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我们在一起

各奔东西

如果我们在一起 猫小荷 3584 2013-04-27 10:51:36

  往事如风……十月的N大校园里有着清甜的栀子与桂花的香味,这所位于N市的百年老校随处可见高大的乔木和大片嫩绿松软的草坪……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多,很多学生正陆陆续续的从不同的教学楼出来开始涌向食堂。中午的阳光十分的明媚,当凌潇上完国际金融学从爬满了深绿稠密爬山虎的老教学楼出来时,路上的学生已经不太多了。她径直走到教学楼旁的车棚推出自己的自行车,闻着栀子的香味,慢慢的推着它向宿舍走去。

如今凌潇已经在距离S省五百多公里的N大度过了一年多的时光。戈晓和管旭都留在了S市在S大上学,一个攻读建筑,另一个攻读通信编程,也算不错。而查宇薇最后填报了Y省师范大学的英语系。

当年高考凌潇发挥的还是十分不错,是S省的第37位,凌爸爸和凌妈妈都十分高兴。本来这么好的成绩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觉得凌潇肯定选择上全国排名第一的B大无疑,但是结果凌潇却选择了N大。凌爸爸凌妈妈知道女儿有自己的想法,再说N大虽然比不上B大,却也是全国排名前三的一流大学了,于是也便勉强同意了。

在成绩出来的第二天晚上,戈晓就给凌潇打了电话,她说自己排在全省第153名,要上B大肯定有些勉强,更别说到时候想选好点的专业了。“潇潇啊,到时候你在B大念书,我们俩还有宇薇就真的是各奔东西了……你知道吗?宇薇这次考得很不好,才过Y省一本线十分……虽然对于Y省的学生全国各大高校都有相关的优惠政策,但是你知道Y省的教学质量水平的,高三最重要的半年宇薇却在那儿冲刺!唉,难为她妈妈让她转Y省的户口,以为她在那儿考更有优势些呢,这回总算看清了吧:人算果真是不如天算的。以前宇薇虽然在省中文科学生中不是最顶尖的,但是从来也没在年级50名以后的……潇潇,你一定不知道,省中高三(3)班这次高考的省排名是有史以来最差的,咱们这帮人可算是“留名青史”了。唉,还有呢,听说大叔这次好像也没发挥好……”

“你说管旭?”

“嗯,模拟的时候大叔可得瑟呢,钱老师都说进B大基本是肯定了的。现在呢,才排在全省120名。大叔的目标我们大家耳熟能详——B大计算机系的通信编程专业,可是现在他的成绩根本上不了的……大家都说依大叔执着的性子,复读基本无疑……”

那晚的戈晓絮絮叨叨的将全班所有人的情况都跟凌潇汇报分析了一遍,甚至还把在高二就被B大工商管理专业提前录取的孙可卓的情况都说的清清楚楚……除了杜景珂。

“潇潇,你知道杜景珂高考前天出车祸没有参加高考吗?真是太可惜了!以他的能力水平,进B大根本就如探囊取物一样嘛。听说他已经搬离了S市,不过谁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凌潇想起了那天管旭对她说的杜景珂最后的消息:高考最后一天的下午杜景珂的母亲来到省中替杜景珂收拾物品,正好碰上开完会出来的钱老师,俩人一交谈,钱老师这才知道杜景珂在高考前一天晚上出了车祸,所以错过了高考,现在还在住院中。于是凌潇第二天就特意去杜景珂家想了解一下他现在的情况,可是到了门口敲门没有人应,等了好久也没有人回来最后凌潇只好回家……如此过了一个礼拜,期间凌潇询问过很多杜景珂以前的好哥们,包括已经在B大的孙可卓,可是没有人知道杜景珂现在的状况,当然,凌潇也打过电话,但总是无人接听,上过QQ,MSN,可是杜景珂的头像永远是灰色的,并且所有询问他安好的短信也都石沉大海……凌潇觉得自己第一次这样的心疼着急,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害怕遍布全身……原来找不到一个自己深爱的人的感觉就像被人扼住了喉咙,脑海缺氧而无法思考,胸腔里也难受的透不过气来……

一直到一星期后,凌潇再次走到杜景珂家门口的时候远远看到一辆搬家公司的车子,心一紧马上跑上前去……一问周围的邻居才知道原来的杜景珂的爸爸在一个月前因为癌症晚期死了,后来他妈妈就带着他搬走了,而他们是新搬来的住户。

此时凌潇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两个月前杜景珂会那么落寞的坐在省中操场的司令台旁,那个时候他应该刚刚听说父亲胃癌晚期的事吧?

可是她当时却什么都不知道的只跟他说一些自己的陈年往事……

他是真的离开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凌潇知道,从此自己算是和杜景珂真真正正失去了联系。

凌潇有时候会反问自己:如果在自己意识到已经爱上了杜景珂,并且他的身边还没有任何人的时候能够鼓起勇气把所有的心里话都告诉他,那么是不是在他经历那些伤痛的时候自己可以有资格陪在他的身边?那么也许他就不会这样把自己藏起来再也不让人找到了……

“潇潇,你在听吗?”

