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四章 梦想

封洪战道 13813272 3810 2011-12-27 12:17:59

  次日一早,比武大会开始了前六十强的比赛,林元亦对战郑开。郑开武道初阶顶峰,甚至已经迈入了武道中阶的门槛。郑开上台后说“我知道你,一招打败了一个同级别的修道者,我对这场比赛期待已久。”这是谁在以讹传讹啊。林元亦心中愤愤不平的想着:那个修道者明明是被自己的王者风范吓倒的,上台后主动认输,咋就被别人误会为是自己一招败敌呢。郑开是一个大块头,这样的人一般都修炼强攻,他也不例外,双拳挥得虎虎生风,转眼间就与林元亦对抗了三招。林元亦手臂发麻,此人好大的力气。看样子这么下去自己很难取胜,他想到了林纵横教给他的功法中有一项很适合对付这样大力士:后人发,先人至,疾如风,徐如林,掠如火,谋长节短。看样子要靠速度来取胜了,运转功法后的林元亦动如飞燕、攻如狸猫,大块头郑开显然不喜欢这样的战斗方式,他还感觉二人力量的对拼比较好,这样让他有种空有一身力而打不到目标的感觉。心中恼怒对林元亦大喊道“你可敢与我正面一战,这样就算你战胜了我,我也不服你。”林元亦对此嗤之以鼻“你当我白痴啊,和你正面对抗,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拜托说话用用脑子,傻瓜不可笑,可笑的是傻瓜的说话做事,我和你正面打的话输了我也不服你。”

一句话把郑开噎个半死,二人也不言语,再次激战。郑开对上林元亦只有被动防守,根本打不着人家心中有些急了不由使出武技:爆裂流星。大范围攻击,类似不成功便成仁的拼命招式,因为凭他现在的境界只能使出一次,而且用完后自己也会虚脱。郑开聚集全身功力打出了这招,不成功便成仁,如果还不能打败林元亦自己就没有一战的力气了。林元亦也看出了敌人是要一击定胜负,也不藏着掖着以无上升龙术相抗,场中模糊可见一条光龙怒吼,只听一声巨响,二人脚下的擂台被夷为平地,尘土飞扬,模糊了观众的视线。场中的林元亦还站在那儿,既然林元亦接下了这一击,就意味着郑开失败了。无上升龙术不愧位列林家玄功宝典之上,硬抗了大力士的强攻。

六十进三十,三十进十五,十五进前十,再打赢三场就可以进入前十。林元亦在一边运功调息了一下,毕竟以他现在的功力使出无上升龙术,也还是很勉强。

下午的大战很快开始。林元亦在这场比赛占了很大的便宜,对手在上午虽然成功晋级,然而却身受重伤,毕竟都是同级别大战,没有过人的手段和底牌想要取胜还是很困难的。没打几招对手的伤口迸裂,再打下去也许会留下后遗症,反正已经拥有了进入瀚海学院的资格,也没必要那么冒险于是主动认输。这次对手的认输使林元亦的信心再次得到膨胀这家伙不要脸的认为是自己的霸气镇住了对手。下午众人的比赛结束后林元亦早早回到客栈休息,为着第二天的战斗做准备,毕竟比赛并不是那么公平,今天下午的比赛就可以体现出。如果对手是在巅峰之境,自己想要取胜恐怕没那么容易,进入前三十后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林元亦消化了这些天的战斗,感觉境界上的枷锁似乎松动了一点,自己步入武道初阶顶峰已经很久没有提升的感觉了,看样子战斗才是提升修为最好的捷径。夜里,林元亦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一路打上冠军之路,举着冠军奖杯,傲视全场,尽显一代高手的风范,迎来观众们的欢呼和敬佩。第二天美滋滋的醒来,看到床上竟然湿了,(你们这群淫人,别乱想,我可是正经人)枕头被完全打湿,看样子昨夜流了不少口水。

新的一天开始,这一天会选出前十,前十是巨大的荣誉,可以说如果在比武大赛之上进入前十就会被人冠以天才的称号。有些大家族为争夺一位前十的天才甚至会大打出手,淘汰十五名对手的大赛开始,现在的比赛场地显得空落落的。林元亦对上一个叫做钱明的家伙,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却打进了前三十,这是一个很卑鄙的人,这么小对待这种友谊赛都是痛下狠手,什么猴子偷桃,二指挖眼,在他眼里只要能够胜利其他什么都不在乎。一上场就对林元亦使出二指挖眼,林元亦对这样的行径感到很生气。林元亦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挡住第一击后开始抢攻,一拳打向钱明的面部,钱明用手阻拦,人的身体在动作后会有惯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理,然而这项常理在林元亦的身上并不适用,因为他的拳头毫无征兆的在即将到达钱明面部的时候停住了,一招狠辣的断子绝孙撩阴腿出手,啊不,是出脚。钱明就那么趴在了地上,浑身抽搐,痛苦的大喊起来,那声音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林元亦有些无辜的对钱明说“我本善良。”随又语重心长的教育道“人不犯贱,我是君子,人若犯贱,我比更贱。”

