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六十二章 盗匪

封洪战道 13813272 2039 2011-12-27 12:17:59

  (不好意思,有事更新晚了,大家见谅)

林元亦来到这后,正好有几个商人雇佣了一个佣兵团准备去金尊之城,林元亦决定跟随佣兵团一同前往,毕竟自己对于道路不熟,在这茫茫群山中很容易迷路的,再加上人多相对安全一些。

林元亦来到佣兵团后找到一人说道“你们不是去金尊之城吗,捎上我一起去吧。”

副团长走了过来,说道“五十个金币就带上一起。”

“什么,五十个金币,你怎么不去抢,只是捎上我一个人而已,对于你们一点妨碍都没有,我出十个金币。”林元亦讨价还价道。

最后经过一番争执,终于在林元亦付了三十个金币,副团长答应带上林元亦。

这是一个中型的佣兵团,大概九十人,其中拥有五个高手,其他人皆是不懂修炼的武士,毕竟修炼者还是真吃香的,一些大家族请一些修炼者做保镖护院之类价钱还是很高的,像佣兵这么危险的职业一般只有普通武者才会选择。

其中除了团长是一位三星的魔法师之外,其他四人都是修武者,两个武道初阶之境的队长,一个武道中阶之境的大队长,还有达到武道高阶初级的副团长。

副团长为林元亦介绍完佣兵团后笑着说“凭我们的组合,在一路上定然会畅通无阻,绝对不会出现丝毫的危险。”

一个时辰后,佣兵团准备出发,那几个大客商都有着专门的马车,以及带了一些家属,由于林元亦付的钱比较少,他并没有这样的待遇,而是和佣兵们步行前进。

一路走来,林元亦越来越为自己选择和佣兵同行而感到庆幸,这条大路蜿蜒曲折,一会儿要穿过山洞,一会儿又要绕过大山,佣兵团带领着商人们一边前进一边看地形,还不断的讨论走哪条路。

深入群山后大概走了半日,团长对着大家说“大家保持警惕,前方时常有盗匪出没,小心一些。”

果然走了几百丈后,迎面出现一伙盗匪。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裤头来,……啊不,是留下钱财来。”

林元亦晕倒,这些不是只有在书上看到过的吗,现实中也有?而且还被自己遇到了,对方阵营中也不乏修炼者,林元亦并没有出手的意思,他是抱着看热闹的意思站在一边。

团长站了出来,对着盗匪说“我们是九六五三佣兵团,识相的话就赶快让开。”

一个像是盗匪头目的人骑着大马而来,说道“原来是九六五三佣兵团的啊。”

团长傲慢的说道“既然知道我们是哪个团的,就赶快让开吧。”

盗匪头目接着又说道“没听说过这个团,老子管你们是谁,要想过去的话,我也不为难你们,留下一半的钱财就行。”

团长听后恼羞成怒道“那就试试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伙盗匪有没有抢人的资格。”

两方人马忽忽上前,展开了厮杀,团长将副团长以及十个人留了下来,用来保护这些雇佣他们的商人,林元亦也被围在了其中。

盗匪虽然彪悍,但面对着强大的副团长,以及几个修炼者的冲锋,很快败下阵,接着四散而逃,团长挥了挥手“大家别追,回来。”

众人回来后清点了下人数,死了五个,虽然盗匪比他们死人要多一些,但团长的心情还是很不好,对着副团长说“把他们就地埋了吧,回去后给死者家人双倍抚恤金。”

其中走出来一个商人,这些人毕竟是因为他们而死的,好歹出来慰问下,商人说“死者我再出一倍的抚恤金。”

团长感激的看了看商人,点了点头。

佣兵就是这样,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因为他们一大家子都要靠自己去养活,所以在佣兵界几乎都奉行一条规定,凡是死者的家人皆会受到丰厚的抚恤金。

其中受伤的几人中,那个达到武道中阶之境的队长也在里面,由于伤势比较重,他受到了被保护的待遇,被几个佣兵保护在了林元亦的身边,林元亦见他所受内伤颇重,走到其面前说道“你这么重的伤为什么不治疗。”

此人摇了摇头“我修习的玄功中对于疗伤之法不擅精通,只有等回到博山城找医师疗伤。”

“这样下去只会令你伤势加重的,就没有别的办法?”林元亦问道。

“没有,像我们这些出身低下的人能够成为一个修炼者就很不容易了,我能够得到修炼之法就已很不容易了,现在只有多赚些金币好去拍卖会拍卖一些功法来修炼,所以每次有难,我都会冲在最前面,受的伤也最多,不过团长给我的金币也较多,可是那些功法都是天价,我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能买起。”此人唉声叹气。

林元亦住口不语,自己从小和父亲修习上乘功法,哪里知道普通人的艰难。

想到这里他心生同情,一只手按在了这个人的背部,此人刚想反抗,感觉身体内出现一道柔和的力量,令他浑身上下充满了舒泰,一刻钟后,伤已好的差不多了,林元亦停住了运功。

此人看着林元亦面露惊讶之色,说道“你也是修炼者?”

林元亦点了点头道“这件事不要声张。”

这人看出了林元亦有意隐藏实力,也就不再说这件事,他自我介绍道“我叫刘阿狗,多谢恩人相救。”

寻常人家不仅没有办法修炼,连文化都这么低,哎,取了这么个名字,林元亦笑了笑说“什么恩人不恩人的,我叫林元亦,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刘阿狗也不推辞说“我比你要大一些,就叫你林兄弟吧。”

他看起来也有三十多了,居然要叫自己兄弟,林元亦感觉很别扭,说道“我看你也有三十多了吧,原谅我性子就这么直,实话实说,你叫我兄弟是不是有些。”

刘阿狗挠了挠头说“我还没到三十,今年二十七。”说完拿出一把刀将自己的胡子和头发割了割,看起来是要年轻一些。

这还容易接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