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二十三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1719 2010-06-01 10:24:20

  赵夭夭还没有从自己的痛苦中反应过来,已经被人像扔垃圾一样扔到了地上,钻心的疼痛让她惊叫出声。她看向来人,头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以致她在一时之间竟忘记了痛苦——她所看到的竟是澹台紫玉,然而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澹台紫玉!

澹台紫玉正面无情地一步一步向赵夭夭走去,赵夭夭忍着痛,悄悄地慢慢地移动着身体,惶恐地看向澹台紫玉。他的长发披散下来,有些凌乱。赵夭夭怯怯地望向他的眼睛,那深黑的眸子仿佛深重的黑夜,让她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赵夭夭不敢于那样的眼神对视,她垂下眼帘,看见紫色的长袍镶着金黄丝线的袍摆随着他的脚步缓慢移动而轻微摆动。他走得很慢,悄无声息,但是赵夭夭觉得每一步都踩在她脆弱的心脏上,一下重过一下,直踩得她的心即将停止跳动。

她从来没有见过澹台紫玉这样的表情!

赵夭夭的后背碰到了冰冷的物体,她知道自己已经退无可退,瑟瑟地发抖,她把自己抱成一团,希望这样可以让自己稍微平静一点。

澹台紫玉蹲下身来,半跪在赵夭夭身边。他一只手的手肘托在腿上,指尖轻轻地扶着额头,另一只手伸出来,托起赵夭夭的下颌,强迫她看向自己。

赵夭夭抖得更厉害了。

没有说话,澹台紫玉的手越来越用力,赵夭夭觉得自己的下颌随时有破裂的危险,她本能地撑起身体,希望能够缓解脖子被拉长的酸痛。

“留给你云哥哥的么?”澹台紫玉的声音亦如千年寒冰。

赵夭夭的脖子被拉到了极限,只要澹台紫玉再稍微用力,那玉般的细长的脖子就可能会被扯断,她发不出声,也不能动弹,想起澹台紫玉不久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两行清泪默黙的流了下来:她已经是不干净的女人了吧,云哥哥会嫌她脏了吧,云哥哥,云哥哥……

“哼,你哪里是留给你云哥哥的……”澹台紫玉松了手,赵夭夭頹然瘫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还没等赵夭夭缓过神来,澹台紫玉的手,探上了赵夭夭光洁而花白的脸,擦去了她的眼泪。“是这里吗?”他又把手探向了了细腻的脖子,紧贴着赵夭夭坐下来,凑到她耳边,故意用鼻子在她耳背呼出湿热的气流。赵夭夭的耳后传来一阵麻痒的感觉,她本能地一缩,澹台紫玉满意的冷笑出声:“还是这里?”

澹台紫玉的双手扯住赵夭夭的衣领。

赵夭夭惊恐地大叫一声“不”,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去拉扯澹台紫玉的手,然而随着她的尖叫,布帛撕裂的长长的“嗞”的一声同时响起。

感觉到肌肤的凉意,赵夭夭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只有眼角的泪水,如溪水般流下。她赶紧用手环在自己胸前。

澹台紫玉望了一眼,神色复杂。

那如瓷器般细致如琉璃般光滑的肌肤,还隐隐留着青紫的痕迹。

“你真是个狠心的人啊,对自己都下得了这种手。”澹台紫玉一阵厌恶。这个看上去只有十四岁的女人,却有着怎样深沉的心机。

“这是留给云哥哥的,被他夺去了。”赵夭夭的哭喊又出现在他脑海,强烈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不要……澹台……不要这样……”赵夭夭闭上眼,羞耻与愤怒排山倒海而来,使她已经泣不成声。

“叫我紫玉,说不定我可以放过你。”澹台紫玉冷冷吩咐。

“紫……紫玉……”赵夭夭仍旧闭着眼,按照他的吩咐低声说道。

“再闭着眼睛,你就……”

澹台没有说完,赵夭夭赶紧睁开眼。

“看着我。”

赵夭夭便看着他,她微微低着头,眼皮向上抬起,怯怯地眼神透过长而浓密的睫毛小心地打量着澹台紫玉,生怕自己又惹到了他。

“双手抱住我的头。”澹台紫玉闭上眼命令。

赵夭夭全身一僵,她的手抱在自己胸前,迟迟不动。

澹台紫玉“豁”地眼开眼:“我数到三。一……”

赵夭夭敢怒不敢言,用愤恨地眼神杀向澹台紫玉,身子迟疑着动了动,没有大的动作。

澹台紫玉冷眼看着她,轻启薄唇:“二……”

赵夭夭低下头,往前挪了一挪。

“三……”

澹台紫玉的声音刚响起,赵夭夭以自己所能表现的最大的速度一把抱住澹台紫玉的脖子,那力气之大,让澹台紫玉都觉得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丫头有些强悍。

赵夭夭闭上眼,满脸羞愤。

澹台紫玉也闭上了眼睛,他闻得到赵夭夭身上干净的少女身体的芬芳,她听得到赵夭夭心脏有力而急促的跳动声。他的嘴角往上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脸色已经变得十分温和,那原本纠结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他满足地叹息了一声,忽然发出一声含糊的声音:“兰心。”

赵夭夭觉得这名字有点儿儿耳熟。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