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十五 麻烦的宽衣解带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1651 2010-06-01 10:24:20

  

澹台紫玉拉扯着赵夭夭重又上了马。赵夭夭觉得自己果真是被拉扯了,像一块破棉絮,再稍微用力扯一下,就会破碎成好几块。赵夭夭一面吃痛,一面在心底诅咒澹台紫玉。

在火把的簇拥中,赵夭夭晕头转向,只看见一顶顶帐篷向她的身后延伸,然后,他们来到了一项巨大的帐篷前。澹台紫玉又“照例”把她扔下马,自己利落地下来,摆了摆手。周围黑压压的人群散去,又有十几个黑衣人,四下里散开。澹台紫玉一掀门帘,自己走了进去。

赵夭夭站在门外,静默了一气。她在思考,到底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这好像是个问题……她抬起头再一看时,澹台墨玉也已经消失在夜色中,甚至连他往哪个方向去的,赵夭夭也不知道。她正在犹豫地准备拉起门帘来,澹台紫玉的声音比她快了那么一秒:“还轮不到你来站岗,进来。”

“哦。”赵夭夭在心里道,是你叫我进去的,可不是我死皮赖脸一定要和你这个皇帝住一个帐篷的啊。她想,皇帝住的帐篷,条件应该好得多吧,虽说不能和宫殿比较,但好歹皇帝那是什么身份不是?反正不能让他受苦吧,既然皇帝不能受苦,那她也不会难受到哪里去吧。

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何况赵夭夭这人的直觉往往是不靠谱的。

赵夭夭掀开门帘一看,一下子石化了。高大的帐篷里,除了一张大得离奇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些山啊旗啊城啊什么的,就只有地上铺着的一大张毛皮了。在门帘后不显眼的角落里,盆啊瓶啊什么的,乱七八糟地摆了一堆。

她四下里转了一圈,不可置信地望着澹台紫玉:“这就是你住的地方?”

澹台紫玉好笑地回望着她,只是点了点头算作回答,盘腿坐在那皮毛上。

“好歹你也是个皇帝,住得这么差怎么行呢?”赵夭夭为澹台紫玉打抱不平。

“自然应该与将士同甘共苦。”澹台紫玉已难掩疲惫,伸手在额角揉了揉,低声说,“天天,过来。”

“嗐——”赵夭夭一下子没有反映过来。

“我累了,要睡了。”澹台紫玉眼皮都没抬,实在也是抬不起来了。

“男女授受不亲。”赵夭夭赶紧申明自己的立场。

澹台紫玉“呵呵”笑出了声:“你以为,我会允许军营里有女人吗?”

是啊,所以自己才需要男扮女装去找云哥哥不是?赵夭夭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恢复了男儿打扮!

谁干的?

下一秒,怒发冲冠的赵夭夭冲到了澹台紫玉的面前,要与他对质。

澹台紫玉缓缓地抬起头来,展露出迷人的笑脸:“怎么,天天迫不及待了吗?”

“你……”骂人的话不吐不快,就像喷薄而出的太阳,要冲破黑夜的阻塞,势不可挡,可是那该死的笑容,让赵夭夭这满腔的愤怒生生地受到了阻制,几乎把赵夭夭自己憋成内伤。

“我累了。”澹台紫玉忽然柔声说,像一个渴望疼爱的孩童对着自己的母亲撒娇。

累死了活该。赵夭夭在心里狠狠地骂:妖孽啊……可她十四岁的身体内潜藏的母性的温柔被这妖孽成功激活。

她应该像玲珑侍候自己睡觉那样,替澹台紫玉解下衣服,盖上薄被……她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幅香艳的画面来,画面的主人公一个是自己,另一个是……

她红着脸小心去看澹台紫玉,却发现那人竟已经睡熟,和衣倒在毛皮上。

赵夭夭这才敢大着胆子走上前去,准备解下澹台紫玉的腰带。她轻轻地坐在澹台的身边,伸出手去,在嵌着明珠的腰带上摸索了几下,没有找到解开腰带的机关。她不甘心,凑得近一些,弯下腰去,像钻研机关术一般,将那截暴露在她的目光中的腰带盯着看,好像她的目光可以化做火团,把这根腰带烧断。

当然,事实是,赵夭夭盯了一气,那腰带仍旧是一根完整的腰带,丝毫没有向赵夭夭妥协的意思。赵夭夭打算从已知推未知,先解开自己的腰带,再依此类推去解澹台紫玉的腰带好了。

她自己的腰带好像很好解啊,赵夭夭看了看自己,一根布绳打个结,束着腰也可以称作腰带的话,那确实好解多了,三下五除二,可不就解开了!

赵夭夭心里涌起一阵激动:玲珑说自己什么事都不会干,这不是也能干嘛。

她把自己的腰带扔一边,趴到澹台紫玉的身上,把手探到他身后——那里,应该有解开腰带的玄机。

“天天,你真是迫不及待呢。”澹台紫玉忽然睁开眼。

赵夭夭手一软,整个人就跌到了澹台紫玉的身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