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我们在一起

Leni

如果我们在一起 猫小荷 3674 2013-04-27 10:51:36

  凌潇知道要修双学位就要比一般的学生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那么就像她答应过的,一定会好好的走下去。除此之外,凌潇还疯狂的学起了德语。在大学当大多数的学生忙着社团,忙着旅行,忙着恋爱,忙着打工的时候,凌潇基本上将所有的空闲时间花在跟Leni学习德语口语和园艺上,当然,前者是自愿的后者是被逼的,原因就是Leni承诺照顾整个外国留学生宿舍里的花和树,而一个人又忙不过来所以就把凌潇拉下水了。

Leni是德国人今年39岁,本身在德国是有10年教龄的大学老师,3年前来中国在N大开始学习园艺,其实实打实算,凌潇跟她认识不过一年。LENI住在N大的外国留学生大院,跟凌潇的宿舍不属于一个校区。国外留学生大院其实是以前N大的教职工宿舍改建过来的,那时候凌潇刚来N大一个月不到就总是骑着自行车穿过本部的教学楼,过三条街和一条河,来到与当地居民房紧挨着的N大的东校区的国外留学生宿舍去寻找一棵槐树,但是因为那儿是老校区,树木十分多又异常茂盛,尽管凌潇根据所有槐树的外形特征和20年的树龄又整整花了2个星期去寻找,最后找到了分布各处的35棵槐树,但是没有一棵的树上刻着“妈妈”两个字……凌潇想,也许那棵槐树在改建时被移植走了,也许那两个字就在这些槐树的某棵上面,只是已经隐藏到凌潇再也找不到的地方了……凌潇抬起头望着头顶浓厚的绿树荫,夏末午后的阳光正好透过树叶斑斑点点洒落在凌潇的脸上,眼睛被照得很酸,凌潇突然有点想哭……

杜景珂,也许从此我们就真的像两条交叉过后的直线,只会越走越远了。尽管我终于鼓起勇气决心奔跑到你的身边但是再找不准方向了,因为所有我知道的与你有关的地方我都去过了不止一遍却还是找不到你。你在哪里?你过得好不好……

凌潇颓然的坐在槐树旁的草坪上,双手抱紧膝盖并将脸埋进去,突然就哭了起来……

凌潇一直很坚强,从小她就告诉自己,眼泪毫无价值,它唤不回沉浸在创业中的父亲和忙着赚生活费的母亲回家……但是人生总有崩溃的时候,总有你什么都不想考虑只想大哭一场的时候……当你充满迷惘和绝望的时候。

杜景珂,你说过你会好好走你人生的路的。所以无论是高考的缺席还是敬爱的父亲的离世都一定不会摧毁你的对不对?我不知道你需不需要我在你身边,即使不需要,也请你告诉我们这些一直关心你的朋友们你现在在哪里好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么的害怕吗?我好怕真的一辈子都找不到你了……那我该怎么办?我还没有对你说我埋藏了那么久的话……你,在那里?

凌潇感觉自己就像走在大雾迷蒙的森林里,没有一丝光亮,也辨不清该走的方向,只能让绝望的感觉慢慢的侵蚀着全身……就在凌潇哭的昏天黑地的时候,LENI已经从在3楼观望到走到她面前了。

其实,LENI已经观察了凌潇整整2个星期了,当凌潇第一天来寻找那棵槐树的时候,LENI正在卧室写这个星期的观察报告,正好看向窗外的时候看到一个奇怪的女孩子左手拿着透明胶带右手在不断的抚摸一棵槐树,从下到上很仔细的在槐树的树干上寻找什么,不一会儿又将透明胶带绕了一圈在树干上然后走向了另一棵槐树……LENI这样看着凌潇从这棵树到那棵树又从那棵树转到另一棵树,如此一个下午过后才走,然后第二天第三天一直持续这个样子过了2个星期。LENI以为这是哪里来的槐树的狂爱份子,她自己也算是热爱园艺搞园艺的呢,可是也没她那种看一种树看两个星期的劲头,但是LENI就是喜欢怪异的人类份子,这个中国小姑娘倒很和她的胃口。于是今天看到抱腿坐在那儿很沮丧一点也不同往日的女孩,LENI控制不住就下楼来了。

**************************************************************************************************

“你怎么了?”LENI用不算很标准的普通话询问道。

凌潇听到有人对她说话,便反射似的抬起头来,LENI看到那个女孩双眼通红,脸颊上还挂着泪珠,鼻子也通红通红的,觉得有趣便细细打量起凌潇来,然后认真地说道:

“你不是把这儿的槐树都找完了才哭的吧?但是哭了也没用,这儿就这些了,要不你去别处找找看?”

凌潇听了这句突然笑了一下,是啊,哭久了还真累呢。

她马上站起身用手抹了抹眼泪,吸了吸鼻涕,在感受着久坐后双脚的麻木中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外国女人……她很高,高了凌潇半个头多,年纪约莫有30多岁,有着深灰色的眼睛和棕色的自然卷的短发,穿黑色针织长裙,涂着深红色的口红,是个很有风情的外国美女。凌潇对着她再笑了笑,然后毫不羞涩的将抹过眼泪鼻涕右手向她伸了出来。

“你好,我叫凌潇。”

LENI也看着凌潇,然后挑了挑眉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你好,我叫LENI。”

后来LENI跟凌潇就这样越来越熟了。当凌潇知道LENI是德国人还曾经当过教师时,就死活求着LENI帮她练习德语口语,尽管她可以应付所有德语发音,单词和语法,但是没有实地对话的情境就一点真正学语言的感觉都没有,所以认识一个德国人对于学德语的中国人很重要,所以尽管相遇时LENI看到凌潇那么狼狈的模样,但凌潇还是觉得认识LENI是她的幸运。

