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一百二十七章 悲剧再现

封洪战道 13813272 1942 2011-12-27 12:17:59

  (连贯在一起的两章,今天爆发吧,中午还会有)

“那好,你先把这个联子对上来吧。”寒如月随手指了一个对联。

只见上联写着“龙怒卷风风卷浪。”

林元亦笑道“小意思,月光射水水射天。”

寒如月想了一下说“好对啊,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两下子,不是无的放矢。”

“我说了,这不是我想出风头,山色倒海海倒天。”林元亦再次说出一个下联。

寒如月吃惊的看着林元亦“瞬间对出两联绝对,你……你是对联高手?”

林元亦淡淡的说“我说过,我是一个全才。”

“肯定是碰巧的,你再对一联。”寒如月又指了一联。

上联为“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足,咩咩咩。”

“简单,你听好了……”林元亦刚欲出口。

寒如月开口了“你看好这对联,后面的三个字是可以拆开的,叫声暗含动物的名字,别到时候出丑了怪我没提醒你。”

林元亦笑着说“何来出丑一说,你听好了,我对:水牛下水,水淹水牛角,哞哞哞。”

“厉害,原来不是蒙的。”

林元亦不无得意的说“哈哈……我凭的是真才实学,以我的文采怎么需要蒙呢。”

寒如月美目流转,看着林元亦说“想不到你竟有如此文采。”

林元亦厚着脸皮深叹一声说“原本以为只要我一直低调就不会被世人所注意,可是我错了……我就好比那暗夜中的萤火虫,田地里的金龟子,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我就好像是矮草丛中的参天大树,无论怎么低调,都会引人注目,平凡注定与我无缘,唯有去习惯了。”

寒如月笑了起来,第一次不加掩饰的笑着,这个男人可以影响别人去快乐。

离开楹联区,一个公子哥看到了寒如月,前呼后拥,单是随从就十几人,口水直流,看向寒如月的眼神毫不掩饰,走上前道“这位小姐,你是谁?在下黄朱仁,敢问小姐芳名。”

“黄朱仁?你是稳平国皇帝的四皇子?”寒如月看着公子哥问。

“想不到小姐竟然认得我,荣幸之至,不知小姐可否赏光去我府上一叙。”

寒如月冷冷道“我该回去了。”

四皇子不死心“小姐如此拒绝我怕是失了礼仪吧。”

“我真的该回去了,我们走吧。”寒如月看着林元亦道。

“那就走吧。”林元亦带着寒如月准备离开。

黄朱仁一挥手道“我看你们去哪儿,我只是邀请小姐吃个饭,这么拒绝让我颜面何存。”十几名随从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寒如月脸色冰冷的如同雪山“你这是何意?”

“哼!开个价吧,我一定要得到你。”黄朱仁道。

寒如月非常气愤“你将我当成什么人了。”

黄朱仁道“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我看上的就是我的,留下他们。”

随从蜂拥而上,准备擒住二人,林元亦该再不站出来了,看着黄朱仁道“放我们走。”

“哼!你是何人?识相的话就赶紧滚。”

林元亦正准备出手,却是被人锁定,动弹不得,不好有高手。

“开衡之境?竟然不止一人,我们危险了。”林元亦看着寒如月道。

寒如月镇定的说“怎么办?”

“以我们的实力根本无法抗衡,是不是可以请人支援?”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我将所有保护我的人都甩开了,现在根本联系不上。”

林元亦暗叹道“糟糕。”

黄朱仁看到寒如月已经被定住,轻佻的用手指抬起寒如月光洁的下巴,道“你就从了我吧,跟了我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呸”寒如月吐了黄朱仁一口。

“放开她。”林元亦看着黄朱仁怒吼。

黄朱仁转过身看着林元亦道“想要英雄救美吗,哼!可以你没有那个实力。”说完他一脚向林元亦踢去,林元亦已经被三位开衡之境的强者定住身形,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飞来的一脚。黄朱仁达到了开光之境,作为皇子又怎么可能没有修为呢。没有丝毫的防备,林元亦被这一脚踢得大口吐血,他咬牙道“放开她,我愿意拿命去换。”

“哼!你以为你的命很值钱吗?一个贱民而已,杀了就是杀了。”黄朱仁再次踢了林元亦一脚,转身向着寒如月走去。

林元亦大口吐着血,却什么都做不了,难道当日火沐铃的情景会在近日重新演现吗。

“不……”林元亦怒吼。

“呃啊……不要……我决不允许再有任何一个女孩在我面前受到丝毫的伤害。”

寒如月已经萌生出了死志,如果被这个恶霸糟蹋,她宁愿去死。黄朱仁走到寒如月的面前,放肆的打量着她“小妞你就从了我吧,非要我用强吗?”

“你杀了我吧。”寒如月冷声道。

黄朱仁摇头说“不不不,我怎么忍心杀你呢,我要你快活到天堂。”

林元亦双膝跪倒在地,男儿膝下有黄金,林元亦从未跪过人,他看着黄朱仁,哀求的说“我求你放过她。”

黄朱仁抬手一巴掌,打在了林元亦的脸上“聒噪。”

林元亦的脸上顿时浮现五个手指印,他咬牙一声不吭,再次说道“我求你放过她,从今往后,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你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黄朱仁冷笑。

寒如月看到这一幕,她泪水直流,看着林元亦不断的摇头“不要,不要,你起来,你起来啊,我不要你去求这个恶棍。”

林元亦没有回答寒如月,他看着黄朱仁道“我叫林元亦,给我五年,不,三年,三年后我可以帮你刺杀任何人。”

“林元亦,我听说过,没想到现在风头最盛的年轻一辈第一人就跪在我的脚下,可惜三年时间太长了,我又不能足够的信任你。”黄朱仁摇头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