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九忍无可忍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1481 2010-06-01 10:24:20

  

眼前这个女人,头发已经半散,外衣松散地落到半腰际,一大片酥胸和雪白的手臂都暴露在空气之中。女人媚眼如丝,正剥了一颗葡萄递到男人的嘴里,男人含着笑用口接过来,顺便含了女人的纤纤手指,轻轻地“啵”了一下,女人掩口“呵呵”地娇笑:“坏死了。”

赵天的脸红得如此熟透的虾子,本来想找女人算帐的心已经慌乱得不受自己控制,倒好像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一般,她就想不明白了:这种事,怎么能够在别人的面前发生呢?她只好小心地控制自己的视线,让它们盯着地板;可是她却不能堵住自己的耳朵,那些撩人的声音无孔不入……

“爷,人已经带来了。”给赵天梳洗的美人双手绞在一起,恨恨地打断了这一对男女的欢愉。男人缓缓地从女人丰饶的身体上抬起头来,不顾女人的拉扯,迈开长腿,几步来到了赵天面前。

周围的空气顿时稀薄了,赵天觉得无形的压力让她难以承受。

“抬起头来。”男人冷冷地开口。

赵天实在不想,可是现在的情形只怕是由不得她了。她缓缓地抬起头,望了一眼男人,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非礼”的场面,眼睛赶紧转了开去,这种好色之徒,别污了我的眼——赵天气愤地想。

男人在她的脸上扫过一眼,顿时一张俊脸变成黑色,恰如他所穿的衣服。

“雨水,是你帮她装扮的吗?”男人微笑着问,声音低沉而温和。

赵天看了他一眼,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把这么好听的声音与刚才看到的劲爆场面中的男主角联系在一起。“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么美好的东西。”赵天白了那人一眼,想到了“暴殄天物”一词。

男人挑眉盯着赵天看了一会儿,薄唇一抿,淡淡道:“真丑。”

雨水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爷饶命,请爷再给雨水一次机会……”

“机会?不是刚才给你了吗?你知道,我可是不爱看丑女人的。”男人已经回到了软蹋之上,在女人的胸脯上又掐了一把。

“爷再给一次机会……”雨水的头重重地嗑在地上,都流出血来了。

赵天看了,心里那个爽啊:“报应吧,报应!再磕重点,磕重点,再多流点血,看你凶,看你还凶到什么时候……”

赵天早已不记得刚才看到了让人难堪的一幕,现在她眼中的那个男人,就是公平正义的化身,她真恨不得跳起来,大声喊道:“继续,继续!”

男人的眼睛其实始终盯着赵天,看到赵天那兴奋的眼神,那丰富的表情,他也不由得微微笑了笑。

“来人啦,把雨水拖出去,砍了她的双手。”男人仍旧只是淡淡的说道,好像在说“要吃饭了”一样随意。

赵天差点被自己来不及收回的雀跃的心情给噎住,这个人,是魔鬼吧,一双手怎么能说砍就砍,这又不是儿戏。

雨水听了男人的话,已经晕倒。

“等……等……等一下……”赵天怯怯地开口。

“哦,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手很重要的……”

“我知道。”

“砍手会很疼的……”

“我知道。”

“砍了手会生不如死……”

“当然。”

“她长得那么美……”

“是啊。”

“她是你的姬妾……”

“是啊。”

天啦,这该死的男人。

赵天真是忍无可忍,大声嚷道:“那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人的双手砍下来呢?”她现在是火冒三丈,烧得她的头脑没有想到自己的处境及地位。

大厅里一片死寂。就连原本躺着的软若无骨的女人,也赶紧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悄悄地退到厅的那一边。

赵天狐疑地四下一望,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她,她鼓起勇气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男人面无表情也正看着她。

“镇定,镇定……”赵天拼命给自己打气,可是她双腿发软,全身无力,沉重的压迫感又一次使她不能呼吸。

男人盯着她看了好一阵,才懒洋洋地开口:“你以为,你有资格为她求情吗?”

是啊,她自身难保,有什么资格替别人求情么?

赵天狠狠地鄙夷自己:你以为你还在家里么?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