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郞骑竹马未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1588 2010-06-01 10:24:20

  “真吵啊!”赵夭夭刚一醒来,就不满,“睡个觉都不让人消停……”

“玲珑姐——”赵夭夭扯着嗓子喊,结果惹来一屋子爽朗的笑声。

“元帅,我就说郡主一定没有事的,你不知道,郡主多么机智呢,那时我……”赵夭夭听出是王佐的声音。

她四顾一看,一群不认识的男人,全副武装,全都在看着她。

其中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将领模样的人,正拍着王佐的肩膀:“那时,你还不知道她是郡主,但是,郡主却知道元帅是不会随意惩处手下的将士的……你都说了上十遍了,我们都知道了。”

一席话说得大伙都乐了,赵夭夭又不高兴了,一群不认识的男人站在她床前,还如此大声地谈论她,像个什么样子。

中年男子终于注意到她的存在,走过来,冲她拱手作揖,其余人这时也默默地冲她行了微微的弯腰礼,拱了拱手,算是见了面。

“没想到,郡主小小年纪,竟是老夫的知音。”

赵夭夭一头雾水,不疑惑问道:“将军此话怎讲,本……晚生惭愧。”

一语未乐,一屋子人又大声笑了起来。赵夭夭心里就来气了,总是笑,又这么好笑么?

“赵公子谦虚了。”中年男人见她自称晚生,也随之改了口,“赵公子真是天纵奇才,如果上虞国的将领能像公子一样,我的苦肉计可就要泡汤喽,别说劝降陆文龙,王佐只怕也是危险啊。”

“哪里,那只是十分凑巧罢了。”赵夭夭倒一方面被他说得不好意思,只好随口谦虚几句,一方面也觉得自己真是十分机智,就连澹台紫玉都败在她手下了吧。忽然她想到了陆文龙,急忙问:“陆公子怎么样了?”

“陆公子已经被安排了新的营帐,郡主的营帐正在准备之中,现在你是在元帅的大帐里。”王佐安静地回答,他的一只胳膊空荡荡的甩了几下,赵夭夭对他的敬意又增长了几分。

“只是没想到我们带兵打仗的人,人粗嗓大,把郡主惊扰了,还请恕罪。末将云轩。”

原来是云元帅,就是被下虞国称为“铜墙铁壁云家军”的统领云轩元帅,也就是云哥哥的父亲啊。

一时间,赵夭夭在云元帅面前十分羞赧,竟满脸红云,低下头去。

好在大家都并没有关注到她神色的变化。这时有人进收来,行了礼,报到:“父帅,敌营上上下下全部都找遍了,既未找到木轻烟的人,也未找到她的尸体。”

赵夭夭浑身一僵,父帅父帅,那说话的不说是云哥哥么?不就是云哥哥么?她听得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她很想抬头去看一看云哥哥现在的模样,七年不见,他应该变化了许多了?他还会认得出自己么?可是她忽然不敢了,一直以来想见的云哥哥就在身边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勇气抬起头来去看他一眼!

“走,去陆公子营中。”云轩发布命令,对赵夭夭行了礼,嘱咐他好生休息,就带着一干人离开了大帐。

一时间,大帐出奇地安静。赵夭夭抬起头来,才发现,帐中已空无一人,她的云哥哥,已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她怅然若失地望着大帐的门口,自嘲地微微笑了笑:“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云哥哥,你骑竹马未?”

可是她也知道,其实她和云哥哥,怎么算得上青梅竹马呢?充其量,他们只是见过一次面而已,只是见过一次面而已啊,她把云哥哥的形象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再也不能忘记。

那时,她八岁吧,正假扮成男孩子,与两位皇子,几位大臣的公子一起在皇宫的“善学堂”里气走了第五个先生之后,她迫不及待地向其他人展示她刚学的轻功,结果纵身跳到树上,却不敢下来,急得她大哭。大家惊慌失措之际,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轻轻地飞身跃上树枝,把她抱下了树。

她在泪眼婆娑中,仔细地看着少年棱角分明的五官,他的神色平静冷淡,看也未看她一眼,轻轻地把她放到地上,教训到:“都这么大个人了,不学好,只知道戏弄先生。”

少年那不屑的语气让她生气了,她正要和少年理论,让他知道她这个郡主是多么尊贵的人,少年已经高昂着头走到了一个中年人身边。

云轩元帅给他们上了一堂课,从此,一群天之骄子才开始认真读书。

“云哥哥,你应该也长大了吧?不知道我能不能一眼看出你来,不知道你能不能认得出我来?”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