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太子大婚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2094 2010-06-01 10:24:20

  3、

太子大婚可以用万人空巷来形容其空前的盛况。下虞国的老人们眯着眼睛,努力回想,对着那些流露出羡慕眼光的愣头青们不屑地道:“这样的盛况,下虞国历史上也是有过的。那是皇帝陛下登基的时候了吧……”可是年轻人哪里有时间去听他们讲的古老的故事?他们只恨爹娘少生了两只眼睛!

傍晚时分,整个京城才从一整天的喧嚣与喜庆中回过神来。然而,街头巷尾仍然到处是津津乐道的声音。路边的面摊点上,老板一边手脚麻利的下面,一边听各位食客卖力的扯谈。

“你是不知道啊,那天还没有亮,皇城就开门了。那些宫女太监啊,就捧着亮晃晃的托盘,哎,我怀疑那些盘子都是用金子做的吧,反正是把我的眼睛都闪花了。他们每人托着一盘,用红布盖着,我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我看着那些人从我眼前走过去,衣服是一个样子的,连长相似乎都是一个样子的。我看得眼花缭乱,只觉得仿佛只有一个人从我面前走,却怕走了个把时辰还没有走完……”

“那是,你连太监宫女都分不出了吧。明明四队是宫女,四队是太监……”

于是大家一阵哄笑。

“不过,那人真是多啊。我听说啊,走在前面的宫女太监们都到了福王府了,后面的还在皇城里面没有出发呢。”

“你看到了太子去接亲的喜轿没有?”

“我听说是用纯金做的呢。”有人羡慕地说,“要是我从那轿上挖一块下来就好了……”

“你做梦吧,没看到那么多禁卫军呢,你敢去,找死不是?”

又一阵哄笑。

“那喜轿据说还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颗珍珠做点缀呢。”

立时,人群里发出一阵惊呼。

“这算什么,你们不知道吧,新娘子全身都是用黄金装扮的呢。”

“啧啧!”

在老百姓的眼里,他们能够想到的最贵重的东西,莫过于黄金了。一个着青衣的小厮正埋头吃面,听到这一句,差点呛着了,全身都用黄金?他赶紧掩着嘴,低声地咳了一声。店老板很有生意头脑,赶紧地递过毛巾,热情道:“客官,慢点用。”

“不止啊,你们看那些宫女了没有,个个都比天仙还美呢。我一辈子能够娶个这样的仙女一般的人,就是死都愿意了。”一个中年的满脸憧憬。

“你个死鬼,回家等着跪搓衣板吧。”一个同座的人笑话他。

“那些个宫女,头上戴的,身上佩的,都是用金子做的呢。”

“啧啧!”

青衣小厮吃完了面,正准备付帐,却又听得人道:“你们看见新郞的样子没?”

“没有没有。”大家都遗憾起来。

青衣小厮一愣,倒又坐下了。

“你们听说没?”有人装作四下里看了看,“听说太子在前线没回呢。这婚礼没有新郞!”

“不会吧,举行婚礼怎么能够没有新郞?”一下子大家的兴趣更浓厚了。

“是真的,我有个亲戚在宫里当差,他说是一个太监抱着一只公鸡,跟容华郡主成的亲呢。”

“天啦,还有这回事。”

“那容华郡主不是真可怜么?”

“哎,可怜什么啊,她能够嫁给太子,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哪个女人有她嫁得风光呢。”

“那听说,福王可也是很有权势的,他会依么?”

“福王再大,那能大得过太子?”

“再说了,他只怕是只要女儿嫁给太子就好了,管那太子是残是病是只鸡呢!”

大家又一阵哄笑。在这哄笑声中得到了满足。谁说嫁得风光就一定好呢?他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几时有过这些风光,可是他们从这“郡主嫁公鸡”的故事中,似乎得到了某种心理上的优势。就算尊贵如郡主,又如何?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男人,全部都偏到了太子一边去了。

“说不定那个郡主太丑了,咱们太子爷不想娶吧。”

“何止丑啊,我听说,那郡主还是疯婆娘呢。”

“不止不止,我听说,那郡主还与别的男人有那个呢……”

“是吗是吗?……”

真是“高潮迭起”啊。

青衣的年轻人,拳头攥得紧紧的,几乎捏出水来。他涨红了脸,丢给老板几个铜板,迅即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最后听到一句话是:“哎,想来那郡主也是运气好,生在福王家里。要不啊,说不定比我家那蠢婆娘还要差,连给我洗脚,我都要嫌弃呢……”

青衣人抬起头来,那不正是逃婚的容华郡主么?她努力作了几个深呼吸,随意选了个方向走去。

现在有几个问题,缠绕着她。

太子也逃婚了么?果真,他是不喜欢自己的啊。

太子逃走了可以用公鸡代替,那自己逃走了,父王是找什么代替呢?一只鸭吗?

“赵玦,如果我没有逃走,你要我以后如何?”

赵夭夭悲愤,与公鸡成亲,对任何女子来说,都是奇耻大辱吧。

然而,她很快就释然了,既然并不是自己,那与公鸡成亲,她又何必介怀呢?如果换到十四岁的她,她或许会激动得去找皇帝理论,去找赵玦拼命,去找父王哭诉,去找姐姐……可是,她已不是一年前的她了,她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她反而觉得庆幸,自己果真是赌对了,太子赵玦,果真不是她值得托付的人。

算了,反正自己也逃了,就算扯平吧。赵夭夭胡思乱想了一气,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然来到了“未央街”的街口。那里华灯初上,人潮如织,大家都向着街道往里走,许多花枝招展的美艳女子正扭动着腰肢,卖力的招徕客人。却有一辆并不起眼的马车,向着街道外驶来。街上人实在是太多了,那马车走得不快,里面的人不耐烦地掀起了帘子,望向车外。赵夭夭一眼就认出了,马车的人可不正是赵玦么?赵夭夭自嘲地一笑,原来,赵玦讨厌自己,已到了这种程度了吗?那为何又一声声嚷着“也就我肯娶你”呢?又为何曾对自己流露出那么深情的眼神呢?果真是做戏的高手啊!赵夭夭恨恨地站在街口,望着那辆马车从自己身边一点点缓缓地走过。

“赵玦,再见即是陌路。保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