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二十七 一壶道歉的酒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1564 2010-06-01 10:24:20

  

赵夭夭教训了王佐一顿,心中阴霾一扫而空,脸上换了洋洋得意的神情,回头冲着青蛇招手,示意他快一点。

青蛇沉静地跟在赵夭夭身后,猛然看到回过头招手的赵夭夭的笑脸,不像他的主人那群后妃般骄矜自持,笑容像挂在脸上的一面具;也不像那个女人的笑,总是带着不屑一顾的疏离冷漠的神情;也不像名门闺秀的笑那般羞涩;也不像草原女人的笑那般粗犷……她的笑容纯净如雨洗过的天空,明媚如三月柔和的阳光。

青蛇微微皱了皱眉头,把这种笑容放到那个女人的脸上。

赵夭夭带着青蛇回到澹台文龙的帐中,冲青蛇嘻嘻一笑:“我和木姐姐说说女孩子之间的话,你可不要偷听哦!”

青蛇微微颔首,面无表情地站好,看着赵夭夭轻盈的步伐,心中一痛:如果她也和赵夭夭一样有着尊贵的身世,是不是就不用那么辛苦,就不用那么冷漠,是不是也可以笑得如此开心?……

赵夭夭进得帐中,木叶轻还在那里发呆。赵夭夭看了她一眼,也不说话,径直翻出文房四宝来,在纸上写道:“动作要快,今天要让殿下知道他的身世。”

赵夭夭把纸递给木叶轻看,木叶轻惊得跳了起来,戒备地盯着赵夭夭,慢慢地往收门口挪。

“木姐姐,你快坐过来,人家有悄悄话跟你说嘛。”赵夭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面大声对着帐外说,一面在纸上飞快地写下一行字:“我是下虞国人。”

木叶轻这才迟疑着坐到桌子边来,还是满脸的不信任,她接过笔,快速写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故意把自己的姓名告诉了王佐,他知道我是下虞国福王府的容华郡主,我要和你们一起从这里逃走。”

傍晚时分,赵夭夭让青蛇准备了些酒菜,通知澹台紫玉回帐来吃晚餐。军营生活很苦,澹台紫玉虽说是一国之君,但是向来与士兵同甘共苦,今日所准备的虽是些平常小菜,已是很不错了。

澹台紫玉满腹狐疑地回到帐中,赵夭夭已经低眉顺眼坐在那里等他,见到他回来,展颜一笑,立即起身来迎接。澹台紫玉赶紧退后一步,摆了摆手,让她离得远一些。赵夭夭也不恼,笑眯眯地坐到自己位上,斟好两杯酒。

澹台紫玉坐好,眉头微皱:“天天今天何事?”

“道歉,赔礼。”赵夭夭笑得灿烂,举起杯来,递给澹台紫玉。

澹台紫玉望了她一会儿,拿过桌子上另一杯酒,端在手上:“你是不是该先干为敬?”

赵夭夭脸色不变,神态自若地把手缩回来,不扯袖遮拦,让澹台紫玉看到她把整杯酒果真喝到肚子里去,也不用袖拭唇,喝完后,她不忘把杯子倒过来,示意自己已经喝完,又对澹台紫玉柔声说道:“陛下可真是小心眼。”

澹台紫玉却还是没有把酒送到自己嘴边,他放下酒杯,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赵夭夭的眼睛。赵夭夭却把目光迎了上去,挑了挑细长的眉,轻声问:“陛下可看到了什么?”

澹台紫玉看了一气,邪魅一笑,在赵夭夭耳畔小声说:“一泓清泉。”

赵夭夭抬手轻打了澹台紫玉一记:“讨厌,你知道人家耳朵背后最怕痒了。”

“天天,古人说,巧言令色,鲜矣仁,你不适合这个表情,有什么事直说吧。”澹台紫玉好笑地看着赵夭夭。

赵夭夭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回复了平时的顽皮模样:“美人计看样子失败了啊。”

澹台紫玉扑哧一笑:“你还是个小孩子哟,装不来的。”

“谁说我小了,我都十四了!”赵夭夭不乐意,“人家今天真的诚心诚意来谢谢你的,你竟然狗咬吕洞……”

赵夭夭赶紧捂嘴。

澹台紫玉瞪了她一记,这个女人真是无法无天,竟敢说他堂堂一国之君是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让‘苦人儿’来给我讲故事,我是真的感谢你嘛。”

赵夭夭端正了身体,又举起一杯酒来,“我酒量有限啊,你还不喝一杯,我都会醉了。”

澹台紫玉这才端起了酒杯,赵夭夭嚷道:“这回该你先喝了。”

赵夭夭又把‘苦人儿’王佐讲的故事如数讲给澹台紫玉听,澹台紫玉见赵夭夭开心,也觉得心里高兴,不觉多饮了几杯酒,终于觉得眼皮沉重。赵夭夭赶紧扶着他回到“床”上休息,一面让青蛇撤了残局。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