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卑微的花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144 2011-10-31 14:02:41

  千颖茵来的那日依旧穿着一件紫色的修剪反繁复长裙,头上戴着三支款式相同的金钗,简单却又高雅,丝毫不同于优凉裙裾飞扬的白裙。她所带的还有几盒包装精美的礼物。当优凉听到雪玉来时她并不准备要见她,但身为宫女的她最终是没有什么资格拒绝的了大将之女千颖茵的“召见”,尽管她是来“探病”的。

在千颖茵看到优凉所居住的房间后大为惊叹,这哪是宫女能住的房间啊,估计千月的寝殿的装潢也不过如此吧。千颖茵顿时联想到优凉和清妃容貌上的惊人相似,心里也猜到了几分其中的缘由。宫景汐曾对她说过,优凉深受清妃的宠爱,她虽身为宫女却还拥有着两个属于自己的丫鬟,并且是不用干什么活计的,而且穿戴皆不比身为宫女的千月差。能在宫中拥有这般自由的身份,她显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而已。

优凉斜靠在床上身后靠着鹅毛枕垫,一双绣工精致的锦缎被子轻盈的盖在她的身上,床边放着一双白色的绣花鞋,上面绣着一朵粉色的荷花,中间竟是一颗珍珠做的花蕊。羊毛的厚重地毯铺满全屋,屋中设置繁复精巧,剔透的水晶帘挂在窗子上,天蓝色的薄纱如倒挂的彩虹布满屋顶,桃木桌上放着一盏琉璃水壶,屋内四角皆放着一只外形为玫瑰形的香炉,雕刻纹路清晰又栩栩如生。

看到千颖茵,优凉并未起身,仍躺在床上看着手中的书。千颖茵自行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下,雪玉奉上一杯冒着热气的茶,茶香纯粹清幽,是上等的好茶。千颖茵将手中的礼物放到茶几上,看着对她视而不见的优凉道:“这天冷的奇快,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才是,不然会让很多人担心的。休养了这么多天,病情可见好转?”

优凉只是看着书,并不理会千颖茵的话。千颖茵也不计较,打开桌上的礼盒道:“这是我特意从玉淑坊挑来送给姑娘的,姑娘天生丽质也要有饰品陪衬才是,只希望姑娘喜欢才是。”

这时一名名叫雨衾的宫女走到屋中,直接对千颖茵视而不见,这种行为对一名宫女来说实在是大胆。她对雪玉吩咐道:“玉儿,你去正殿把我刚为凉儿的煮好的燕窝粥端来,我来帮凉儿梳妆。”雪玉应了一声,走出门外。雨衾走到床边,把优凉扶起来,两人直接把千颖茵晾在了一边。

雨衾从梳妆台的柜中取出一只金银交织的首饰盒放到优凉面前,里面全都是一些金银首饰,其间不乏一些价值连城的外国贡品。金灿灿的颜色把千颖茵的眼睛晃得生疼。优凉摇摇头,道:“不必如此华丽的。”雨衾又拿出一只珠翠相间的锦盒打开,珍珠、夜明珠、宝石的光芒璀璨耀眼。最终优凉挑出一只天蓝色的夜明珠簪子。漂亮的颜色极赋灵气,又不张扬。雨衾又从另一只盒子中取出一只弧形的银钗,钗上垂下一派细密的流苏。雨衾把发钗插入优凉发间。这打扮期间雨衾共拿出七只首饰盒,她就是烟千颖茵知道优凉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她的首饰中的任何一件都够买下她所带来那种档次的首饰足足一车。

千颖茵也自觉没趣,便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优凉坐在镜子前面,目光空洞。拥有再多的财物又有什么用?在千颖茵面前她早已是一败涂地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都已经被她夺走了,其他的东西对她来说还有什么用?

除了千颖茵,叶童也来看过优凉。当她看到曾经活泼充满朝气的优凉现在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的是,不禁心里发酸,对她也分外的同情。宫景汐实在太过绝情,优凉对他那么好,他却轻易地就把她丢掉,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仍旧每天和千颖茵在一起,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还有······公主,自从千颖茵对千月说了那番话之后,千月对优凉再也不像从前那般信任了。并且静妃严令千月和优凉有来往,这么多天了,千月竟没有见过优凉一次。

叶童将她特意从宫外买来的优凉平日里爱吃的零食倒进桌上的盘子里端到优凉床前,道:“这是我特意出宫给你买的,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你吃一点吧。”

优凉只虚弱的摇摇头,说:“没胃口,我不想吃。”

叶童看着优凉素颜无妆苍白的面孔,她的头发也没有梳,只将额前的两缕青丝用一条粉色的绸带松松的系住,毫无生机可言。叶童突然很怀念那个同她和千月一起吵吵闹闹,走遍了都城的大街小巷的容装明艳、衣着考究、发饰精致做事热情认真地优凉。

叶童在床沿坐下,沉重的开口道:“凉儿你也别怪公主。你长得漂亮,难免会被人猜疑,偏偏这又被那些心思不善的人利用了。公主她没有心思,别人说什么她也便信了。静妃又不让她来看你,她就是想来也没办法啊,所以才让我来瞧瞧你。我们这些当丫鬟的都身份卑微,那些主子我们怎能高攀起?让别人看来倒个笑话一样。我知道你漂亮,心气又高,可偏偏你只是小姐的命,丫鬟的身。这些主子说要就要,说扔就扔,连杀个人都司空见惯,别说是玩弄感情了。你别看静妃她一副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样子,可在皇上面前她又算什么?说的难听一点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暖床工具。皇宫里的人有几个会像你这样的真性情啊?”

优凉只躺在床上,也不动,气息微弱道:“我现在万念俱灰,你也不用苦心劝我。静妃她太绝,连宫景汐也拿我当傻瓜耍,我只能自认瞎了眼喜欢上了他那种人。月儿她单纯没什么心思,我也不怪她,现在她夹在我和静妃之间想来也是很矛盾,我也不想她为难。以后你也不用来看我,只当我们不认识,你们好好的过便好。”

叶童一听这话心里很难受,当初她们一起吃遍都城、玩遍皇宫的时侯何曾想过会闹到现在这种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叶童叹了口气,道:“你也别把话说的太绝了。纵使公主这般对你,但她也并不是自愿的。若你有什么忙,她总不能坐视不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