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明眸善睐:赠品王妃

一缕清香为谁留

明眸善睐:赠品王妃 垂耳小兔 1197 2011-12-29 11:48:59

  入夜。

尚善辗转不能眠。

躺在这里,她做了个决定,不管怎样,她都要努力的保住这个孩子。

她想起她还未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看过的一个电影:女主角在心爱的男人上吊死后,便要随他而去,结果,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后来,她的女儿长大了,她抚摸着自己的女儿讲述这一段故事的时候,对她的女儿说,你是妈妈的救命恩人。

想到这里,尚善忍不住又抚上肚子。眼泪氤氲了双眼。

孩子,你也救了我的命,你知道吗?可是,这里不是现代,现在的一切,我却无能为力,你愿意跟我挺过去吗?

除了祈祷,现在的尚善,确实无能为力了。

之后的日子,徐公公则每天酉时准时出现,在尚善的手臂上划上一刀,取一碗血而去。

尚善则每天都努力的吃饭,努力的睡觉,尽可能的想办法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

然而,她的脸色,随着手臂上刀伤的增加,也不可避免的苍白了下去。

就在尚善手臂上被割下第十刀的这天晚上,出事了。

这几天,尚善就觉得小腹不舒服,常有微微的疼痛感,可是她没有办法阻止老怪物这疯狂的举动,她就只能拼命的喝着安胎药汤。

可是戌时的时候,尚善突然觉得肚子痛的厉害,并且伴有强烈的坠胀感,腿间有东西慢慢地流了出来。

尚善捂着肚子,撑起身子,可是,守着她的福儿此时却不见了。

她死命地抓着床单想要将自己撑起,可是,小腹的疼痛像一只魔掌,拼命地向下拽着她。

她仰起头,想要高声喊出来,然而,疼痛除了让她倒吸着冷气以外,却任何声音都发不出来。

尚善想要出门喊人,可是无论是坐起,还是高呼,这两个简单的动作,此时的她,全都做不到。

她身子一侧,摔了下来。望向门外,咬紧下唇,拼着全身的力气向门外爬去。每一寸的前移,都像一个吸盘一般,一点点吸走她的生命力。

她此刻多么的想留住这个孩子啊,可任凭她如何努力,那扇门都是那么遥远,距离仿佛从没有缩小一般。

腿间的血依然流着,身后已经被尚善拖出一片血痕。

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尚善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她的脸上写着不甘心,写着悲痛,写着祈求,却最终幻化成为一个母亲的舍不得。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看见那个一直看着她的丫鬟福儿站在一旁,正心虚地看着她。

福儿的这个表情,她明白,孩子没有了。

福儿突然跪到尚善的床前:“夫人,对不起,都是福儿的错,福儿该死,夫人安胎药的方子需要改一下,奴婢刚刚便是吩咐去了,没想到,就在这当口,夫人您就。。。”

福儿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别人为什么要哭。该哭的是她自己啊,谁能明白她心里有多痛。

这是个期盼了许久的孩子,却出现在不该出现的时间与地点。

这个孩子,给了她些许的希望,让她苟活了这些日子,这个孩子,在她最无依无靠的时候,只有他陪着她,她却还不自知。

这个孩子,他做错了什么啊。跟着她这样的娘,别说睁眼看看这世界,就是两个月,他都活不过。

上官明逸,今夜,你又是沉醉在谁的温柔乡中?还是,你又在与谁谋划着这河山万里?上官明逸,今夜,你失去了一个孩子,你可知道?

真真是应了那句话: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