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十 满身青紫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1749 2010-06-01 10:24:20

  



“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什么要因为你坏了我院里的规矩?”男人盯着赵天的眼神始终看不出情绪。

反正事已至此,不可挽回,赵天索性对上了他的眼睛:“规矩既然是人定的,就可以改。”还有一句话,她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说出来,那句话是“除非你不是人”。

“规矩是我定的,她们都是我的人,我为什么要改?你又不是我的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男人笑得一副流氓样。

赵天望着那张欠揍的脸,想象在他脸上印上一个巴掌印的痛快。

男人抬起头来,吩咐道:“来人,把雨水拖下去。”

魔鬼,绝对是魔鬼!

男人对着厅里的人扫了一圈,淡淡道:“最好是听清楚本公子说的话,照着去做,你们就都是我的宝贝。”

“喏。”一群莺莺燕燕齐声回答。赵天听不出她们的感情,也已经没有兴趣去研究那个叫做雨水的打了她一个巴掌的或许深深爱着那个狠心男人的可怜女人。现在,那个变态,会怎么对付自己呢?赵天不禁打了个寒颤。

“春分,秋分,现在你们去把这个女人重新弄干净了。”说完,男人回转身,嬉笑扑到先前那个美人的身边,一口一个心肝宝贝的乱叫,双手上下左右,把十八般武艺都使了出来。

被春风和秋风又鼓捣了一阵,已是暮色沉沉。赵天被带到了一个华丽的房间里,她大半天没有吃东西,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可是却没有人给她送点吃的来。

她又累得慌,可是不敢睡,生怕自己睡着了,会有人冲进来——其实,她也知道,若果真有人冲进来,她又能如何呢?她也想施展轻功跑出去,可是不知道服了什么东西,竟是一点内力也使不出来。当然,她又心存侥幸,想着那个可恶的男人已经那啥了,或许他不会对自己怎样了吧。

赵天心里一团乱麻,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肚子越发饿了。

毫无预兆的,房门被一脚踢开。赵天瑟瑟发抖,节节后退;男人意气洋洋,步步进逼。

退无可退,赵天的后背已经碰到了冰冷的墙壁。

“我……还没有……满十三。”赵天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用好像不属于自己的声音说。

“我更喜欢。”男人邪魅地一笑,双手扣住赵天的肩膀。

一声凄厉的叫声从赵天的口中传了出来,男人挥了挥手:“太吵了。”说罢一张脸与赵天越来越近。

赵天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头一偏,男人的嘴唇湿湿地落在赵天的耳边,赵天觉得一阵恶心,用力反抗,拳打脚踢。

就在挣扎之时,赵天雪白的脖子上,露出了一个青紫的痕迹。男人没有想到,愣住了,不可置信地问:“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

男人狠狠一推,赵天被摔到墙上,五脏六腑都快挤成了一块饼。她还没有从疼痛中回过神来,男人双手扯着衣领一撕,上衣就已经碎成了两半,落在地上。

赵天傻了,感受着空气的清凉,不知所以。

在烛光中闪耀着迷人光泽的雪白肌肤,却长着许多青紫的瘀痕,显得狰狞恐怖。男人再用力一扯,赵天上身最后的抹胸也被扯掉了。赵天一声惊叫,赶紧用双手环住胸前。

整个身体全都是这不规则的青紫!男人把赵天扳过来,就连后背都是!

这绝对不是与人欢好后留下的痕迹。

看着男人不可置信的表情,赵天才忽然想起自己沐浴时的杰作,趁此蹲下身去,嘤嘤地哭了出来。

“说,怎么回事。”男人的声音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只有一片冰冷。

赵天调整了情绪,使自己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发抖——她根本就不用装,在这种情况下,她浑身都在发抖,她只是要调整一下情绪,使自己还能够说出话来。

“大哥,其实我已经十八岁了。”她抬头望了男人一眼。

男人竟然笑了:“就你这样,十八岁?”

赵天赶紧又垂下头,泫然欲泣:“只是小时候中了一种毒,这身体就再也长不大了。”

“我爹娘访遍了天下名医,都治不好这奇怪的病。我不想拖累他们,就悄悄地离家出走。反正我也活不长了……”

赵天偷偷地用眼神去瞟男人,那人面无表情,赵天觉得还应该下点猛药。

“大哥,我娘说,我娘说……”她欲言又止。

“嗯?”

“我娘说,这种病毒可能通过……通过……传给男人,也会传给小孩,所以,我既不能嫁人,也不能生孩子……”

男人赶紧退后一步,又通后一步。

“爷,你要了我吧,我不想就这样死去!”赵天闭了眼,红着脸喊出了声。幸好是晚上啊。

赵天看着那人急急退出房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全身就没有了一点力气。

忽然想到危险还没过去,而她上身未着片缕,她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快速来到床边,扯过薄被,把自己裹了起来,裹得严严实实。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