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十章 洪古

封洪战道 13813272 3069 2011-12-27 12:17:59

  恐怖的能量肆虐而出,无形的压力如怒浪向周围狂涌而出,

钱明心中震惊,集全身功力与双拳中,用出他最强的武技相抗。然而现在的他却像是一轮在大海之上漂泊不定的小舟一般。

燃烧我的生命之能去打出这一招,把生死都置之度外,还有什么能挡住这一斩之威呢。

钱明连同他身后的钱强皆死在了这一击之下,死无全尸。

林元亦陷入了假死状态,生命只能几乎耗尽。

火沐铃发疯的跑到林元亦身边,摇晃着他口中说道“元亦哥哥,元亦哥哥,你醒醒啊,你快醒醒啊。”

火沐铃突然想起同来的两位强大导师,她仿佛是抓住了溺水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背起林元亦飞奔向客栈,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重伤之身,越极限的飞奔,刚到客栈门口就大喊道“导师救命啊。”

两位导师闪电般的出现在客栈外面,从火沐铃身上接过了林元亦,火沐铃只说出了“救他”就昏迷而去。

导师将林元亦抱进客栈,检查完身体后其中一人说“生命之能几乎耗尽,按理说早该是个死人了,可却还有生机。”

另一人道“是啊,这真是一个奇迹,能够支撑他不咽下这口气的求生执念需要多么强大啊……”

第一位导师问“你能救得了他吗?”

两位导师正在讨论,门被推开了,项空尘走了进来,来到林元亦的身边,检查了下他的伤势从怀中掏出一包小药丸,也没点数直接喂进林元亦的口中。这才转头对两位导师说“我能救他,还请二位导师出去为我护法。”

两位导师心想:反正自己是没有一点的把握,不如选择相信他吧,两人目光对视了下,转身离开了房间,并关上了门。

项空尘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林元亦,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良久。项空尘轻叹了一口气,自语道“罢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项空尘说完后,他的身体中走出一个虚淡的身影,像项空尘但又不是,似乎是少年时的项空尘。

如果一些见多识广的修炼者看到后一定会大为吃惊。因为这是只有在修炼有成后才有可能悟出来的元神出窍,有些人穷尽一生也未必可以悟出,而一些人却有可能一朝明悟。

林元亦只感觉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方向感。

我不能死,沐铃还没有脱离危险,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弄死钱明,可是我怎么出去啊?

这时一道飘逸的身影出现,一身白衣,英姿勃发,风华绝代。

林元亦吃惊的看着这位白衣少年问道“你是项空尘?”

白衣少年没有回答他的话只说了句“跟我走吧。”

林元亦不死心继续说道“你一定是项空尘,可为什么我感觉你突然长大了几岁呢,可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白衣少年想了想说“虽然阴差阳错下你看到了现在的我,并成为我选中的人,虽然不是很满意,但将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但出去后我会封印你这段记忆,待到你足够强大时会冲破这道封印。将来我们也许会并肩作战。”

白衣少年的眼中射出一道电茫,林元亦的脑海出现了一道如同电影一般的片段。

夜,风雨交加,电神雷鸣,仿佛恶魔出世一般,一位身穿白衣背负双手的少年静静地站在那儿,之所以说他为少年是因为他的容貌被雾气缠绕没有人可以看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子,只能够根据身材判断,尽管只是一动不动的站着,然却给人一种山岳般的压力,沉默良久.少年摇了摇头道:“沉寂了那么久你们终归是忍不住了。”

没有人说话,回答他的只有闪电和惊雷。

少年轻叹了一口气:“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大陆的修者何时出现你这么个人物,竟能识破我们的隐匿之术。”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响起。

“再次的复出究竟是要和平相处还是生死相向呢?”少年缓缓的说道,并未有任何惊讶之色。

“和平相处?凭你们也配!这方大地只有我们高等民族才有享用的资格。”四面出现了上百个人影,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出现的,仿佛早就在那一般。

“既然这样,那便一战吧。”少年的脸色古井无波,面对上百位高手并未显现出丝毫压力。

“凭你也想阻拦我们吗?你还不够资格,西门老头何在?可敢一战。”

“先过我这关再说吧。”少年对于敌人的轻视并未放在心上。

“好狂妄的小子我来会你。”话音刚落,此人一掌拍落,远处的山峰不断破碎,似乎可以毁灭下面的一切。少年回给他的仅仅是风轻云淡的随手一挥,此人吐血而归。“什么,不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此人七窍流血,面目狰狞吓人。

对于刚刚的胜利少年并未露出丝毫喜色,他知道这仅仅是个试探,看向众敌道“现在我有与你们一战的资格了吗?”

