金威军教头,相当于圣主近卫,如今圣主落难于凡尘堺,而自己却没有遵照旨意协助圣母统领归真堺,还和这个老奸巨滑的的家伙在一起。突然青年内心感觉到不一样的悸动,紧接着向远方跑去。

“張宗耀你給我回来,现在桃源的阵法已经启动,你这样乱跑只有死路一条。”天一有些急切的喊道。

而青年也就是張宗耀根本就没有回头,对天一的喊声置之不理。俗话说;年纪越大,越是怕死。

这句话在天一的身上完全可以体现出来,他只是一味的呼喊張宗耀,却站在原地不曾挪动半步。

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張宗耀带着一队人马过来,里面不乏有轩辕侯等强者。“天一逆贼,你好大胆子,圣主离开百年,即将回归,在这百年本由圣母执掌归真界,然而念你是老字辈让你执掌,今日妳把圣母赶出馨雅归真詞,还把人逼破到如此地步,今我要替张氏列祖列宗灭你。”

“轩辕侯,我张氏家族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來管,要知道這归真界乃吾张氏所造!”天一有些颤斗,他没想到自己一直秘密进行做事情,如今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卖,如今看样子还要帮其数钱!

天一心有不甘,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现在走在这一步了,就只有认栽的份了,宇晨定的族规和归真界的制度律法可是很严格的,从来没有人敢违背。

“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轩辕老头,我想你应该熟悉这个阵法,虽然不能破除,应该可恶意找到圣母,你还是赶快去找圣母吧,不然等下圣母魂飞魄散就麻烦了。”

“好,我这就去,你们可要守住这狡猾的狐狸。”说完轩辕候踏着一种奇怪的步伐向桃源深处走去。

刚到亭台前就看到一个白毛女子盘膝坐在亭台中央。“圣母速速停下,我们救主来迟,还望圣母降罪。”

白毛女睁开双眼,:“轩辕候城主你们终于来了,我终于不会辜负圣主的期望了。”微弱的声音从白毛女口中吐出。

声音落了下来,人也跌倒于亭台之中甚是凄凉。看到这一幕轩辕候老泪纵横连忙上前,“圣母,宇晨有你这样的女人夫复何求啊?”

抱起紫罗氏,轩辕候踏着沉重的步伐向来时的方向缓缓走去,他不知道再过些日子宇晨回来该如何去解释这件事情,这场百年的战争就因为圣母的陨落告终了,现在虽然抓住了主凶,但是陨落之人永远无法啊回了。

当看到轩辕候抱着一个白毛女出现,所有人立刻明白,除了天一哈哈大笑以外,其他人则是一脸惊讶和担心。

之所以天一会哈哈大笑是因为他认为有圣母这个垫背的,即使他死了也值得,因为还有一个更大的艺谋出现在归真界内部,他看似是一个很大的角色,其实更大的幕后主使者没有出现,而他可以说是做了炮灰。

这一天,整个馨雅王朝都陷于悲愤之中,天一直接打入天牢等待宇晨回来发落,张宗耀免去教官职务,考虑到他一直在宇晨身边,顾及到这一点直接将其软禁家中,如果宇晨不回,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不许离开家门半步,其他人也不许到他家里探望,否则同罪处罚。

馨雅城的一切似乎陷入平静,但是这种平静让人感到毛骨索然。

而此时幽兰地界一个洞府之中宇晨躺在山洞里,“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灵魂出窍到了归真界,但是回来时紫罗氏用秘法送我回来的。”

宇晨茫然的看着旁边的莫如风和兰宗宝。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好了既然你醒过来了,后面的事情你就自己去处理吧。”说完递给宇晨一本记录本。

宇晨翻开记录本,看到上面的内容,发现都是关于这些天他们审问的答案,宇晨时而眉头紧缩,时而面带笑容看的十分认真。

知道傍晚来临,他吃过晚饭又一次来到龙洞之中,他也吧知道为什么基地那么多地方可以休息,而他情愿点缀蜡烛在这龙洞里思考问题,知道深夜子时,与车感觉脖子上发出一道道白色的光芒从脖子上冲出。

宇晨这才想起自己脖子上还挂着一把北斗七星日月剑,可是这个时候这把剑为何会突然发出这样的光芒呢?

宇晨仰望上空看到头顶七个洞口都可以看到月亮,“难道这个洞府与北斗七星日月剑有什么关联吗?宇晨心中犯着嘀咕。

“宇晨,百年了,你终于拿到这把剑,并且还来到这个洞府,现在你即将可以大功告成了,我想我该重新告诉你这启动这把日月神剑的方法,我可只会说一遍,你可要听好了哦?。”一个声音传入道宇晨的耳朵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