“……嗯,他是搬家了……但我觉得他是有自己的想法和决定的。”

“哼,狗屁!反正我就是觉得这样的行为是完全的不负责任。枉我当初还那么羡慕查宇薇能找到像杜景珂这样帅气又有气质,能力成绩样样棒的男朋友呢。不过现在看来,宇薇一年前跟他分手是完全分对了的——这样的人绝对靠不住!”

是啊,凌潇突然忘了还有查宇薇——那个唯一的走进过杜景珂心里的人。

可是,对于凌潇来说这些曾经的顾忌现在都无关紧要了……

“好了啦,别再发挥你的毒舌功了……戈晓,你知道吗?其实我相信杜景珂……”

“……潇潇,你是不是……”

“……是。”

然后是双方默契的短暂沉默。

“杜景珂和宇薇在一起过……”

“我知道。”

戈晓轻叹了口气继而问道:“潇潇,能告诉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

“这已经不重要了。戈晓,你知道吗,从高考的最后一天开始我就决定了,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他身边没有人,只要他需要我,我就会一直在那里等他。”

“潇潇……你真的都想好了?想清楚了?”

“嗯。”

“好。只要你别后悔……你说有你这么傻的吗?以前杜景珂炙手可热,人人哄抢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带上冲锋枪对着那群花痴一阵扫射,然后压着人家当你压寨夫婿啊!现在呢,鬼知道杜景珂现在高考没考,最后还不负责的消失……除了傻瓜,现在谁还会说“我会一直在那里等他”这种话!”

戈晓一口气说完,还带些微的喘气,一听就是说的太急的缘故,凌潇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戈晓只能叹口气,然后继续说道:“不说那个了。既然成绩已经出来,那我们填好志愿就一起去Y省找查宇薇那家伙吧,痛痛快快的来一次毕业旅行。”

“好,你说了算。”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喜欢杜景珂,分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凌潇十岁那年跟爸妈在N市生活并进入了当地的一所小学读三年级,她就在那所学校读了两个月便又转学去了别的市里。但就是在那儿,凌潇第一次遇见杜景珂……要说凌潇对当时杜景珂的记忆,归结起来就是四样东西——语文课,“我的母亲”,逆光中落寞的神情,还有小槐树。当时语文老师将昨天布置的名为“我的母亲”的作文堆放在讲台上,正在一本本的点评,好的便读出来让大家一起学习,不好的便指出让大家都引以为戒。这是所有小学老师惯用的手法,而基本上被表扬的同学的反应都是高兴的不得了,自豪地不得了,因为那是那个年龄的孩子的世界观中很大很大的荣誉。

但是整个教室中只有两个人的反应与其他人不同——凌潇和杜景珂。

语文老师特别夸赞杜景珂的文章是全班最好的,甚至不输给那些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什么全文有血有肉,情感丰富,文辞优美,细节描写特别生动之类的。一评论完便开始读了起来。

当时全班所有的学生都屏住呼吸注视着讲台上读的抑扬顿挫的语文老师,那些神情有不屑也有羡慕。而只有凌潇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在她后一排隔着过道,趴在课桌上低着头神情落寞的杜景珂。她能看出来那个叫杜景珂的很不高兴老师将他的作文读出来……凌潇突然觉得其实这样的杜景珂和自己一样,他们都是早熟的孩子,将自己的心房封闭起来,而里面深藏着只有自己知晓的秘密和自己深沉的不敢展于人前的呼喊……他们都受过伤害,所以他们都竭尽全力的想保护自己,而先决条件就是将自己的那些脆弱掩藏起来。但是就像缩在壳中的蜗牛,杜景珂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如此的微不足道,语文老师轻易的就可以将其踩得粉碎。

那的确是凌潇听过的伤心地故事中的一个:杜景珂的爸爸是N大的德语教授,他的亲生母亲是在杜景珂六岁的时候死于车祸的……后来的发展就是继母的出现,然后开始将母亲曾经存在的痕迹一点一点的抹掉。他说三年了,新来的妈妈真的很细心的照顾着他和爸爸,她是个好妻子好母亲,他很感激她……他喊她“妈妈”,帮她做家务,他们一家会一起出去玩,拍很多全家福,每天“妈妈”都送他上下学,参加家长会……但是他的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心里老是记挂着N大教职工宿舍门口他和死去妈妈一起种下的树……他说,他知道自己在心里祭奠着某些东西,怕时间将一切都冲刷掉了,他说:“妈妈肯定最不想看到的便是我忘了她。”……文章最后的最后,杜景珂说:“我最开心的生活,就是在N大教职工宿舍了……我记得门前有一棵刻着“妈妈”的小槐树。”

就这样,凌潇一直看着逆光中那抹身影,听完了整个故事……

很奇怪,她突然觉得原来世上还是有一个人跟自己一样过着空洞的生活,却一直伪装着开心快乐;原来世界上还是可以有一个人可以听懂自己的“空洞”……她想:我想给杜景珂讲一讲我的故事……

也许寂寞也是可以分享的……你品尝我的寂寞,我品尝你的寂寞,那么是不是入口的不是自己的寂寞就不会再那么苦涩了呢……

记忆就是因为深刻,所以才难忘。

谁都不曾知道,这样的有着落寞表情的杜景珂在凌潇的记忆中存活了六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