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二十一 静女其姝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1606 2010-06-01 10:24:20

  赵夭夭的日子真是好过得很,早上睁开眼睛,澹台紫玉已经出去了;晚上闭上眼睛,澹台紫玉还没有回来。倒是青蛇,好像变成了她的身侍卫,给她端水送饭。几天下来,赵夭夭觉得自己有变胖的倾向。

这天,她眯着眼睛斜躺在那张硕大的皮毛上,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太堕落了——这样的日子真是好过,她竟然忘记了自己人质的身份,忘记了云哥哥的约定了么?

她“噌”地坐起来,在心里狠狠地骂自己,拿起馒头咬了一口,又狠狠地骂自己,咬一口馒头。

什么时候,连馒头也吃得下了呢?赵夭夭发现自己咬了好几口馒头以后,诧异地想,却想不明白,只好干脆把馒头吃了了事,也省得自己再去操心。

这样的日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无聊了,她好像回到了上学堂的时候。

“不行,得出去走走。”

青蛇照例拦住她。

“你听不听你们主人的话。”赵夭夭呲牙咧嘴。

“主人不让你出去。”青蛇毕恭毕敬地回答。

“我不是想出去,我是你们的人质嘛,只是去……”赵夭夭一时想不出办法来。

青蛇好脾气地耐心地等待着她说下文。

“我想去看看澹台……他这么忙的,我都好多天没见到他……”赵夭夭装出一幅娇羞的样子,在心里恶心自己。

青蛇望了一眼赵夭夭,在心里叹气:“每天都被人抱着睡一晚上也不知道……”他非常佩服这个小丫头睡觉的能力,真是白天能睡,晚上能睡,白天睡了之外,晚上她照样还能睡得人事不知。当然,他同时也佩服自己的主子,每天抱着个小丫头,既然不像澹台墨玉那样,还每天抱着干什么呢?

“主人说你若是无聊了,可以去澹台先锋的帐篷内走走。”

“什么,澹台先锋?澹台墨玉是先锋么?”赵夭夭惊问。

“那是海陵王,澹台先锋是上将军澹台宗弼王爷的义子澹台文龙殿下。”

“哦,我记不住了。”

不过,既然澹台说了可以去,那就一定有可以去的理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

赵夭夭在青蛇的带领下,来到澹台文龙的帐篷前——这个帐篷倒是距离澹台紫玉的帐篷不远,只是没有这么大。

一个瘦削的背影正对着门坐着,感觉到有人进来,才缓缓站起来,望向门口。

赵夭夭也正好看向那人,一双含着水雾般的眼睛快速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竟是个女人!

澹台紫玉不是说军营中不许出现女人么?

那个女人去不理会赵夭夭的诧异,神情淡漠地道:“殿下去了将军帐。”

“哦,我是来找你的。”赵夭夭收住自己的诧异,想挨近一些。

女人不着痕迹的走开去,保持着一段距离,冷冷地道:“小女子并不认得这位将军。”

“我不是将军,哪个将军像我这样的。”赵夭夭急忙把自己与将军这个身分撇开。

女人仔细地打量她一眼,重又坐下,自顾着绣花。

“姐姐怎么称呼?”赵夭夭问。

那女人绣花,不回答。

“姐姐绣的什么花儿?”赵夭夭凑近一些问,闻到了一阵淡淡的菊香。

……

“姐姐用的什么香,真好闻。”

……

“姐姐的手真巧,又白。”

……

“姐姐拿线的样子真优雅。”

……

“姐姐专注的时候好美啊。”

赵夭夭百折不饶地拍着马屁。可是那美人姐姐就是不搭理她,只顾着自己绣花儿。

“姐姐真喜欢听奉承话,是不是想让在下一直说下去。”赵夭夭笑嘻嘻地伸出一只手,准备抬起那美人姐姐的下巴来。

美人嫌恶的转过头去,却也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赵夭夭,认真地道:“姑娘说笑了。”

赵夭夭没有碰到美人姐姐的下巴,倒是她自己的下巴几乎要掉下来了。

“姐姐你怎么看出我是个女孩子的?”赵夭夭觉得自己很失败啊,为什么那么多人都知道她的身份呢?为什么呢?

美人看着赵夭夭张大的嘴巴,终于浅浅地笑了一下,云淡风轻,草静花香,赵夭夭那张大的嘴巴差点忘了关上来。这样淡漠的女子,笑起来时果真有倾国倾城之美呢,怪不得历史上有为博美人一笑而不惜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就连她这个女人,都觉得如此,何况是男人了。

“姐姐笑起来,可真要让天地变色啊……”赵夭夭喃喃着。

美人又恢复了冷冻的样子,静静的绣着手中的菊花。

“静女其姝……”赵夭夭的心中现出了一句诗来。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