可以说林元亦是最轻松进入前十的,因为下午的抽签林元亦被轮空。林元亦的心情极度的兴奋,有种向天大笑三百声的冲动,看样子自己的人品好得连老天都帮自己。虽有投机取巧之嫌,不过还是受到了很多大家族的关注,大家开始极力拉拢林元亦。一人说道“林小兄弟可愿入批阳门,我们在华宇国可是响当当的大派,进派后绝没人敢欺负你。”“切,你们批阳门还算得上响当当的大派,我---呸,小兄弟还是进我岭刚派吧,入派后我们这里山珍海味,美酒美人任你挑选。”“你个为老不尊的货,人家才多大点孩子啊,你就想着把他调教成酒鬼色狼。小友来我玉衡派怎么样,别的不敢说,你出门后起码前仆后拥,那场面、那排场……啧啧,多威风啊。”一个笑起来很猥琐的老头怂恿道。还有很多人来极力拉拢……这下林元亦可被难住了,到底入哪个好呢,看样子去哪都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早听张亦道说过就业难就业难,想入好业如登山,为啥自己就没这感觉呢。林元亦艰难的挤出人海,去观察下午的大战,因为他要充分的去看看对手的招数,好回去想想破解之法,先人的智慧是伟大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

可是他去了赛场后,一下子难住了,我究竟看谁的好呢?还是去看白衣男孩吧,他太强大了,自己对上他都没底。于是先去围观白衣男孩,比赛开始后,想象中的大战并没有打响,白衣男孩依然是简单的几招打败对手。林元亦看傻眼了,这还是人吗,对付现在的敌人连个武技都没用?自己还准备回去想想破解之策,可这算什么?林元亦想到自己与人大战时的艰难,哎、、、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看样子就算底牌尽出也未必是他的对手,难道说他已经突破了武道初阶达到武道中阶之境?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此人就不是天才,而是一个变态。趁着白衣男孩结束的早还能再去看一场,林元亦来到了火沐铃的比武台下,台上的火沐铃看到林元亦来看她比赛,心中很高兴,打起来更加的卖力了。本来她快要解决对手了,但看到林元亦来了又感觉自己这么打败对手的招式不是很好看,于是舍近求远,用出一个华而不实的招数。这时的火沐铃在场中的姿势优美而又华丽,如同那天上的仙子下凡翩翩起舞,火沐铃对于自己现在的表演很满意。可这样一来一直被她压制的对手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火沐铃似乎忘记了自己还在台上比试,翩翩起舞。经珠不动凝两眉,铅华销尽见天真,围观者被感染了,大家都沉浸在美好的事务中。这时,台上的敌人反应了过来,火沐铃粹不及防下摔了个跟头。众人大怒,这家伙不仅卑鄙偷袭,更是打断他们欣赏的美,大家看向他的眼神皆都不善,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台上的家伙恐怕都被千刀万剐了。火沐铃怒了,可恶的家伙居然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而且这么出丑的事情还被元亦哥哥给看到了,这事姑奶奶和你没完,本来还想把你打下台就好了,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变猪头回去吧。火沐铃用出了火家的顶尖绝学“风林火山”。一招打来敌人连吐鲜血、昏迷不醒。林元亦看到火沐铃摔了个跟头起来后的表情就知道这妮子要发飙,赶紧闪人。果然,一招风林火山不仅败敌,更有观众遭受池鱼之灾。但是没人去怪火沐铃皆把他们的愤怒归咎到了那个倒霉家伙,纷纷出脚相踢,如果不是维持秩序的人及时赶到,恐怕会出人命。火沐铃看了看赛场,没发现林元亦,心中祈祷:希望他早走了,没看到自己出丑吧。

前八强出现了,他们分别是:身穿白衣的项空尘、冰冷而孤傲的历无悲、身穿鹅黄色衣服的火沐铃、不显山不露水的龙寒风还有林元亦以及赵魂申、柳孤城、风天鸣。大赛上的裁判大声宣布“你们是年轻一辈的最强者,未来的修炼之路必会走的很远,下面大家调整一天后,开始最后的三场比赛决出冠军吧,冠军就是同辈之中第一人。

回去的路上火沐铃红着脸问林元亦“元亦哥哥你有没有去看我今天的比赛啊?”

林元亦是一个诚实的人,老实回答“去了啊,你今天在台上跳的舞可真美。”

“那后来你又看到了什么?”火沐铃的脸色更红了,心想完了,自己出丑被他全看光了。但还是抱有一丝的侥幸心理问道。

“哦,后来啊,我肚子有些痛去找茅房了,后来没发生什么事吧。”林元亦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一直以拯救世界爱护女人为目标去奋斗,自然不会再让火沐铃尴尬。

“呼,那就好。”火沐铃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开心的笑了。现在的林元亦在火沐铃心中无疑占据了一个小小的位置,就像好朋友一样。

林元亦赶忙转移话题,言多必失啊。于是说“沐铃妹妹有什么理想吗。”

“有啊,我将来要做一个女侠,惩恶扬善,让大家提到我的名字就一脸的敬佩。”火沐铃回答完问“元亦哥哥你呢?”

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耳熟呢,晕,这不就是自己当初说的话吗。既然想说的被人抢先了,咱也不能随波逐流免得被人误会自己没有水平,想了想说道“我想维护世界和平,可发现做不到,想要让人人平等,却发现没人信仰自己,曾经还想过当和尚,却又发现读不了金刚经。现在我想先拿个冠军,混个年轻一辈第一人当当吧。”

“呵呵呵,元亦哥哥脸皮真厚,这大赛冠军并不好争,那项空尘太强大了,我对上后一点底也没有。”火沐铃娇笑的说。

“我怎么脸皮厚了,记住,我这是胸怀,是修养。”林元亦大言不惭的说。说完后又引来火沐铃的一阵娇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