“潇潇,你可真是个大麻烦。”

“LENI,我们是朋友,中国有俗话说为朋友两肋插刀,上到山下油锅都在所不惜。现在我只不过是要你和我用德语交谈罢了,应该不为难你的,嘻嘻。”

“可是潇潇,要知道你的德语口语水平顶多算是中级的水平,跟你用德语交谈还是有点吃力的。”

“就是因为口语不行才找你帮忙的呀。LENI你要相信我天才般的学习能力,不过半年我就可以将德语自学成这个水平,所以相信我,不久我就可以和你流畅的交谈了。帮帮我呗。”

“……好吧,就为你这个朋友插一次刀,不过记得可要手下留情一点。”

“当然啦,谢谢你LENI。”

“对了,你为什么会想学德语?打算毕业后去德国留学?”

凌潇听到这个问题,稍稍怔了一下,眼睛的焦距开始涣散,视线仿佛投向很远的地方。

“是啊,会去德国,但不一定去留学,也许是去旅游,也许去当交换生,一切都还未真正确定。”

“不错,德国真的很美。夏季,当大片的蓝紫色的矢车菊开满了草地和玉米地,那真的是最令人难忘的风景……但是德国一到冬天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每天早起还要铲雪,衣服总是用烘干机烘干的,没有一丝阳光的味道,也再没有小动物快乐的跑过修剪整齐的草坪……所以我总是觉得这样的冬天太难捱了,到处都是死寂寂的。但是来N市三年没有看到一片雪花却又怀念起德国那样冰冷的冬天了……真有点想回去看看。”

“嗯,那就回去看看。看看矢车菊,看看父母,再看完雪花,然后再次厌烦的逃到这儿来,我会在这儿等着你的。”

LENI看着凌潇坐在沙发上轻抚着一旁矢车菊的花瓣微微的笑着,突然觉得自己的感伤有点莫名奇妙了。

“潇潇,愿不愿意帮我个忙?”

“你说。”

“帮我一起照顾外国留学生大院里的树木和草坪。”

“这难道不是有专门的人护理的吗?怎么会是你去做?”

“谁叫我们在N大读园艺呢,这就叫资源最有效利用。我们园艺专业现在有6个大三外国留学生,正好一人一天。我年纪大了一个人干一天很累,所以你来和我一起干吧,而且我看你应该很喜欢这里的槐树,所以对你来说这次也是个好机会。”

凌潇听后面无表情的转头看了看外面茂密的树木,俨然是一个小树林,心里在暗暗想LENI一定早就计划好了,怪不得刚才答应的那么爽快,不过,她说的也对,我不想放弃所有可能找到他的线索,我不能傻傻的就等着。

也许那棵他珍爱的包含着童年幸福生活的槐树还在……也许已经不在了,但又也许他还会回来看看这里,因为人的一生最难放下的就是回忆和遗憾。杜景珂,你一定会回来的吧……

“好,我答应。”

*******************************************************************************

晚上六点差四分钟的时候,凌潇走在通往三楼LENI的住处的楼梯上,夕阳刚落山,楼道里的光线比外面还要暗上许多。她刚走到三楼看到LENI房门开着,一个肤色雪白头发绑起的外国中年女郎双手抱胸睁着深灰色的眼睛微笑着看着她。

“潇潇,我们出去吃火锅吧,我已经6个小时多没进食了。”此时那个女郎撅起红唇揉了几下肚子然后委屈的说道。

凌潇一听,立马一个白眼向她飞过去。

“LENI大姐,我刚刚吃过,你要请我吃饭早点发信息告诉我嘛。现在我什么都吃不下,真的,我刚刚吃的好饱。”

“不管,就算你不吃也要陪我去吃。走,吃火锅去。”

于是刚刚才上楼的凌潇还没踏进门就被LENI拖出去了,两人一起骑着自行车去了位于N市市中心那家常去的火锅店。因为今天是星期五,有很多很多来自N市各个大学的学生来到市中心逛街和吃饭,当他们到的时候正值晚饭时间,所以这家火锅店里聚集了很多的人。

“潇潇,你看,我就说吃火锅是看气氛和味道的,所以即使天气热还是有很多人。”

“是啊,更何况现在是大部分中国人的进食时间。但是夏天吃火锅容易上火,像你这种一星期起码吃个两次的人当然更要当心了。”

“好啦,大不了一会再和你去吃点降火的东西。快找位子吧,我饿死了。”

“唉,你这个一碰上火锅就返老还童的吃货。”

凌潇无奈的跟着因为火锅疯狂的LENI,找到了位于小角落的最后的位子,但因为离空调很远,两人又是骑车过来的,所以都热得流了不少汗。LENI此时脱了雪纺衬衫,只穿着一件黑色蕾丝吊带衫,再配上这个德国女郎雪白的肌肤,灰色的眼睛,红色的双唇显得尤为性感,别有一番异国情调,凌潇看着这样的LENI被她身上自然流露的成熟优雅,性感又带点小孩子气的气质吸引了.当然,被这个性感的德国女郎吸引住的还有整个火锅店的人,大概在中国,只要是个外国人,不是黄皮肤和黑眼睛的都会被人观察上那么一阵子。

LENI,你还真是吃个火锅都高调啊。凌潇用桌上的纸巾擦了下汗,心里无奈的想到。

“对面的性感美女,点菜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