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我都要死了!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1939 2010-06-01 10:24:20

  38、

刘念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赵夭夭可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她这几天一直觉得肚子隐隐作痛。可要说痛吧,等你全心去注意时,却又不知到底是哪里痛。

这几天还发生了奇奇怪怪的事,使得战局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先是云元帅派出一队士兵去拦截上虞国的粮草,没想到粮没有截到,果真截到了一车队的草,这队士兵空手而归,虽然没有被云元帅处罚,却被全军上下嗤笑了许久。

然后,云元帅忽然让云思遥带着赵夭夭连夜后撤三十里,但大营却似乎没动。与赵夭夭他们同时后撤的,还有大部分士兵,据说军中只留了三千轻骑兵。

之后,上虞国果然不再顾及“免战牌”,直接由铁甲军开路,冲云家军杀过来。三千轻骑兵只带弓箭。铁甲军过于笨重,无论如何赶不上轻骑兵,长矛也发生不了作用。弓箭的射程却远得多等铁甲军落得远了,轻骑们就回头对着铁甲军的眼睛射去,虽然命中率大打折扣,但轻骑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再之后,上虞国的战马忽然无故病倒,铁甲军失去了战马,就等于失去了战斗力。再加上天气炎热,重甲与轻骑长时间周旋,几乎不堪一击。这时,大部队连夜撤回,第二天云家军全军出战,士气高涨,成功将上虞国逼得一退再退三退,终于成功扭转战局,反败为胜。

赵夭夭听着这些,也很想表现出兴高采烈的样子,但是,她的肚子,实在是越来越痛了。

云思遥看着赵夭夭瑟瑟地抖成一团,缩在被子里,小脸苍白,眼神涣散,忙让人去请了军医来。军医望闻问切一番,只道小伙子身体正常,许是吃坏了肚子,并无大碍。云思遥忐忑送走军医,在一边干着急,真恨不得自己代她去痛就好。

“云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赵夭夭忽地颤声问,她从来没有这样痛过。

“说什么傻话呢,就是肚子痛而已。”云思遥坐在床边,抓着赵夭夭的手,眉头都锁成了“川”字。

过了半个时辰,肚子似乎没有那么前了,赵夭夭有气无力地爬起来。云思遥赶紧扶住她:“你干什么去?”

只要身子稍稍舒服些,赵夭夭的鬼名堂就来了。她眨眨眼,神秘兮兮地在云思遥耳畔轻轻道:“我要去个地方,云哥哥可否跟着我?”

云思遥自然是点头,见赵夭夭似乎好了些,眉头也稍稍舒展开来。托这个郡主的福,他这个先锋已经许久没有上战场了,云思遥只盼着她那娇贵的肚子,快点好起来。

“我要如厕。”赵夭夭忽地大声说,望见云思遥那瞬间涨得通红的脸,哈哈大笑着走出帐篷。

云思遥无奈地摇摇头,想赵夭夭实在是堂堂郡主,怎么就这么不知羞呢?也不知道那福王是如何调教的。

云思遥走出帐篷,去伙房让他们准备些清淡的米粥来。帐篷外面无表情守着的云鹰和云虎,眼睛里俱是怒色——他们的赢哥儿,现在与老妈子有何不同?可是他们也是敢怒而不敢言,一是云元帅有令,照顾好这个身分尊贵的郡主;二是对付这个郡主,他们包括战场上无往不利的赢哥儿,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哪知云思遥小心地端着那碗粥回来,刚到门口便听到一阵压抑的啜泣声。云思遥一惊,迅速欣帘而入,果见赵夭夭伏在桌上,肩膀剧烈抖动。云思遥慌得差点丢掉手中的碗。他稳住心思,装作很沉稳地放下粥碗,坐在赵夭夭一侧,不自然地柔声问:“肚子又痛了么?”

赵夭夭听得有人问,哭得反而更大声了。云思遥不知所以,只好任她哭去。

“云哥哥,我要回家去。”良久,久到云思遥以为自己坐成了雕塑的时候,他听到了赵夭夭平静的声音。

赵夭夭哭得眼睛红肿,涕泗横流。云思遥在心里叹了口气,去绞了把毛巾来,给赵夭夭擦了脸,那脸上的五官才看得清晰起来。

“云哥哥,你不记得以前见过我吧?”云思遥愣住,他确实到现在也没有记起来。只听见赵夭夭自言自语般又说道,“不过没关系,你现在可记好了,我是福王府的容华郡主赵夭夭,桃之夭夭的夭夭。云哥哥,这回你可记好了。”赵夭夭说着,声音又哽咽起来。云思遥一头雾水,见赵夭夭满脸期盼地望着自己,只好郑重地点了点头。

“云哥哥,这是我的护身符。”赵夭夭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玉来,“留给你做个纪念。”

云思遥这回真被唬住了,他不敢接这玉,谁都可以一眼看出来,这块玉价值边城啊。“赵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问。他唤了赵天这外名字,因为潜意识里,他并不想叫面前的小丫头作“郡主”,但更不能直接叫出郡主的闺名,而“赵天”让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在跟兄弟们打招呼。

赵夭夭见云思遥不接她的玉,顿时泪落连珠子:“云哥哥,你,你,你就不能留下一点我的纪念么,我,我,我,都要死了……”

云思遥顿时石化。

日薄西山,残阳如血。

下虞国军营前,云思遥被士兵拦住了:“赢哥儿,元帅有令,申时以后,所有人无元帅令牌,不得外出。”

云思遥驻马想了一会儿,现在去请元帅的令牌,怕是请不到吧,这个原因实在是……他一横心,拉着马儿住回小跑一段,忽又拉转马头,往前狂奔,战马长鸣一声,腾空而起,竟跃过辕门,风驰电掣而去。

站岗的士兵们回过神来,哪里还有云思遥的影子?

“快,快去禀告元帅!”

刘念望着云思遥的背影,“哼”了一声,往大营深处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