“我来。”一个身材畸形的丑陋家伙手持一把三尖两刃枪,枪芒寒光闪烁,此人的身体被黑雾缭绕,一枪刺来,一股惊人的寒意,直射人的心神。他叫李木原,跟随大将军南征北战,战功赫赫,少有敌手。只见这时少年身体白雾缭绕,近了,近了三尖两刃枪即将刺中少年,少年仿佛没有发现危险一般,不躲也不闪,在枪尖触碰到少年额头时,白芒一闪……李木原感觉自己刺到的不是人肉而是一块神铁,一块不能摧毁的神铁,一股反震之力传来。李木原被震飞数百丈,虎口欲裂,大口吐血,一脸不相信的神色喃喃自语“我竟然连他的护身之气都攻不破。”

周围的人一片惊讶,窃窃私语“难道实力的相差就这么大吗?人家站在那儿不还手,都杀不死。”

“有点意思,元真你去试试。”一个首领模样的人对着身边说道。

“定不负将军之令。”元真站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他的身影便消失在空气中,下一刻就出现在少年的身后,少年仿佛后面长了眼睛一般,闪过了这一击。元真见一击成空,也不气馁,大喝一声“血刀何在。”手中光芒一闪,一把带有无尽杀气的血刀出现在其手中。对着少年劈来,滔天的杀气弥漫,这是一股真正的杀伐之气,手上绝对沾满无数的生命,才会出现这样实质化的杀气,寻常人沾到一点就是失去心智。元真算得上是一个天才,他二十岁出道投入大将军麾下,每次战斗都是冲在最前面,即便前方有千军万马也不能阻挡他前进的脚步,曾一怒而屠城,十万生命毁于一旦,被他炼化为血刀之杀气,造成他血魔的无上威名,敌人谈之而色变。此人就是一个变态,嗜血如命,仿佛他杀的不是人命而是稻草一般。外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这时大将军叹了口气自语“元真居然败了。”

“什么?将军不是在开玩笑吧,凭这毛头小子也能打败元真队长?”周围的人露出一脸惊讶之色。

杀气消失,里面的情景触目惊心,面对那带有无尽杀气的血刀,少年双手合十夹住了魔刀。元真吐了口鲜血,那是力道反震造成的,少年口中大喝一声“碎道。”元真形神俱灭。

这时一位和元真交情非常好的人怒目圆睁,脸色黑的吓人,出列对着大将军抱拳说“将军让我上吧。”

大将军摇了摇头“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白白牺牲了,车风,你有多大把握。”

车风看了看少年回答“不足两成,到现在都没能看出他的真实修为,杀元真而不暴露修为,我自认做不到。”

林元亦看到这后,他可以肯定那看不清面貌的白衣少年就是现在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林元亦被震惊的一塌糊涂,那白衣少年究竟强到了何等的境界啊,抬手裂天,跺脚碎地。与之对战的又是一群什么人,他若是对上大将军又是否有胜算呢?林元亦想到这开口问“场中的白衣少年是不是你?”

白衣少年点了点头道“不错,是当年的我。”

林元亦又问“与你对战的又是群什么人?”

白衣少年想了想,没有隐瞒的回答“自洪古就存在的人,也可以说是洪古遗民。”

“洪古遗民?”林元亦从未听说过这些。

白衣少年继续回答“洪古是一个极为久远的年代,那个时候发生了一场大混乱,洪古的人几乎消失殆尽,只有一小部分的遗民似乎陷入了沉睡。”

“你的意思是说这群人就是那些醒来后的洪古遗民?”林元亦问道。

“他们醒来后在酝酿一个巨大阴谋,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些,你的问题该问完了吧。”白衣少年不是一个多话的人。

林元亦想了想说“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项空尘?”

白衣少年道出了真相“这是我的转世之身,你继续看下去吧。”

林元亦心中更加疑惑,难道人死后真的有轮回吗?本想继续问问,但终归是忍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