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十一章 南宫问败

封洪战道 13813272 3389 2011-12-27 12:17:59

  林元亦的神识继续关注那道烙印。

大将军点了点头“此人不简单,应该是当年的人物。“随又转头对着少年“你是何人?”

“项问道。”少年坦然回答。

“当年没有这号人物,你究竟是谁?”大将军似乎对少年的名字很好奇,并未急于动手。

项问道回答“名字只是一个称呼,何必较真呢,我就是项问道。”

这时没有任何征兆,大将军出手了,因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在残影未消失前又回来了,仿佛一直站在那儿不曾动过。少年倒飞出去数十丈落地,才站稳身形。

大将军看着少年缓缓说道“你像极了当年我所熟悉的那个人,他虽修为不及我但最后用了两败俱伤的打法伤了我,按照赌注我答应他在那个年限中绝不踏进这片大陆半步,这么多年了,因为一个承诺,我等得太久了,更是他使我多年准备毁于一旦。按理说他应该是我最想杀的人,但我并不恨他,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项问道抬起头面对大将军的目光无丝毫惧意说“因为你们不仅是对手还是朋友。”

大将军听了这话脸色闪过一抹惊讶很快消失问“你究竟是不是他?”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我们之间避免不了一战,不是吗?”

“你认为你会是我的对手吗?难道你就不怕死吗?”大将军终于要出手了。

项问道笑了“和我的成长路比起来死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想要杀我你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大将军出手了。一拳,霸绝天下,一代王者风范尽显无疑。此时的大将军进入了战斗状态,那股睥睨天下的绝世霸气自然而然的出现在其身上,那天在崩碎,那地在颤抖,那空间在破碎,时间似乎停止。项问道从腰间拿出了他的武器:一只玉笛,放在嘴边吹了起来,笛声动听而又优美,但大将军却不这么认为。逆神预曲!至柔对至刚,四两拨千斤。大将军大喝道“一力破万法,这些对我无用。”大将军的力量一往无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没有人能阻止,也阻止不了。仅仅是一个照面,项问道就被震退上千仗,嘴角溢出一缕血迹。

大将军的脸色古井无波“你不是我的对手,实力上的相差并不是可以弥补的。回答我南宫问败还活着吗?西门无恨还在否?”

南宫问败一个时代的神话,一座只能够让众人仰望的大山,当年几乎是他一个人撑起了整片大陆,与来犯之敌大战了不知多久。那一站血流成河,尸骨成山,天昏地暗,几乎打碎了整个大陆。一个众人不愿提起的存在,虽是死敌但没人会侮辱这个名字,他代表着一个惊世的震撼,一座不朽的丰碑。即便是不死不休但众人依然是以崇仰的眼光去看待他,但最终因为强敌太多,再厉害的高手也有脱力之时。那一战后他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是生是死。

项问道回答“南宫问败一定还活着,像他那样的人又怎么可能陨落呢,即便身死道消,灵识破碎,终有一天也还会回来的。”

大将军脸色出现了惋惜之色“可惜当年我在闭关,未能与他一战,实在是平生的遗憾。”

“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当年你们高手尽出,最终也只是饮恨收场。”这时项问道的脸色平静的吓人。

“哼,我承认当年不是他的对手,然而天地已经变了,并不像当年那样的压制,我这些年的修为突飞猛进,想必已经拥有与他一战的资格了吧。”大将军反驳道。继而又说“西门老头应该没死吧,当年被称为不弱于那个人的强者为何不现身,而是你来迎战。”

“我说过,先过我这关吧。”项问道主动出手了。

碎道五斩,一斩强过一斩。大将军举拳相抗,第一式项问道被震飞回去,第二斩,第三斩,第四斩皆没有伤到大将军,只是让他后退了一些。项问道虽大口吐血,连退千丈,身体摇摇欲倒。然而他还是坚定的迈出了第五步大喊一声“碎道第五站。”

大将军及全身功力与双手硬接了这第五斩。一声惊天大响,地动山摇,结果已分,大将军吐了一口血并没有败。碎道五站,这门拼命的功夫都没能打败大将军,还有什么可以杀得了他呢。大将军抹去嘴角的血迹对项问道说“自那一战后还没有能令我受伤的人,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这时项问道大笑,“你以为我是想要打败你吗?如果你这样想就是大错特错了,燃烧我的生命之能,给你重创,想必很长时间之内你无力再次回归吧,我能争取的只有这么多时间了。”

大将军的脸色再不复那古井无波“你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底的疯子。”

一切都结束了。

“后来呢?”林元亦好奇的问。

“他们退走了,我们该回去了,我现在的身体还是太弱,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白衣少年本就模糊的身影变得更加虚淡,仿佛随时会消失一般。

外面……

林元亦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到项空尘在自己的身边,火沐铃呢,我们脱险了?自己使出武道碎元斩后明明感觉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地狱,现在又怎么活过来了?焦急问道“火沐铃呢,她怎么?”

