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十二章 铃儿响当当

封洪战道 13813272 2822 2011-12-27 12:17:59

  比赛打完后大家该回学院了,火沐铃的伤势好转很多,已经不妨碍她的正常生活,倒是林元亦还很虚弱,生命之能消耗过大,虽被项问道医治但也不能马上康复。不过这带给林元亦的好处也是巨大的,由于超极限的透支生命之能也刺激了他的潜力发掘,本该突破的,可是生命之能一直未能恢复,他也只有停留在这个境界上,相信只要身体一恢复就能再做突破。

回到学院后,火家的人知道了火沐铃在苏城遇袭的事后大发雷霆,火家家主更是十分自责,按怪自己大意,以为孩子在学院后的安全就不要自己担心了。最后学院高层出面才平息火家的怒火,但他们也没有就此罢休,决定将火沐铃带回家族后请名师专门教习。

火沐铃知道一个劲的反对,坚决不同意,因为如果回去就很难再见到林元亦了,为此闹了几天,但火家家主心意已决,火沐铃无力更改什么,临走的那天火沐铃和林元亦两人在一起散步。

火沐铃叹息道“元亦哥哥我要回家族了,这五年恐怕我们是不能相见了,你以后不会忘记沐铃吧。”

林元亦坚定的回答“纵使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绝不可能忘记你。”

火沐铃听了眼中泪珠打转“元亦哥哥你今年多大了?”

“即将十四岁。”林元亦回答。

“五年后,你十九岁,我十八岁。”火沐铃呆呆的算了算日了。

火沐铃将项链还给了林元亦,又从手背上取下了一个小铃铛,铃铛随风而响。

“元亦哥哥这个送给你,你可要好好保管。”火沐铃认真的看着林元亦说。

美人恩重,林元亦也不是个不解风情的人,他摘下了自己手上的戒指,戴在了火沐铃的手指上。这枚戒指虽外表普通,却是父亲林纵横从小交给自己的,已经带了那么久,乍一失去还有些很不习惯。

“元亦哥哥保重,千万不要忘记你今天所说过的话啊。”火沐铃满脸不舍留着眼泪离开,一步三回头。

林元亦的心中也充满浓浓的不舍情怀。

沐铃,我一定加倍修炼,将来为你撑起一片天,只要有我在前就绝不会有人去伤害欺负你。

虽然林元亦已经离开了苏城回到学院但是他在苏城大显身手的风波并未平息。

冲冠一怒为红颜。

武道碎元斩灭武道高阶中级高手。

可以说他现在的风头已经不弱于得了大赛冠军的项空尘,被有心人评价为与项空尘并列的绝代双骄。

而对这些评论林元亦并没有去关注,他唯有拼命的修炼。

林元亦的心中充满了愧疚感,如果自己足够的强大,能够保住沐铃不受到伤害,也许她就不会被带回家族了吧。

十日后林元亦伤体恢复,经过武道碎元斩的压榨潜力,生命之能回归后果然再做突破,现在的林元亦已经达到了武道中阶中级之境,不要说林元亦的修为提升太快,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第一次突破是因为被困在武道初阶顶峰很久再加上连番大战,还有越极限的耐力,水到渠成的升级。这一次燃尽生命之能,开发了体内现在的潜力,乃是必死之局,如果不是项空尘相救,恐怕就此身死魂消了。

这一天林元亦带上了父亲给他的项链,实力瞬间被压制到了武道初阶顶峰。

由于火沐铃的离开,林元亦变得有些沉默寡言,平时在身边没多大感觉,可是当真正见不到面后才发现心中的思念之情是如此的强烈,林元亦每每想到火沐铃心中就痛如刀绞,他将所有的情绪都转化在修炼中,发疯似的修炼,不会停下来,也不敢停下来。林元亦真的很怕很怕那日的事情会在以后重演,他疯狂了,准备用战斗来增加自己的经验,用生与死之间的徘徊来刺激自己的潜能。

想通这点后,他变得傲慢无比,对于普通学员没有了往日的平和之色,他要激怒对方让其与之大战。

走在路上林元亦与一个学员相撞了,林元亦嚣张的说“你没长眼睛吗,走路都能撞到我。”

