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封洪战道

第一百八十五章 诗的境界

封洪战道 13813272 1883 2011-12-27 12:17:59

  冰封魂点了点头,满意的道“这才对嘛,如此才能让我尽兴。”

冷家的拼命绝学中,有一种类似于七伤拳的心法,伤敌先伤己,更是伤敌七分,自损三分,如此在短暂时间内提升的修为,绝对要超越他现在的境界。

“来吧……”冷无情大喊。

强盛三倍的劲力自冷无情体内爆发而出,但这足以毁灭初入开衡之境修者的一掌,没有打出去,而是拍在了自己的身上。

“噗”

冷无情再次连吐了三大口血。

他已打定主意,不再选择无谓的试探。

而是一击拼命。

这已经不是二人决斗的问题,更关乎这全家人的性命。

成败在此一举。

第一次,冰封魂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他看出了冷无情现在是个极为危险的人物,收起了往日的不在乎。

漫天的光华与灿烂的神影,冷无情打出了最为惨烈的一击。

“轰”“轰”“轰”……

最强的一击对上了冰封魂。

冷无情直直飞了出去,当他在最后一刻看到冰封魂时,双眼暗淡了下来。

“无情……”冷家家主惨叫道。

冰封魂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多少年了,在同辈中,第一次被人伤到。

冷无情。

是个人物。”

擦干嘴角的血迹,冰封魂看着冷家家主怀中的男人,走上前去,以内力试探了下他的伤势,微微一笑道“没有生命危险,我们走吧。”

这是什么意思,放过冷家,因为冷无情的拼命,他放过了整个冷家。

下一站,是哪里?

这是所有关注的问题,冷家躲过了此劫,只因为家族中出了一个冷无情,而自己家族呢,又拿什么去抗衡呢?也不是没有人想过,联合众多势力一同对抗,对最后被否认了,别忘了这还仅仅是冰谷的少主出世,就可轻易的灭掉整个沈家,其家族中定然还有更为强大的实力,就算是联盟,又有什么用呢?

军中生涯,林元亦初次与温正平展开了较量。

此次是二人有意为之,意在试探对方的深浅。

兵葬谷,双方各领十万大军,展开了斗智斗勇。

约占双方,每人三万骑兵,七万步兵。

平原之上,如何能够看出谁强谁弱?

温正平摆开了五万人马的大阵,此阵名为五星封神阵,顾名思义,金,木,水,火,土五行,五个门,看似一样,实则不然,此阵更是从未现于世上。

温正平端坐在摇椅之上,神色高深莫测。

道“你可识得此阵?”

林元亦手拿羽扇,一派料敌与先。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自认为有大将之风,洋洋自得。

殊不知样子那是骚包至极。

哈哈一笑道“原来是封虫阵啊,很不凑巧,我学过此阵。”

温正平大吃一惊,但还是镇定自若,因为此阵已经被自己改良,若是按照原本的破阵之法,那是万万行不通的。

林元亦的左边,有一彪型大汗坐在健硕的大马背上,足比常人高上两头不止,腰如水桶,威风凛凛,当真是巨无霸。

华宇国第一猛将。

玉开山。

露出思考的神色,在这一刻如同一个文人一般无二。

这样的神情在任何人脸上出现都没什么,可在这如同蛮兽一般的大块头身上出现,却是有说不出的别扭。

林元亦看到后强忍住大笑,道“我说大块头,你可是看出了什么?”

玉开山有模有样的说“将军,我看到了阵法之中步步危机,充满杀局。”

“……”

“这你都看出来了,那你可知道破阵之道?”

玉开山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容我再想想。”

军师看大块头卖弄文采,心生好笑,问道“不知你识得几字,会写名字否?”

玉开山当时就不乐意了“俺可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俺爷爷当初还考上了探花呢,你这牛鼻子竟敢嘲笑俺。”

军师对于玉开山的话语并没有放在心上,挖苦道“那你怎么证明自己是个文人呢?”

玉开山刚欲出言反驳,却是无话可说,一急之下说道“俺会作诗。”

“哈哈……”

众人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有些人直接趴倒在地上。

林元亦脸上抽筋,大字不识的玉开山居然要作诗,这个愣头青。

“那你就作一首给大伙听听。”

“对对,作一首。”

大伙起哄道。

玉开山下马之后,

一会儿抬头看天,一会儿低头看地,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军师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玉大文人,你倒是作一首啊。”

“老子……老子在寻找灵感。”

这时玉开山一拍脑袋,大笑道“有了。”

周围人唯恐天下不乱,急忙说道“可是作出来了?”

“不错,且看我的文采,堵住那牛鼻子的嘴。”

军师笑眯眯的说“我洗耳恭听。”

玉开山战袍一挥,哈哈大笑。

长声道“老子背靠黄白山。”

“扑通”

众人直接倒在了地上,直不起腰来。

玉开山洋洋自得,缓缓道出了第二句“将军文采定叛乱。”

“流沙狗贼妄自大。”

“屁滚尿流全滚蛋。”

吟完这首诗,周围能够站起来的人没有几个,全部倒在了地上。

可怜的玉开山还在哪里自鸣得意,对于自己的诗非常满意,越念越是顺嘴。

军师实在是忍不住了,笑翻在了地上。

玉开山哈哈大笑道“现在知道我的文采了吧,这首诗不仅押韵十足,更是那个什么人口。”

其实玉开山是想说脍炙人口的,可是那两个字被自己给忘了。

“好诗,好诗啊……”军师捂着肚子说道。

(嘿嘿,自己作诗真不容易,真不知道李白、杜甫是怎么流传下这么多诗的,佩服诗人,五体投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