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祸妃,哪里跑

暗流

祸妃,哪里跑 屈子湖畔 2093 2010-06-01 10:24:20

  47、

穿着大红喜服、遮着红盖头的女子一直一动不动地坐在金碧辉煌的喜床上,那床上还放着花生红枣。然而喜房里却是静悄悄的,女子正在想是不是可以自己掀掉红盖头的时候,听得外面传来了声音。

“见过贵妃娘娘。”宫人们的声音整齐划一。这应该是东宫的宫人吧。反正,她是没有带一个人入宫的。

“免礼。本宫来看看妹妹,太子妃。”晏芙蓉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果断。

“对不起,皇后有令,太子妃今日劳累了,需要安静休息。”有一人,客气而冷漠地道。穿着红衣喜服的女子暗暗记住了这个声音。

“是么?皇后果然是知书达礼,考虑周详,只不过,公鸡太子是否也得给我们福王府一个交代?”

“皇帝陛下与皇后殿下,自会交代清楚的,不容我们下人置喙。”这句话,不也把贵妃娘娘当作下人了么?一个女婢,最多也就是个女官,竟然敢这样跟贵妃娘娘说话,胆子倒是不小,看样子,应该是有人授意的。

晏芙蓉也不着恼,只是淡笑道:“今天本宫就是要进屋去看看本宫的妹妹,妹妹难道拦得住我?”

“奴婢不敢?”声音却没有丝毫不敢。

“哦,你也还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奴婢么?本宫告诉你,本宫的肚子里,可怀着赵家的龙脉,你敢拦我试试?”晏芙蓉边说着,边往新房里走去。

那女官却没有动静,只是冷冷道:“娘娘应该知道这样做,会让皇后心里不痛快的,还请三思!”

晏芙蓉大笑道:“痛快?皇后娘娘是痛快了,皇后娘娘可顾及到我们福王府痛不痛快?既然皇后娘做了初一,又何必担心别人做十五?”

说着,晏芙蓉已来到门口,推开房门。红衣女子赶紧坐得更端正一些。

晏芙蓉看到女子单薄的身影萧瑟地坐在偌大的喜房中,不由得悲从中来,她调整自己的气息,轻轻喊道:“夭夭?”

那人却不说话。晏芙蓉更加心疼了,她赶紧走过去,挨在夭夭身边坐着,握住夭夭的手,不想,夭夭却不动声色地挣开了。

晏芙蓉一怔,目光炯炯地盯着这个感觉有些怪怪的妹妹,道:“夭夭别伤心,父王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的。”

“我一点儿也不伤心。”夭夭的声音平静,听不出喜怒。

晏芙蓉大惊:“你不是夭夭,你是谁?”说着,她已经一把扯掉了女子的盖头,同时,自己已飘到了三尺开外——动作敏捷,一点也看不出身怀六甲的样子。

她定睛一看,那穿着红衣的女子也正好冷冷地盯着她,脸是赵夭夭的脸,眼神却肯定不是赵夭夭的眼神。赵夭夭伸出食指,做了个“噤声”的表示,款款地走到晏芙蓉的身边,附在她的身边。

“你到底是谁?你把容华郡主怎样了?”晏芙蓉气急,也知道隔墙有耳,只得压制自己的怒气,放低了声音。同时,她赶紧扶住房子中央的桌子。

“容华君主逃婚了,你说,王爷再神通,这欺君之罪担得起么?至于我是谁,姐姐就真的听不出来么?”赵夭夭看着晏芙蓉难受的样子,笑眯眯地懒洋洋地回答。

“你是,你是……”晏芙蓉顿时觉得腹痛难受,几乎是抖着说出了几个字,“你是玲珑?”

“姐姐还记是我啊。没想到,我也会进宫来吧,我一定好好陪姐姐玩玩的。”玲珑继续在晏芙蓉的耳边轻轻说着,但“好好”两个字,却被她刻意加重了语气。

“碧玲珑,你想坏王爷的大事么?”晏芙蓉的肚子疼得更厉害了,她知道,自己快要生产了。

“哪里会,王爷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是想替某人来讨回公道而已。姐姐可要记好了。”碧玲珑得意地笑着,对着晏芙蓉耳语。忽然,她提高嗓门,对着门外喊道:“都是一群死人么,还不快点进来,贵妃娘娘要生了,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们担待得起么?”

瞬间,整个皇宫又一片沸腾。碧玲珑冷冷地看着一群人把晏贵妃扶走,恨道:“现在你是贵妃,我是太子妃,晏芙蓉,我们又在同一起点了。你欠了他的,他不要你还,我来代他讨回。”

凤仪宫里,灯火通明。

容喜儿急急地走了进来:“娘娘,贵妃娘娘要生了。”

“是么?你快去瞧瞧!”皇后也着急了,上天保佑,千万不要让那个狐狸精生个男孩……

“那太子妃那里?”

“算了算了,明天再去理会。先去打探一下朝阳殿里的消息,快去。”皇后已经很着急了。

福王府内。

福王黑着一张脸,坐在桌子前,端起一壶茶来。凤仪宫这次也真是欺人太甚!他恨恨地想,但却没有想着自己的女儿也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一个黑衣人恭敬地站在一边,等候他的命令。良久,福王站起身来,对黑衣人道:“通知兰夫人,请求她的帮助。”

“是!”黑衣人说完,也不从大门口出去,而是直接打开窗户,一跃而出。

既然如此,那就天下大乱好了。福王露出了一抹狠决的神色。

福王来到大厅,大厅里还跪着一个瑟瑟发抖的中年人。那人见福王到了,马上叫嚷道:“王爷饶命,这不关我的事,是太子他……”

福王和颜悦色地蹲下身来:“我知道了,这确实不能怪你。”

“谢王爷开恩,请王爷饶命。”那人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虽然不能怪你,但是你还是失败了。”福王轻描淡写道。

“不,不,我……”

“要不,你把准备给太子喝的喜酒喝掉,要不,你与你全家人一起把太子喝的喜酒喝掉。自己看着办。”福王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汴临附近的盘龙山庄。

青蛇小心地问:“陛下,现在朝内局势还不清晰,再次发动对下虞国的战争,恐对朝堂局势的稳定不利。”

澹台紫玉瞟了青蛇一眼:“青蛇,你现在越来越多嘴了。”

青蛇赶紧转移话题:“还要不要知会白夫人?”

“不用了,即刻启程回国。”澹台紫玉抿着薄唇。他又想起那个身穿红色喜服的身影,竟是那样刺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