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一百三十一章 设计吃右路

封洪战道 13813272 1967 2011-12-27 12:17:59

  “不错,传令,明日大军继续前进。”右路将军拿出令牌向地上一扔,林元亦看后连连摇头,退下了。

回到千夫长帐下,林元亦看着谋士道“右路将军不听我劝慰,明日准备前进,定会损失惨重,明日我宁可冒着抗命不遵的险,也不会带着弟兄们进葫芦谷。”

林元亦连夜召集手下两千多名士兵,走上台,身体颤颤巍巍,不断的咳嗽,虽是苍老无比,但士兵看向他却充满了敬重,林元亦终于止住咳嗽,看着台下的两千多名士兵道“明日右路将军准备挥师进军葫芦谷,毫无准备进入,敌人定然有重大埋伏,也许一举会被全吃掉,明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大军前进,一切后果我来承担,我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中弟兄去送死。”

“吼……千夫长!我们听你的。”两千士兵齐齐呐喊。

第二日,天刚亮,右路将军一挥手,八万士兵急急前进,一路上畅通无阻,直接深入树林,右路将军充满不屑的对身边将领道“敌国连连大败,正是士气低落,我方定能尽早收复河山,扬我华宇威名,只要冲过前方葫芦谷,一路上一马平川,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冲啊。”

葫芦谷内,在开头只是遇到了轻微的阻挡,很快便进入谷中,右路将军放肆的大笑道“敌国已经吓破了胆,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一触即溃,弟兄们杀啊,回去后我为你们论功行赏。”

“将军威武……”数万大军齐齐呐喊。

“我怎么没看到那林元亦?他难道没有来吗?”右路将军清点将官,发现唯独少了个千夫长。

“林元亦似乎没有跟来,他敢抗命,将军可要治他的罪啊。”说话的还是那个万夫长。

右路将军道“哼!唾手可得的功业他不来争取,还敢抗命不遵,回去治他重罪。”

葫芦谷内,两个中年人正在下棋,其中一人颇有威严,剑眉倒竖,落子后道“你说这局棋还有悬念吗?我该收尾了。”

对面的中年人双目中射出睿智的光芒,道“我太了解了,也许别人不会上当,但因为有了他,这局棋就是经典的部署。”

“哈哈……不错。”

“报……敌方八万大军已经全入葫芦谷。”

“哈哈……好,可以收尾了,传令,左右埋伏迂回两侧,封住后路,这一次我要玩吧大的,一举吃掉你的右半部。”中年人说完后一子落下,整个棋局右部,对方被全杀。

与他对局的中年人站了起来“这局棋我输了,将军高明。”

“无妨,既然局中棋已经下完,那么我们该看看局外棋了。”

林元亦帐内,一个士兵匆匆禀告“报……不出将军所料,深林内有异动,想必敌方已经收网,右路大军危已。”

林元亦摇头轻叹“哎……右路将军一意孤行,陷八万大军与危地,我所能做的,只有将损失降到最低了,就是不知大帅是怎么想的。”

葫芦谷中,右路大军畅通无阻,这时前方出现了一队人马,与右路大军发生了对峙。

右路将军一挥手“弟兄们,杀啊……宰了这群狗娘养的。”

两方人马混战了起来,渐渐的右路大军占上了优势,右路将军大笑道“好,这样下去敌军很快就会败亡,回去后我为你们挨个请功。”

“谢将军。”

“报……将军大事不好,我方后面出现一队敌兵,正向此地赶来,现在似乎被两面是敌。”

“什么?哪里来的敌军?”右路将军大惊。

一个万夫长走上前“不好,将军我们中计了,敌人故意示弱,引诱我们深入,现在在我军后方布下伏兵,截断后路,将军快下令撤退吧,否则后背受敌,我军不利啊。”

“这……”右路将军毕竟是一位大将军,他果断下令“传令,留守一万人抵住前方士兵,其余人等随我杀回去。”

葫芦谷中,敌国二人棋已下完,正在喝茶,敌国将领看着地图说“想必右路将军已经察觉,现在正在回撤吧,此人有勇无谋,每一步路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将军,我刚刚得到线报说,深林外侧还有一队人马。”军师看着将军道。

“哦?多少人?”

“两千左右。”

将军沉思了一下道“这是一个千夫长,难道他识破了我的计策,宁可抗命也不深入,给我查此人是谁,以后要小心他。”

右路军中,一片混乱,用来阻敌的一万人已经完全溃败,右路大军已经被完全逼在了葫芦嘴中,动弹不得,右路将军懊悔的说“我们中计了,听到有敌人来袭时,根本不该撤退,继续前进还有一线生机,现在根本撤不出去,后方是一条小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只有前面是一片平原,我们当时如果选择继续前进绝对不会是这个局面。”

“那怎么办,将军难道我们要比吃掉?”一个万夫长惊恐的说。

血流成河,尸骨成山,双方厮杀在了一起,刀光剑影,铁戈战矛,右路大军前后受敌,连续溃败,连续厮杀直到太阳落山,一天的争斗,右路军损失惨重,人数已经不足半数,双方暂时鸣锣,进入了短暂的休息时间。

右路将军召集众将“大家说如何突破重围,一日的争斗就让我们损失半数的士兵。”

“将军当初如果听信那千夫长林元亦的话,慢慢部署,不急功近利,局面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谋士看着右路将军道。

右路将军懊悔的说“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如果能够活着回去,我一定重用林元亦,大家还是想想怎么度过眼前难关吧。”

谋士叹气说“我们现在唯有守住葫芦嘴,等待援兵,绝对不能再突围了。”

“后路被劫,补给已断,我们能守几时,恐怕就算他们围而不攻三日,我军就必败无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