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二十六 痛骂王佐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1648 2010-06-01 10:24:20

  王佐一边讲故事,一边却盯着木叶轻瞧。赵夭夭冷眼旁观,越发觉得王佐这人很无耻,所以她打了个呵欠表示自己累了。

可惜的是,王佐却没有领会他的意思,赵夭夭气愤地站起身,回到澹台紫玉的帐中。她来回地踱着步子,心里把王佐那个背叛了下虞国的无耻之徒骂了许多遍。

“糟了,木姐姐一个人在帐里,可别吃了王佐那厮的亏呀。”赵夭夭想及此,立刻带着青蛇又奔回澹台文龙的帐中。

却只见木叶轻哭倒在桌子上,赵夭夭心里着急,急忙道:“青蛇,快拿下王佐。”又急急奔到木叶轻身边,问:“木姐姐,出什么事了?”

木叶轻只是哭,把赵夭夭急得跳脚。

赵夭夭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把目光投向王佐,却见那人却一副事不关己、气定神闲的模样,顿时火冒三丈。

“好你个王佐,陛下看你可怜,封你做个‘苦人儿’,让你可以在帐中自由行走,你倒是欺负到木姐姐头上来。今天我赵夭夭不收拾你一番,我就不是赵夭夭……”

青蛇在一边干瞪眼,这个丫头啊,一激动,又不记得自己叫赵天了!

王佐忽然之中听到了“赵夭夭”这个名字,觉得有些耳熟,又一时想不起来,所以只顾在自己脑中搜索,陷入了石化状态。

“王佐,我今天要骂你三章事,你听着……”赵夭夭把双手插在腰上,准备开骂了。青蛇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活生生一个泼妇的模样吗?就连木叶轻,也止住了哭泣,赶紧来拉赵夭夭。

“别拉我,木姐姐,这种人不骂,我心里的气堵得慌。”赵夭夭摔开木叶轻的手,伸出右手来,指着王佐:

“我先骂你不忠不孝不义。你是下虞国的人,生是下虞国的人,死是下虞国的鬼,而你却贪生怕死,投降敌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就是不忠。你的父母生于下虞国,长于下虞国,你卖主求荣,就让你的父母蒙羞,让妻儿子女在人前抬不起头来。这就是不孝。你既是云元帅的师爷,就应该全力辅佐元帅,让下虞国的后马早日收复失地,一统河山。你丢下了生死与共的战友,就是不义……”

王佐这会儿终于想起了赵夭夭这个名字——那不是福王的掌上明珠吗?怎么会到了上虞国的军中?难道被敌人掳来当了人质?

思及此,他觉得胆颤心惊。福王的掌上明珠啊!皇帝那么宠爱的容华郡主啊!未来的太子妃啊!他只觉得那冷汗噌噌地往外冒。如果这个难缠的郡主有个三长两短……他可真是不敢想,得快点通知云元帅才行……

“我再骂你是非不分,……”

赵夭夭还在慷慨呈词,王佐却急急地站了起来,又长长一揖到底,诚惶诚恐地道:“小人告辞。”说罢,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帐,也不理会帐中的三人。

“喂,你别走啊,姑奶奶还没有骂完啦……”赵夭夭赶紧跟到帐门,只看到王佐急速而去的背影。

木叶轻小声地说:“想来是被你骂怕了。”

“可是……”赵夭夭心里很闷,可是我还没有骂完呢?把这些话闷在心中,是会闷出病来的啊……

“青蛇,去把王佐抓回来。”赵夭夭使的是命令的口气。

“不去。”青蛇拒绝。

“陛下说我可以指挥你,你敢违旨?”赵夭夭怒视青蛇。

“主人说我一步也不能离开你。”

“那我跟你一起去。”

“主人说你只能在这两个帐中活动。”

……

赵夭夭气闷地回到了澹台紫玉帐中。

赵夭夭走后,木叶轻再也无心做刺绣了,她呆呆地坐在椅子上,面色忧伤,仿佛在想着什么重大的问题。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虽然她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可是这一天为什么这么快呢?那么,就让她今天还开心一次,明天就与这一切说再见吧。也是该做了断的时候了,再这么拖下去,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来。

青蛇在赵夭夭的纠缠下,终于无奈地带着她找王佐去了。

“青蛇,你在外边站着,别让人进来。”赵夭夭又使出了命令的口气,倒好像她是青蛇的主人似的。青蛇郁闷地站在那里,想象着其他人知道自己如此堕落时幸灾乐祸的面孔。

青蛇听见里面噼哩啪啦一阵响动,然后赵夭夭愤怒的骂声不断出入他的耳朵,真如那不尽长江滚滚来,真如那黄河之水天上来……

王佐只在赵夭夭骂得累的时候,小声地为自己辩解几句。然而他的辩解一定会招来赵夭夭更加愤怒的斥责。

最后,赵夭夭带着青蛇扬长而去,王佐顶着一张青紫的脸恭敬地送她。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