项空尘回答“放心,她没事,只是昏迷了而已。”

现在的林元亦完全忘记了刚刚在黑暗中与项空尘的对话,那段记忆被项空尘封印了。

两位导师在屋外听到有人谈话,推门进来后看到林元亦已经醒了。二人的惊讶无以言表,就算是自己也没办法救那种情况下的林元亦,这项空尘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再看林元亦,只是有些虚弱,生命之能回复大半。

林元亦见导师进来了,忙说自己想见火沐铃,导师将他带到了火沐铃的身旁,火沐铃眉头紧皱,泪珠挂在脸颊,还在昏迷中。

火沐铃的状态很不好,身体颤抖说着梦话“元亦哥哥不要,你千万不可以有事的,千万不可以……”

此时林元亦的心中充满了感动,他上前握住了火沐铃的手低声说道“我在这儿,一切都过去了。”

火沐铃悠悠转醒,看到林元亦在自己的身边冲自己微笑,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用手摸了摸林元亦的脸,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放声大哭“呜呜……元亦哥哥,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你这坏蛋,你刚刚吓死我啦。”

她又用手狠狠的打着林元亦“谁要你去拼命地,你如果死了我可怎么办,呜呜……”

林元亦溺爱的看着火沐铃,任由她的小拳头打在自己的身上,这时林元亦在心中许下了一辈子第一次的诺言:永远都不会再让火沐铃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胆敢伤害她的人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死!

火沐铃打了一会儿,感觉累了,又趴在林元亦的怀里放声大哭,她需要发泄,否则会疯掉的。

哭了一会后,她坚定的说“你以后绝对不可以去拼命,绝对不可以。”

林元亦笑了笑没有回答问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火沐铃回答说“那个钱明和钱强被你的那一招搅得粉碎,真不敢相信,你会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

死了就好,如果他们那样都不死的话自己的拼命还真是不值。林元亦心中想到。

林元亦又关心的问火沐铃“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留下什么伤?”

“没有,我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倒是元亦哥哥你呢,你的身体什么样?”火沐铃摆手道。

“我没事,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好好休息吧,我就这陪着你。”林元亦深情地说道。

火沐铃确实需要休息,闭上眼睛后没一会就睡着了,她的手在潜意识中还在死死的攥着林元亦的手。

这一天很快过去了。两位导师很无奈,带来了五个人来参加友谊赛,现在有两个重伤不能参加。看样子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其余三个人的身上了,估计今年的冠军自己的学院是没戏了。

导师让林元亦和火沐铃在客栈好好休息,带着项空尘、历无悲、赵衣磷前去参赛。来到比赛场中,观众席上人山人海,一行五人遇到了经尊学院的代表,经尊学院是瀚海学院的老对手了,两方始一相遇就火药味十足。经尊学院的导师带着五个学员对瀚海学院的人说“这瀚海学院可是我们华宇国最大的学院啊,难道已经落后到了这种地步?能拿出手的只有三个人,难道你们学院今年就招到三个新生?啊~~~哈哈哈。”和他同来的人皆帮腔似的放声大笑。

瀚海学院的两位导师脸色难看,沉声说“那两个学员遇到点意外,暂时不能出场,不过我认为就算是三个人打败你们经尊学院还是绰绰有余。”

经尊学院的导师也不示弱,说道“别以为得了几次冠军就尾巴翘上天了,你们瀚海学院在去年还不是败给了蛮博学院,瀚海学院的风光已经过去了,看样子要不了多久你们就会从华宇国最大的学院退居二线了,今年你们败给我们经尊学院后,恐怕更招不到人了,明年不会就带一个人来比赛吧,哈哈哈。”

瀚海学院的导师也不争辩,说道“一切赛场上见吧。”

“我很期待啊,你看你们的参赛选手,身形瘦瘦的,就像营养不良一样,这几天不会都没吃饱饭吧?”经尊学院的导师继续挑衅道,他们的学院也十分配合的在一边大笑。

这时项空尘开口了“对付你们学院我一个人出手就足够了。”

“哼~~~……够嚣张,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本。”经尊学院的一个学员站了出来。

项空尘平静的说“你会见识到的。”

经尊学院的一行人离开了。

……

项空尘中场没有休息,接下了火沐铃和林元亦需要应对的对手,仿佛不知疲倦一般,未尝一败,比赛结束后,项空尘毫无意外的荣登友谊赛的冠军宝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