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整人的伎俩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2071 2010-06-01 10:24:20

  37、

第二天一大清早,赵夭夭顶着两只熊猫眼去给陆文龙送行。

军人们郑重地告别之后,赵夭夭把那只包裹递给了陆文龙,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陆文龙不接那个包裹,赵夭夭伸的手也不好缩回来,只好怒目而视:“这可是人家冒着生命危险,昨晚从上虞国偷回来的……”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到了赵夭夭的身上。这个郡主,胆也忒大了吧!

陆文龙这才伸手接过,将包裹随意地挂在马上,然后冲大家一抱拳,调转马头,策马而去。云飞派出的几十个护卫,也风一般的呼喝而去。

“陆文龙,你总是要自己长大的啊。木姐姐陪了你十六年,也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赵夭夭看着那个少年孤寂的背影,一时竟觉得自己忽然有了沧桑的感觉,好似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只是,那澹台墨玉,果真是木姐姐的幸福么?

云元帅仍旧挂着免战牌,不管澹台宗弼的军马如何叫骂,如何休辱,只下了一道死命令:“出战者,斩!”

一时间,军营上下都有些气馁。就连赵夭夭,也是恹恹的,一副得了病的样子。

云思遥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赵夭夭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旁,赶忙问:“怎么了?”

“不知道。”

“要不要军医来看一下?”

“我没病。”

“那你一副没打采的样子?”

“我不知道。”

……

云思遥伸出手去探了探赵夭夭的额头,并不烫手。

“那我带你出去走走,你不是你一直要去看铁甲军么?”

“真的?”赵夭夭一蹦三尺高,立马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你?”云思遥目瞪口呆。

“我没事我没事,我们走吧。”

军中临时搭建的瞭望台上,赵夭夭看着对面肃肃而立的铜墙铁壁一般的军队,惊得嘴巴都合不扰来。多么壮观的气势啊!数千军士,全着黑甲,执银枪,排成整齐的方队,气势逼人。那盔甲与银枪所反射出的阳光,亮晃晃地刺花了赵夭夭的眼。

怪不得云家军连退几十里,怪不得云元帅也挂数天免战牌。

可免战牌也不能一直挂下去啊。

再说,如果敌人一定要踹营,也不是免战牌挡得住的。现在看来,澹台宗弼还真的算得上战场上的英雄。要是换了澹台墨玉做主帅,他只怕是不管你免战不免战,一样的冲过来呢。不知道换了澹台紫玉,他会怎么做?

赵夭夭有点想不通他。那个澹台紫玉变幻的眼神,让她看不透彻。

“云哥哥,你热不热?”赵夭夭忽然问,她抬头望了望上午的太阳,已经开始发出令人目炫的白光。六月了吧?

“现在还好。”

赵夭夭忽然就明白了云元帅挂免战牌的意思。

“再热点就好咧,晒死你们,热死你们。”赵夭夭冲着对面的人做鬼脸。

云思遥一惊,这个皮娇肉嫩的郡主,难道真的看出了父帅的心思?

“云哥哥,如果你和一个巨人找架,哦,我是说比武,而那个巨从全身上下都武装起来了,你怎样才能战胜他?”

云思遥闷闷地看了看对面的铁甲军,那巨人。

兵书上也不是没有提到过铁甲军的,以前的铁甲军没有武装马蹄和马腿,所以可以用钩连枪专砍马腿,只要马倒了,铁甲兵也就动弹不得了。可是,澹台宗弼也是读过兵书的,所以他把铁甲军进行了改良,就连马腿也用铁甲包了起来。这样,铁甲军似乎就没有可以攻击之处了。

因此,父帅也才用了这一拖字决,希望这炎热的天气能够……可是,如果上虞国看出了父帅的用意,那铁甲军进攻就再所难免,到时候,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付呢。

“哼,找别人的弱点,我最在行了。”澹台宗弼啊,你是没见过本郡主怎么整人的吧。师傅教导:对症下药,痛打三寸。她可是向来最听师傅的话的。

“云哥哥,你看,他们两只眼睛是露在外面的吧,我们可以派武林高手对着他们的眼睛射银针——哎,你看到过那种射人的银针没有?——他们可不就看不见了,看不见还怎么打仗?”赵夭夭得意地道。

云思遥沉默了。

“云哥哥,我们还可以找许多黄蜂、蜜蜂什么的,对着他们放出去,这么多蜂儿虫儿钻到他们的盔甲里,可不把他们难受死。”赵夭夭仿佛看到了他们鸡飞狗跳的样子,竟笑出了声。

云思遥继续沉默。

“如果再给他们下点泻药——云哥哥,你要不要泻药,我这里有上好的呢——让他们拉得站都站不起来,看他们还怎么有精神来排队!”赵夭夭双手都插上了腰,眼里冒着异样的光彩。

云思遥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这个女人,可真是狠毒,自己怎么看走了眼,一度还以为她是个心善的姑娘呢?

“呵呵呵呵,”赵夭夭突然笑了出来,“或许还有一个更容易的办法,我就用轻功和他打,我身轻如燕,他拙笨如牛,哼,我累死他。”

“哼,这位兄台可真是好谋略。”忽然有人走过来,冷冷地对赵夭夭说话。

赵夭夭很不喜听到这样的声音,便也瞬间冷下脸,冷下声音来:“这位将军是……”

云思遥看到来人,倒很热情地拍着那人肩膀,对赵夭夭道:“赵天,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刘统制刘念,他父亲是……”

刘念却打断道:“提那些做什么,我刘念就是刘念。倒是赵兄弟,好像有些面熟呢。”

云思遥知道刘念的性子,往他身上擂了一拳。赵夭夭听刘念似乎不想借助父亲的声名,倒也个真正的男儿,就改变了刚开始的冷漠的神情,敬重地冲着他略一抱拳。刘念也一抱拳,算做回礼,然后就一声不响地回头走开了。

“这人怎么这样?”赵夭夭觉得刘念似乎对她怀有敌意,可是她从未见过刘念,人家怎么会?再说,她的直觉向来不准。

“别介意,他就这种冷冰冰的人,一副爱理不理人的样子。”云思遥怕赵夭夭千金大小姐的脾气犯了,赶紧好心地解释道。他可不想那些整人的伎俩被用到了自己兄弟们的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