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皇后登场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2086 2010-06-01 10:24:20

  42、

赵夭夭一把鼻涕一把泪全抹在赵玦墨红的袍子上。

“啧啧,你这疯婆娘,这可是我刚换上的,被你弄得脏兮兮的,你得赔人家。”赵玦故作委屈。

“得了吧,一个大男人,穿什么红衣,恶心死了。”赵夭夭止住了哭,干脆拉过赵玦宽大的袖袍,夸张地擤了把鼻子。

“啧啧,你这疯婆娘,也就我肯娶你。我还不是想着你今日一定会进宫来,特意穿了这身衣服来配你的绯红衣的么?”

听得“也就你肯娶我”,赵夭夭的心情又立时灰暗了下来:“哎,小气鬼,我是不是真的很讨人嫌?”

赵玦一愣,望向赵夭夭的眼睛深处,在那里发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小心和惶恐,便严肃了神色,认真道:“是很讨人嫌!”

“哦!”赵夭夭顿时如霜打的茄子蔫了下去。赵玦抬起她的下巴,捏了捏她的两颊,高声道:“不过,我巴不得你讨人嫌,这样,也就没人跟我抢你了呢。真的,夭夭,我更喜欢你张牙舞爪的样子。”

赵夭夭在赵玦的琥珀色的眼眸里,看到了浓得化不开的深情,她眨了眨眼睛,终于垂下眼帘,她怕自己沉溺在那样的深情里不能自拔。

“那,那我先去看姐姐了。”赵夭夭捂着呯呯直跳的胸口,快速往朝阳殿走去。她没有看到赵玦一眨眼间,眼里那浓得化不开的深情已一扫而光。

“夭夭,你不知道,他们要对我下手了呢。而我,是不会束手就擒的。”赵玦握在宽大袖袍里的双手,捏得格格作响。不过,很快,他恢复了漫不经心的神情,往凤仪宫走去。

皇后吴涟漪坐在凤仪宫的大座里,气定神闲地小口啜着茶。旁边一个老太监正愤愤道:“娘娘,最近新到的鲛绸,倒让晏芙蓉那贱婢……”

“住口。晏芙蓉已经是皇贵妃了,到时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以为在凤仪宫,傍皇后吃口饭,这饭就好吃些么。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老奴知错了。”

“罢了。你得时刻记得,你说的话,就是代表本宫说的话,就是代表我们凤仪宫说的话,多少人在等着你说错一句话,把你打入阿鼻地狱呢。阿让,本宫知道你对我忠心耿耿,可记着,这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祸从口出即是。”

“老奴记下了。”

“你别看着本宫这皇后似乎是天底下最光耀辉煌的,一般的人只见到这表面的风光,哪里知道其中的苦处。而且,你以为,新得宠的贵妃,现在圣宠一时,她就一定威胁得了本宫么?不就是一新的绸缎么?连这点小事都忍受不了,就做不得这母仪天下的皇后!阿让阿让,可不就是让你凡事让着点么?”

“娘娘圣明。”

赵玦正好听到了这段话,嘻嘻笑着走了进来:“母后,您越发令儿臣敬佩了呢。”

凤仪宫的太监婆子宫女一齐给太子请了安。皇后忙招呼着赵玦坐到自己身边来,又挥了挥手,道:“我们娘儿俩说说闲话,你们别在这儿碍事。”

“母后,朝阳宫那边做了什么?”

“哪里有什么,不就是新到的鲛绸,最先是让朝阳宫选了去么?你母后在这后位上坐了二十几年了,什么没有见过。你不用担心,他们也玩不出什么新鲜名堂来。”吴皇后端过一盅茶来,递到赵玦手里,“新到了云茶,你来得正好,尝尝看。”

“母后就一点也不担忧么?”赵玦疑惑地问,“毕竟朝阳宫那边,似乎已经把父皇的魂都钩走了。”

“傻孩子,你母亲一把年纪了,早已经过了争风吃醋的年龄了。对你父皇,还有谁比我更了解的?这十四来,他一直憋着一口气,现在晏芙蓉把他医好了,他是要把这十四年的壮年时光再补回来呢。”吴涟漪斜了赵玦一眼,叮嘱道,“你可得记住了,男人一旦沉湎女色,就会被女人牵着鼻子走。”

“母后教训得是。”赵玦赶紧低下头来,郑重地答应。

“我想,这段时间宫里不会太平。你如果有机会,还是出宫去的好。一则尽量多掌握兵权,裙带关系终究还是没有手握重兵来得有力。再则,你得多去争取战功,这样才能得到尽可能多的大臣的支持。这十几年来,母后虽然没有家族支持,但那些大臣,还是打理得有条紊的。”

“是。多谢母后。”赵玦在母亲面前,总是毕恭毕敬的。

“傻孩子,母以子贵。母后可就指望着你呢。你放心,别人欺负到我头上,我还可以忍让三分,要是敢欺负我的儿,我绝不饶他!”吴皇后的目光和语气都是同样的坚定。

“母亲……”赵玦知道在他面前,母亲和所有的母亲一样,没有任何身份的不同,有的都只是对儿子全心全意的付出。

“好了,晚上大宴,我们也得准备准备。来呀,温如,良如,你们为本宫好好地拾掇拾掇,记得不可失了身份,也定不能抢了晏贵妃的风头。”

同一时间,朝阳宫内。

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嫔妃们围着一件绣着五彩朝阳凤凰的大袍细细地打量着,啧啧地称赞着,热烈地羡慕着。一时间,莺声燕语,朝阳宫内热闹一片。

赵夭夭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进还是应该退,倒是朝阳宫的女官吉祥、如意对着她福了一福,温柔地道:“郡主请稍等,奴婢这就向娘娘禀报。”

“那就有劳两位姑姑了。”

吉祥和如意倒一下子没能够适应,难道,郡主不应该是直接冲进去的么,就像以前任何一次?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仓惶地去向贵妃娘娘耳语了一阵。晏芙蓉赶紧地拍了拍手,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大家快回去准备今日的晚宴吧。容华郡主来看望本宫了。”

一时之间,花容失色,环珮叮当,香风阵阵,美人们鱼贯而出,从赵夭夭面前飘飘而过。

最后出来的竟是贵妃娘娘,她和蔼地笑着,来拉赵夭夭的手:“妹妹什么时候回来的?”

说句实在话,晏芙蓉虽然身为贵妃,名义上也是赵夭夭的姐姐,但对这个妹妹,既喜爱得紧,也畏惧三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