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七十九章 再战历无悲(二)

封洪战道 13813272 1905 2011-12-27 12:17:59

  “那就让我试试吧。”历无悲冷声道。

历无悲大喝一声“历祖六斩。”

历祖六斩乃是当年历家一位天纵奇才所创,共分六式,一斩强过一斩,乃是历家玄功中的禁忌绝学,曾有传言历祖六斩并非只有六式,六六归一,可夺最后一式,隐藏中的第七斩才是最强大的,但这只是传言,因为近些年从未有人见过历家之人打出过第七式,只能当做谣言来看,历家老祖因为没有给这套武技命名,所以后代之人,就给它去了这么个名头。

“历祖第一斩。”历无悲化掌为刀,对着林元亦砍出一道光芒。

林元亦举拳狠狠打去,试图破了这一招。

“轰”

林元亦后退两步,而历无悲却是后退了五步,不过依然坚定的迈出一步,向着林元亦劈去。

“历祖第二斩。”

这一次二人各退五步。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对方一斩强过一斩,被动接下结局可以预料。

场下,赵魂申对风天鸣说“我看林元亦败势已定,历无悲胜利只是早晚的事。”

项空尘没有说话,龙寒风却是开口了“林元亦此人不简单,你们没看到他对战历无悲只是使出了本就被大家熟悉的无上升龙术吗?这是对自己的自信,恐怕这一击,他就该亮出底牌了吧。”

项空尘点头说“你似乎对林元亦的评价很高啊。”

龙寒风微笑了下“还有人能高过你吗?”

场台上,历无悲依然迈出一步,力劈而下。

“历祖第三斩。”

林元亦道“我就陪你好好的松松筋骨,看我林祖九斩。”

“扑”众人晕倒,对方是六斩,林元亦却是喊出了九斩,其实林家玄功并没有这一套功法,此技的真实名字叫做乱披四震,林元亦突破至开光之境后便可以修习,现在正好练练手。

“林祖第一斩。”

众人再晕,历无悲一也看出了林元亦是在胡扯,也不答腔,打出了他的第三式。

“轰”

林元亦连连后退,这一击,林元亦倒退十几步,而历无悲不过退了七步,过了历祖第三斩,才会发生质的变化,每一击后力量都会成倍叠加,历无悲坚定的迈出了第四步。

“历祖第四斩。”

“林祖第二斩。”林元亦大喊道“我有九斩,而你只剩下两斩,如何跟我斗。”

历无悲没有理会,一往无前。

“彭……”这一击似可开碎大山,绝对实力的碰撞,林元亦被震的七荤八素,直直倒退,口中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历无悲,你让我意外啊,今日定然是一场畅快淋漓的大战。”

“乱披第三震”林元亦报出了武技的名称。

“历祖第五斩。”

林元亦的武技发生了质的变化,因为乱披本就只有四震,到了第三震,自然不会像前两击那般,所以他生生震退了历无悲十几丈,历无悲吐出一口鲜血“你准备好接我的最后一斩了吗?”

“呃啊……”林元亦仰头大吼“乱披本有四震,最后一震,试一试孰强孰弱吧。”

这一次林元亦抢先发力,恐怖的威压浩荡而出,似可撕碎一切,这是一股强大的自信,必胜的信念,神光照耀大地,猛镇而去。

历无悲也打出了他的最后一斩,大喊道“林元亦,我要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今日我一定要掰回来,我不会输。”

真正的碰撞,绝对的实力。

地洞山摇,狂暴的能量像海啸一般波涛汹涌,掀出无以伦比的拳气,向着周围浩荡而出。

“轰”

一声巨响,武技对撞在了一起,以他们为中心,继续浩荡。

项空尘一身白衣随着能量而飘,轻抬右手,一股柔和的光芒闪现,顿时化解了一切,使得周围的人免了池鱼之灾。

林元亦倒飞而出,站立不稳,躺在了地上,历无悲也是如此,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连吐几口鲜血,脸色变得苍白异常,原本冰冷的面颊,现在就像是不化的冰山,看着对面站起了的林元亦,口中吐字道“胜念所过,天地皆破,这一次你注定败,同一个坑不会绊倒我两次,洗刷当日的失败之辱。”

一股滔天的战意自林元亦的身上涌现而出,这是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好战,这一次的大战勾起了他那好战的血液,现在没有人能够阻止他战斗,气势达到了顶峰,畅快淋漓,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淡淡的说“你即便落败也可以含笑了,勾起了我至上的战意,现在我在你眼里就是不可战胜的存在,战吧。”

林元亦一拳轰去,狂霸的拳力直前而去,颇有一股气吞山河的霸气,这是带着无限战意的力量,是对于战斗的渴望。

历无悲的心情不再平静,他看出了林元亦的战意,绝对不可以动摇,如果在气势上败了,那么战斗的结果就没有悬念了,自己已经失败了一次,如果再失败,恐怕破其胜心,到那时候对于往后的修炼之路必然是不利的。

历无悲大吼道“我不能败。”

这是怀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体内的潜能被瞬间激发,历无悲的战力成倍的增加,无所畏惧的迎上了林元亦那看似不可战胜的一拳。

天地仿佛都在变色,这一拳的能量代表着必胜的战意!代表着气势!

这一拳的威力绝对要超越开光初级,这是一种意境,在战斗中衍生而出的意境。

对碰中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平分秋色。

本以为这一击可以分出胜负,而现在却是平分秋色,

“精彩,当真是精彩之极,不管谁胜了这场战斗,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仿佛热血沸腾了,真想大战一场。”风天鸣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