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一百三十章 战场之上

封洪战道 13813272 2007 2011-12-27 12:17:59

  (写了些战争,很短,几章吧)

“火沐铃,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好好爱你。来生若是缘未进,宁负苍天不负卿。”

趁着寒如月在熟睡,林元亦悄悄的离开了。

既然没有选择,那么就让自己独自承受痛苦吧,给她一个希望,却无法承诺什么。

第一站,林元亦选择了前次大战的沙滩,默默的看着星空。

曾经,自己天不怕、地不怕,面对开阳高手无丝毫惧意,长刀所过之处无人可及,正是在这里,这一战,林元亦的声明推到了顶峰,成功夺取了年轻一辈第一人。现在呢,却只能是回忆。

林元亦深叹一声,转身离去。

一路上,林元亦按照原路返回,看着过去的一幕幕,不禁回忆到了过去。林元亦现在仍是被人谈论的对象,当之无愧的年轻一辈第一人,对于这些人的评论,他如同一个看戏者一般,什么都没说,谁都没想到,在他们身边那个普通的老人就是自己谈论的对象。

来到了华宇国边境,自己的故乡,正在打仗,临边的几个小国正在侵略着自己的国家,林元亦终于知道自己改做什么了,在有生之年,林元亦选择了从军。

一个老人,走路都在颤巍巍,不断的咳嗽,来到征兵处,一个兵官看着林元亦说“老人家,我知道你想要捍卫自己的国家,可是你上了战场除了送死还能做什么呢,回去吧,年轻人会保卫好自己的国家。”

林元亦虽然生命之能干枯,但他还是一个武者,虽然修为近乎废,不过远比凡人要厉害,他抬脚剁碎了一块大石,周围的士兵纷纷动容,最后林元亦顺利的进入兵营。

从此华宇国的战场上出现了一个老兵,老兵每次冲锋陷阵都是在最前方,虽然苍老无比,咳嗽不止,可他却从未退后过半步。

大大小小的战役,林元亦经历了很多场,他杀死了很多的敌人,更在一次他救了一个万夫长。

林元亦越来越苍老,咳嗽时已经直不起腰了,周围士兵非常不忍心,每次在林元亦冲向前时,都会跟上十几个士兵去保护他,万夫长更是给了林元亦一个百夫长的官职,按照他的军功足够取得百夫长了。

林元亦的军功越来越多,被升为了千夫长,他是一个加强的千夫长,统领两千号人,这是拿命去换来的,虽是修者,但现在林元亦可以发挥的修为不过在武道之境,林元亦是一个战士,他要让自己的宿命战死沙场,战死是他最好的归宿,可是现在林元亦却无法如愿,每一次的冲锋身边都会聚集着不下百人,平时没有架子,打仗冲在最前端,他手下的士兵对林元亦只有敬重,林元亦看出了士兵的好意,这样下去只会连累更多的人牺牲,林元亦无奈坐镇指挥。也许就算没有战死沙场,不过为自己的国家做出贡献也能够令林元亦欣慰。

“报告千夫长,前方深林,是否前进。”一个士兵冲进大帐,半跪在地,看着林元亦说。

“有林误入,天色不早,安营扎寨,明日前进。”林元亦一挥手,两千士兵支起了帐篷。

林元亦取出地图,对着身边的谋士道“前方有两个地点定有伏兵,你看前方,是一片深林,如果埋伏在左右两侧,我们一旦深入,定会被合围,到那时我们作为先头部队就会被吃掉,即便冲过了深林,继续前行时,前方的地形呈葫芦状,进入葫芦嘴,一旦后路被劫,那么当真是有进无回啊。”

谋士看着地图“千夫长,我们可以采取火攻,放火烧林,逼敌后撤,我方定能全胜。”

“不可,此地刮得是东南风,一旦火势蔓延,我们的先头部队恐怕就遭殃了,谋略重要,同样也要看天时啊。”林元亦摇头否定。

“是我考虑不周,千夫长的意思呢?”

林元亦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道“等,我们所面对的都是小虾米,现在大战就在前方,攻过此地才是真正的较量,我们的两千多人是起不了作用的,哎!当初如果在敌国入侵之时加重兵力守住葫芦谷,那么现在的大战也不会这么艰难,敌国攻打葫芦谷时,从大局来看,葫芦尾面对敌国,易攻难守,统帅果断放弃了此地,现在想要收复此地却变成了易守难攻。”

谋士连连点头道“千夫长所言极是,如果是您统帅大军,如何攻下这葫芦谷?”

林元亦放下茶杯道“前方有深林,后方为葫芦藤,难啊,即便是攻下此地也会损失惨重,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深林之中定有伏兵,待到我军进入葫芦谷之后,他们两侧迂回包抄,断掉前路与后路,到那时将是惨败啊,希望大帅不会下如此愚蠢的决定。”

第二日午时,大部队赶到了此地,右路将军帐下,一个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着林元亦问“为何不前进,你们一路上势如破竹,仅仅两千余士兵就大破敌军,正是士气大震,应该一鼓作气。”

林元亦指着地图说“我率领两千余士兵一路虽然连连告捷,但真实情况却是虽夺回失地,但不过杀死对方三百人左右,将军难道看不出这是一个陷阱,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敌人已经接到命令撤退,退守葫芦谷,诱我前进,好一举吃掉先头部队,虽打胜仗,却未伤敌,何谈胜,真正的大战就在这儿。”林元亦伸手一指葫芦谷。

右路将军道“我看你是胆怯了吧,敌方一路打入我国,劳师动众,早已劳民伤财,现在我们国家组织反击,一路上就此地收回失地最顺畅,想必对方的将领乃是无能之人,我们正该一鼓作气,收复失地。”

“将军三思,此地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陷阱。”林元亦一抱拳道。

“哼!胆小怕事,即便是陷阱又如何,我右路八万大军足以踏平一切。”一个万夫长站了出来,争辩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