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识破

封洪战道 13813272 2025 2011-12-27 12:17:59

  (今天依然是三更,热血沸腾的时刻即将到来,大家帮忙推荐下,本书不景气啊)

云无悔一招打败开光顶峰的魔法师后,引得各方势力的注意,柳清风看着身边的人道“看看是不是可以拉拢他加入我们的阵营。”

“查一查他是谁,一定要将此人收为己用。”稳平国六公主对着侍卫说道。

……

各方势力对于林元亦都想到了拉拢。

林元亦看着刘正建道“这斗诗大会当真是无趣啊,一个侍卫如此嚣张,就连一个如此弱小的魔法师也想要挑战我,哪里有在外面喝酒来的痛快,不若你我寻个酒馆,一醉方休如何。”

刘正建看云无悔如此洒脱、豪爽,大笑道“好,斗诗大会,去他娘的,走,咱们喝酒去。”

刘正建一招手,他身边的几位朋友都站了起来,几人向外走去。

“云公子且慢走。”一个异常动听的声音响起,声音绕梁三日而不绝,令人陶醉,令人向往。

林元亦已经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并没有回头,轻声道“寒小姐有何事?”

阁楼上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知道我?”

既然要装,就装个彻底,云无悔轻声道“林元亦曾在我面前提起过你,如若有一日,你听到了认为这天下最好听的声音,那么必是寒如月无疑。”

阁楼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寒如月轻张小口“他还好吧?”

“你还记得他?”

“是啊,算起来有两年未见了,他还救过我呢,我听说他也来到了稳平国,为什么没有出现呢?如果你见到他,就请转告下,我现在寄宿在徐家,让他来寻我,寒如月欠他的,迟早要报答。”这一刻寒如月无疑是真心的。

云无悔轻叹道“他不需要你的报答,更何况你如何报答他,寒小姐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告辞了。”

“久闻云公子琴艺登峰造极,可否弹奏一曲!”寒如月有些向往的说。

云无悔沉默了,许久没有开口,良久,轻叹一声“琴由心声,实不相瞒,我学琴不过一月光阴,何谈登峰造极。”

“一曲人断肠,云公子想必有着非同寻常的过去吧,可否弹奏一曲,寒如月洗耳恭听。”寒如月走下了阁楼,露出她那张绝美的容颜,没有一丝的瑕疵,美到令人停止心跳,生不起丝毫的亵渎之心,她是一个钟天地灵秀的女子,代表了女子美得一切。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倾国倾城之色形容在她身上都显得低俗,其无双容貌让天地百花在她的面前都会失去光彩。

大厅之中,所有人都呆滞住了,连呼吸都被遗忘。

“见面胜似闻名。”这是所有人的评价。

云无悔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寒如月,但是心中仍然惊艳无比,这样的女子当真不该出现在人世间,她值得天下所有男人为之疯狂。

寒如月轻吐芬芳“云公子可否弹奏一曲?”

“不能。”云无悔摇头坚定的说。

寒如月并没有失望与恼怒,她轻声喃喃“你像极了他。”同样的语气,同样的表情,拒绝的同样干脆,恍惚中,寒如月似乎看到了林元亦的影子。

云无悔接着说“心境变了,我根本无法抚琴,以我现在来说,根本奏不出曲子。”

寒如月看着云无悔,目光似乎穿透人的内心,对于这样的目光,云无悔心中一惊,难道她认出了自己?又一想,不可能,自己和她谈不上熟,见过的面屈指可数,她不可能认出自己。想到这里,云无悔神色平静,任由寒如月打量。

寒如月收回目光,转身走上阁楼,留下了一句话“云公子可否上来小叙。”

云无悔大踏步走了上去,周围人一脸的羡慕,真想就此干掉林元亦,让自己拥有这个机会,这可是单独与寒如月在一起的机会啊。

云无悔正在思考寒如月的目的,她邀请自己前来到底是想干什么,这时听到有人喊自己“林元亦。”出于本能,林元亦“恩”了一声,将目光转了过去。正好碰到了寒如月狡黠的眼睛,坏了,她在试探自己,哎!一不小心着了她的道。

寒如月轻声笑了起来,一笑直令百花失色“林元亦,摘下你的面具吧,我们大概有两年没见了吧?”

既然已经被发现,就没有必要遮掩,林元亦大方的摘下面具,露出了他那张有些帅气的面庞,现在林元亦已经十七岁,褪去了往昔的稚嫩,看着寒如月微笑道“难道你还认得我,真没有想到最先发现云无悔身份的人是你。”

“一个人的天性是改变不了的,你拒接人的干脆,还有你那与年龄不符的沉稳,都是印在骨子里的,无论容貌如何改变,这些都不会变,这两年来你过得怎么样?”寒如月轻声道。

“很不好,火沐铃离世了,就这样倒在我的怀中,因为救我而死,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林元亦低头叹息,心情压抑的吓人。

“怎么会这样?”

林元亦声音嘶哑的说“要不然这天下间又怎么会多出一个断肠公子,我又如何能弹奏出那样的曲子,你知道吗?在那一刻,我多希望躺在地上的人是我。”

“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感受到了你心中的压抑。”

林元亦将背上古琴取了下来“现在就让我弹奏一曲吧,如果没有了这只琴,我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琴音自阁楼传出,一股无形的沉重在空中弥漫,勾起了所有人的回忆,谁这一生没有愁事,谁能做到无忧无虑,一首曲子,道尽人世浮华,令人悲痛、压抑。怏怏琴音动人肺腑,断人愁肠。

一曲终罢!

没有人动,腾然间才发现,已经泪落面颊。

“断肠公子,一曲人断肠!名不虚传。”

“我从未听过这样感人的曲子。”

徐玉如美目连连流转,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林元亦沉默不语,寒如月没有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许久,林元亦带上面具,看着寒如月道“我该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