那个学员很委屈“明明是你主动撞得我,说我没长眼睛。”

林元亦继续的张狂“我说是你撞的我就是你撞的我,不服气?比武场见。”

“难道我还怕你不成,比就比。”

就这样大战开始了,对手是武道初阶顶峰的境界,林元亦带上项链后也是武道初阶顶峰,两人展开了同级别的大战,此人也确实有两把刷子,同级别中也能算上游,林元亦打的异常吃力,对手用出的是一套连环掌法,讲求一步先,步步先。林元亦开始就被对手抢了先机,想要掰回来十分困难,一上来就落了下风。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啊,此人的掌法连绵不绝,呼吸均匀,看样子想耗死他是不现实的,这时对手一掌向林元亦的肩膀拍来,林元亦决定兵行险招。想到这里,完全放弃了防守,一拳向敌人面部打去,这就给对手出了一套选择题,如果你一掌拍了我,我也能一拳打掉你的门牙。事实证明对手的算术还是非常好的,他快速的计算了下这两败俱伤的后果,自己打林元亦一掌后他的左臂肯定会受伤,接下来的战斗肯定对他有影响,可是如果他打了自己一拳,自己可能会毁容。这个似乎是赔了啊,于是放弃进攻转为防守,虽然成功逃过了被毁容的结局,可是掌法被打断,而且还失去了先机。接下来林元亦抓住时机一步先,步步先,直打得对手只有招架的份没有还手之力。可是你林元亦能想到的,敌人未必能想到,不过你已经做出来了,别人还不会有样学样啊。对手也用上了林元亦刚刚夺得先机的绝招,放弃防守,去主动进攻林元亦,由于林元亦的个头比他高一些,他现在的角度打林元亦的肚子正合适,于是一拳打去,这一拳如果落实了的话,林元亦的短暂的失去战斗能力,大家都知道打人肚子是很疼的,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林元亦根本就不理会这些,继续一拳打向他的头部,此人咬了咬牙心想,我如果老是护住容貌这先机是怎么也掰不回来了,我拼了,也不理会林元亦的拳头,自己的掌法继续向前,越来越近了,可是这时林元亦不乐意了,心想你怎么还不收回去防守啊,我这一拳落实你可是会毁容的。不管了,既然你不怕毁容咱也不怕疼。

“轰~~~……啊~~!”两声惨叫,林元亦肚子受痛之下惨呼出声,而对手的鼻梁被打歪了,牙齿也掉了几颗,一脸是血的大叫。鼻子酸的眼泪直流,一把鼻血一把泪的抹着,林元亦捂着肚子忍住痛上前猛踹对手,对手惨呼出声“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了。”

林元亦停手后把他扶了起来,他和自己也没什么仇,这么打他也有些太不地道了,林元亦的心中有些不忍,心想:看样子自己还是不适合做个坏人啊。

对手总结了下落败的经验,自己不该输给他啊,打他那一拳的力道自己还是很清楚地,以前也这么打过别人,多数是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可是他居然好像没多大事,而且比自己反应的还要快,还能跑起来踹人?难道是妖怪不成。

其实他哪里知道林元亦虽然现在的修为被压制在武道初阶顶峰,然而他的身体强度却在武道中阶中级,那一拳虽然会很痛,然而还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对手被林元亦扶起后丝毫不领情。这也不怪人家,毕竟是你挑衅在先,还给毁了容,在谁身上谁也不能大度啊。

他恼怒的说“行,你够狠,你不是嚣张吗,我请人来收拾你。”

这正中林元亦的下怀,这下自己不用主动挑衅了,笑着说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请来的人有多少斤两。”

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中却在考虑,此人在同级别中就是个很难缠的角色了,他请来的人估计也弱不到哪去,估计是一个武道中阶的人,到时候自己到底要不要摘下项链呢?摘下吧,自己就没有什么压力,可是不摘下吧,又担心被人虐,哎,真是两难啊。想了一会儿林元亦咬了咬牙说,被虐就被虐吧,自己需要的就是压力,让痛苦来的更猛烈些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