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明眸善睐:赠品王妃

杀气四起

明眸善睐:赠品王妃 垂耳小兔 1026 2011-12-29 11:48:59

  外面的杀伐,依然在继续。所谓的权欲,所谓的复仇,与她,再无任何关系。

而所谓的海枯石烂,也只是她一人的独角戏罢了,演绎的再惊艳,不过是空留孤芳自赏时的唏嘘。

没有人知道,她爱的有多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真的该歇歇了。

从一个时空,到另一个时空,从一张白纸变成满是刻痕的飘絮,这过程的艰难,唯有爱的人方能尝出个中滋味。

最后的一句认命,是无奈,是怨怼,是质问,还是悔恨?

尚善,若有再生,真的,真的,别再爱了。

对自己这样说着,伸进衣服的隔层中,掏出乞丐大叔给她的那粒小药丸。

但愿,但愿,此生无恨,来生无爱,你我,不再见。。。。。。

一夜的杀戮,鲜血染红了徐府的石路。

天空初白,却可看见徐府上空依旧回荡的血色雾气。而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也似乎还未消散,像无数冤魂缠绕在一起。

上官明逸踏进徐府,一惯的面无表情。细心的人却会发现,他墨黑的眼里,擒满的期盼。

:“报告主上,”第一批人跑了过来,“善王妃并未在厢房之中。”

:“再探,”冰冷的声音响起,“从头至尾地找。”

上官明逸的表情瞬间冰冷。

姓徐的阉人还没有抓到,但是,不出意外,他就在地宫之中,现在,他等于是瓮中捉鳖。

而他,又怎会带着她去地宫呢,按道理,那阉人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那他,定不会带着尚善去地宫。

那么,尚善又在哪里呢?

日子都已经提前了,他,究竟,还算漏了什么。

:“主上怎不自己进去亲自将王妃接出来?”归海一刀不解地问。

笨啊,王爷自是近乡情怯啊,邵明心中暗骂,归海真是个呆子。

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腾出来,尚善,她究竟在哪。

:“报告主上,”再次去探的暗卫也已经回来了,然而神色却极其的不自然。

上官明逸察觉到,事情不妙,“说!”

:“报告主上,”暗卫硬着头皮说,“我们在后院的厨房中发现了善王妃,可是,王妃她。。。”

:“王妃她怎么了?”邵明焦急地问道。他已经看到了上官明逸脸上的阴沉,若善王妃真的出了什么事,也许下一刻,他会杀了他们所有人,也说不定。

:“王妃她,她已经,”没等暗卫说完,上官明逸早已向后院的厨房奔去。

尚善,你不能有事。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踏进后院的厨房,上官明逸就看见躺在地上的尚善,旁边还站了几名暗卫。她脸色惨白,没有了半点的血色。

她曾经那样美丽,她总是会明媚地对他笑,他一直认为,她的笑容里住着一位仙女,否则,不会如此娇美。

然而此刻,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她不知道他来了,她不知道,一切的苦难都会过去,她不知道,他心里默默许给她的承诺。

她仿佛,再也不会对他笑了。

他呆愣在原地,迟迟不肯迈动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