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盗营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2148 2010-06-01 10:24:20

  36、

见陆文龙往地上倒去,澹台宗弼急急地扶住了他,面色复杂。云飞示意云思遥赶紧去把陆文龙扶了回来。

这天晚上,陆文龙不顾上虞国兵临城下,提出回国都面圣请罪,云飞略一沉吟,同意了他的请求。

赵夭夭听说了这件事,非得去找陆文龙理论,却被云思遥拉住了。

“无论怎么说,澹台宗弼养育了他十六载,如果他真的与他的养父作战,我想,我会瞧不起他的。不管怎样,养育之恩大于天呐。”

赵夭夭愣愣地看着一脸沉静的云思遥,呆住了。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小女儿的心思,云思遥哪里会看不懂。可是,对于这个古怪精灵的郡主,他实在是无辙。而且他,也确实记不起,自己什么与这个身份尊贵的郡主,曾经见过面还给人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要知道,他从来都不是高调的人啊。

“你不去送送他么?”云思遥被赵夭夭看得窘迫,只好重新提出这个话题。

“我去送他,我又不是他什么人。”赵夭夭翻了白眼,想着陆文龙那不出一声的模样,“在他心里,或许只有木姐姐吧。”可惜,那个同样沉静的女子,竟然就这样香消玉殒了么?不知怎么的,对于木叶轻,赵夭夭却更有感情,虽然木叶轻实在与她也没有说过什么,但她记得那个女子,曾经在她无助哭泣时,给予的如母亲般温柔的帮助……

看在木姐姐的份上吧,赵夭夭叹了口气。一个陪伴了自己十六年的朝夕相处的亲人,忽然死掉了,无论是谁,都会非常难过吧。更何况,那个十六岁的小鬼,刚刚才知道自己的离奇身世。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正是……

两个黑衣人,小心谨慎地躲避着穿行的士兵,终于在无人注意处飞跃上高树,然后,两个黑影,像两只轻巧的燕子,向上虞国的军营处掠去。

跃在前头的,正是“乔装打扮,改头换面”的赵夭夭,而紧跟在他身后的,就是云思遥了。赵夭夭一路上欢心鼓舞,眉眼弯弯如同新月:跟云哥哥单独在一起呢!她丝毫不觉得夜探敌营有何危险,也丝毫不记得自己曾在那里当了许多日的“人质”。相比赵夭夭的得瑟,云思遥到底沉稳得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做好了随时保护尊贵郡主的准备。他也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神经,竟然最后答应了郡主,到这里来取一件木叶轻的物什,送给陆文龙留作纪念……

自陆文龙投敌、澹台宗弼到达之后,上虞国的军帐分配有了很大的变化,赵夭夭远远地从树上观察着,竟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木叶轻曾经的营帐了。更何况,陆文龙反了,木叶轻死了,那个营收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上虞国,怕是恨陆文龙恨得牙痒痒的吧。忽然,她想起澹台紫玉那张俊脸来,一时恍惚了。

“怎么样,找出来没有?”云思遥着急地低问。

赵夭夭默默地摇摇头。

“如果挨个儿找过去……”云思遥一沉吟。这显然是不现实的,这么多营帐,且不说一下子是不是找得出来,光说这危险性,就不言而喻了。

“算了,我看还是不冒险的好。”云思遥皱了皱眉。

可是,似乎很不甘心啊。

“云哥哥,你在这里盯着,我去碰碰运气。你看到我有危险,一定要来救我啊!”赵夭夭身形一动,正准备提气飞身而下,云思遥一把拉住了她,满眼怒意:“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贪生怕死的角色么,难道他一个大男人会缩头乌龟一般躲在树上倒让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去冒险么?

赵夭夭看着云思遥气愤的脸,知道他会错意了,禁不住眉开眼笑:“我熟悉一些,再说,我只看一下情况,马上就回来。”

云思遥花了一下眼,自然也就花了一下心思,倒让赵夭夭如离弦的箭般轻轻地落到了上虞国军营内。云思遥见事已至此,只好隐在树上,以不变应万变。

如果,这个尊贵的郡主果然有个三长两短,他就算拼了自己的性命,也是要救她出来的。可是,那明明灭灭的灯火掩藏着浓墨般的深黑里,哪里见得到赵夭夭的身影。他只好闭眼瞑神,全神“听”着动静。

赵夭夭一颗心其实是提在嗓子眼里的,她很怕遇到什么“熟人”。只不过,她没有注意,她在上虞国里,哪里有什么熟人呢?

忽然脑中一个想法,如同一道白光闪过。既然木姐姐死掉了,她的东西应该被丢掉了吧,或许应该去找找军营丢掉的垃圾。她迅速在黑暗中移动着身子,来到伙房附近。

却意外地见到一个女子,那单薄的身形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木姐姐!

真是太让赵夭夭吃惊了,以至于那就要惊呼出口的三个字生生地卡在喉咙里,就是出不来。

木姐姐不是死了吗?澹台宗弼不是说木家丫头死了吗?难道是别的女人?上虞国的军营里有那么多女人吗?

或许应该庆幸的是,赵夭夭由于过度惊诧没有叫出声来。因为那个女人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这时,一个男人,从黑处站了出来。

赵夭夭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生怕发出一丁点声音。那个男人,是澹台墨玉!他怎么会和木姐姐在一起?

“处理好了没有?”澹台墨玉的声音听起来温柔而专注。

“好了。”那女子扔掉手中的一个包裹,回过身来,对着澹台墨玉微微一笑。赵夭夭已经惊得魂都出壳了——那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木叶轻。

她没死!

木叶轻走到澹台墨玉的身边,澹台墨玉伸出长臂,把她搂在怀里。

天啦,难道……

这澹台墨玉还真是……赵夭夭忽然想起那数日不发一语的陆文龙,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声:木姐姐,你当真丢下陆文龙了么?你当真丢下了十六年不离不弃的陆文龙了么?可是,看到木叶轻一脸幸福地模样,她闭上了眼睛,对着那两人的背影默默说道:木姐姐,你可一定要一直幸福啊。

等两人走远,赵夭夭迅速地拾起地上的包裹,飞也似地掠过半空。

“谁!”这回赵夭夭太大意了,几道声音立时从几个不同的方向想起。赵夭夭一路惊惶地看去,云思遥早已听得响动,赶紧飞奔而来,拉着赵夭夭的手,朝着下虞国飞奔而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