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及笄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2077 2010-06-01 10:24:20

  1、

三月三,生轩辕。适合男男女女相携相伴,郊外春游,水边宴饮。有诗曰:“三月三日气象新,汴临水边多丽人。”

三月三,也是王母娘娘开蟠桃会的日子。有诗曰:“三月初三春正长,蟠桃宫里看烧香。沿河一带风微起,十丈红尘匝地扬。”

三月三,还是上巳节,也称作女儿节,是女孩子去西湖游玩,去灵隐寺求姻缘,也是向心上人表明心迹的好日子。有诗曰:“清明上巳西湖好,满目繁华。争道谁家。绿柳朱轮走钿车。游人日暮相将去,醒醉喧哗。”

三月三,同时是赵夭夭十五岁的生日。福王府上下张灯结彩,人流不息,光是大门口负责司报的两个下人便喊哑了嗓子。福王为赵夭夭大办及笄礼,不仅京城文武百官纷纷前来祝贺,就连皇帝也非常重视。他送来的贺礼光产自南海深海的拳头大的夜明珠就有十颗之多,放在太阳下也是熠熠生辉。其余像雪山顶上千年雪莲,北地极寒白狐裘,鲛人珠所制作的全套首饰,无一不是珍品中的珍品。司礼每唱一句,满堂来宾就齐齐“啊”一句。更令人羡慕的是,皇帝亲手书写了“桃之夭夭”的横幅,送给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这又是史无前例呢。后宫嫔妃自然也不惜血本拿出像样的礼物,一则送给晏贵妃看,一则送给福王看,一则送给皇帝看。不仅如此,陛下还特许晏贵妃回家省亲,做赵夭夭及笄礼上为之梳头挽发的司仪。

福王二女,一为皇帝贵妃,一个即将为太子妃,真是皇恩浩荡,圣宠无双啊。并且,容华郡主十五岁及笄的第二天,即是与太子的大婚之日,由此可见皇室对于迎娶容华郡主是多么的迫不及待了。(请不要问我这辈份问题,中国正史也罢,野史也罢,什么姨侄共侍一夫的事也不在少数,看官请忽略……呵呵)

赵夭夭晕头转向忙了一天,一下被叫到这里,一下被叫到那里,不曾好好吃过一口饭食,不曾好好休息一下下,不曾去西湖踏青,不曾去灵隐寺求一份姻缘,不曾有机会向云哥哥表达自己的心意……赵夭夭心里那个气啊。

眼看着白天的喧嚣渐渐淡去,赵夭夭本想好好休息一番的,可又被父王神秘兮兮地叫到了“密室”中。

赵夭夭双手支撑着沉重的脑袋,抬起同样沉重的眼皮,望向那张罗帐都没有放下的雕花的大床。那里,她的父王,和他的三侍妾,正在努力地变换姿势。赵夭夭只得闭上眼,正好养养神,但那三个侍妾嗯嗯啊啊的长吟短唱却是不绝于耳。

郁闷啦。赵夭夭干脆一任自己趴在桌子上。

“醒来!”福王办完事,竟发现本应好好学习的赵夭夭已进入梦乡,不由生出几分薄怒。

赵夭夭勉强抬起头来,用手拨着眼皮,费力地睁开眼,见父亲正板着一张脸望向自己,马上想起刚才的一幕,脸立马火烧火燎起来。她很纳闷,父亲这个当事人,怎么的就一点也不害臊呢。

福王看着赵夭夭疲惫的小脸,又有些不忍。夭夭怕是不用睡了,因为马上,她就要为大婚沐浴妆扮。于是,他缓和了脸色,长叹一声:“一点也没有你姐姐用心!”

“啊?”赵夭夭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那嘴里都可以塞下一只鸡蛋了,难道,父王也曾经这样教过芙蓉姐?那也太……

“夭夭,你要听好了。成了太子妃后,你的任务就是想尽一切办法牢牢地抓住太子,就像你芙蓉姐一样,明白吗?”

赵夭夭怎么会不明白?没见过猪跑,但她总是吃过猪肉的。于是,她点头如捣蒜。实在是,如果她反应再迟钝一点,她担心父亲又来长篇大论,她会受不了。

“好孩子。”福王欣慰地拍了拍赵夭夭的脸,“好孩子,你一定能够母仪天下,为父争光。”

然后生下继位的皇子,那么,我的计划就万无一失了。福王在心里想。

赵夭夭泡在洒了各色花瓣、放了许多香精的浴桶中。她挥手让丫头婆子们都出去了,就连玲珑也被她支开了,只让她过半个时辰再进来。玲珑犹豫着,终于还是一声不吭地走出去,轻轻地掩上了浴室的门。

赵夭夭本是计划忙里偷闲地休息一时半刻的,但父亲的话一直在她的脑海中盘旋,让她的头脑反而清明起来。

所谓的母仪天下,不过仍是女人们争得头破血流的一个男人的宠爱而已。那,从来都不是她想要的。如果有一天,她的夫君也让她与别的女人一起……她能忍受得了么?

半个时辰后,玲珑推开浴室的门,却哪里还有容华郡主的影子?

她惊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但是她也没有声张,悄悄地找到了福王。福王一拳击在桌子上,一张大理石的桌子立时四分五裂。

“这个逆子!”福王来来回回地踱了好几次,最后看了看玲珑,沉声道:“玲珑,现在只能靠你了,只有你能够救我了。玲珑,你愿意帮我么?”

福王说着,对着玲珑就是一跪。

“哎呀,王!”玲珑赶紧也跪下,“玲珑是王捡回来的孤儿,对玲珑有再生之恩。玲珑能够为王做得一点事,那是玲珑的荣幸!”

“玲珑,我的好孩子啊。”福王几乎要落泪了,“你等于救了孤王一命,等于救了孤王一家。从此以后,你才是真正的容华郡主,你才是孤王最疼爱的女儿。”

“是。”玲珑淡淡地应道,扶起了福王,福王对玲珑耳语了一阵,玲珑点了点头:“王,那玲珑就去准备了。”

“好。”福王目送着玲珑走出他的屋子,眼里顿时波澜不惊。

福王背着手,打开窗户,望着繁星闪烁的夜空,心里喃喃道:“兰心,你的好女儿,同你全然不是一个性子啊。不过这样也好,我早就知道这孩子的心性,或许我能为她做的,就只有这件事了。兰心,你还好吧……”

“哼,太子!”他又闷闷地想,脸上却是一片平静,好像她的女儿——太子妃容华郡主逃婚一事,只不过是一种错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