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想说再见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16 2011-10-31 14:02:41

  宫景汐看着优凉娇艳的容颜上那痛苦的荒芜,平日里那玩世不恭的脸上是陌生的令人恐惧的沉静。静妃嘲弄的看着优凉,对宫景汐说:“汐儿,你就告诉她,你到底喜不喜欢这个下贱的丫鬟,别让这个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丫鬟再做一些可笑的白日梦!”

优凉歇斯底里的冲宫景汐喊道:“你说啊!”

宫景汐最终开口,仍是那淡漠到若有若无的口气:“谈不上喜欢,只是不讨厌。”

优凉愣了一会,然后冷笑:“所以呢?你是要听你母亲的话就此和我了断?!”宫景汐沉默了片刻,道:“别无他法。”

原本表情倔强的优凉听到这句话顿时像是断了线的提线娃娃,跌倒在地。泪水也应接不暇的落下,每一滴泪水都如水晶般的晶莹剔透,蕴含着明丽的忧伤。“你说这话······你不要我了对吧?你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为什么就这么轻易地放弃?你说过你会娶我的!”

宫景汐伫立在一旁不为所动,说:“可是现在你令我很失望。”

优凉如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眼睛明亮了起来,急忙问:“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还好吗?”

宫景汐淡漠却毫无余地的一句话让优凉再次绝望:“没用了。”

“你个骗子!!!你说过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地把我给丢掉?!”为什么平时对她体贴入微的宫景汐看到她如此痛哭失声现在却置之不理?为什么他现在对她可以如此的淡漠和狠心。他一直说爱她不是吗?可是他却能如此的对她,就算是被迫不要她了,也不应该如此的狠心啊。

一直在一旁沉默的千月即使是对优凉万分猜忌,但是看到她的痛苦的样子还是心疼的想要上前扶起她。毕竟曾经是那样好的朋友,优凉现在的样子让她感同身受,撕心裂肺的疼。看着她疼痛的双眸,自己差一点也要哭了出来。可就在千月准备过去的时候,千颖茵拉住了她。千月挣脱了许久最终还是被千颖茵拽住了。千月不懂为何什么人会如此的狠心,看着别人哭倒在自己面前却无动于衷。她一直认为善良的哥哥,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别人?他凭什么?优凉为了他现在竟然这般的卑微!

“颖姐姐,”千月乞求的看着一身高傲的紫色纱裙,冷静淡然的千颖茵,失声痛哭,“我知道我哥喜欢的那个人是姐姐你,你们是从小长大,姐姐你又漂亮家世又好,皇兄喜欢的是你,连母后也很喜欢你,哥哥将来的妻子一定是颖姐姐你。可是我求求你了,凉姐姐是真心的喜欢我皇兄的,你帮我劝劝我母后好不好,让她不要再阻止凉姐姐和皇兄了······”

优凉听到这翻话,不可置信的看向拽着千月的千颖茵。原来宫景汐早已经有了要娶的人了,原来他从最开始就是在骗她的,她竟还像一个傻瓜一样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他一直······都将自己当成一个笑话来对待!

静妃正洋洋得意的看着痛苦的优凉,这时宫女的通报却令她的得意打得烟消云散。那宫女说的是:“娘娘,清妃求见。”

清妃进来的那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人们的目光纷纷停留在款款而入的风华绝代的女子身上。她身着淡青色的素净的宫装,肤如凝脂的脸上没有用胭脂便是娇嫩无比。头上只斜插着一支米黄色的绸制的梨花,缀着一缕天蓝色的绒线花。空谷幽兰的气质令在场的所有人都黯然失色。岁月并未从她身上带走什么,反而给了她令人沉醉的妩媚。

看着瘫倒在地的优凉清妃忙上前把她扶了起来,优凉已苦的红肿的双眼令她心如刀绞。优凉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宫景汐,叫道:“是我看走了眼,才会喜欢上你这种混蛋!从此你我之间一刀两断、再无瓜葛!”望着宫景汐深邃的眼眸,优凉踉踉跄跄的愤然而去。

看着优凉那粉红色的柔弱的背影,宫景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是很美丽的女子,也足够的聪明,只是她太过的固执和偏激,也不懂得什么是能屈能伸,原以为把她留在身边会对自己有很大的帮助,可是现在看来把她留在身边有着更大的风险。而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千颖茵则是千城唯一的妹妹,娶了她将对自己有着很大的好处。只是可惜了,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优凉更美的女子了。

清妃忙命雪玉去追优凉,生怕她出什么意外,然后后看着宫景汐,目光中少了往日的温柔,问:“汐儿,你真的准备和凉儿分开吗?”

在这偌大的后宫之中,所有的人都是那般的隐晦黑暗,只有清妃人如其名在后宫之中如一泉清潭,与世无争的真诚的对待每一个人,所以宫景汐虽然很少接触这个女子在心里却一直对她敬佩有加。宫景汐知道清妃一向对优凉疼爱之极,面对她的质问宫景汐只得无奈地回答道:“对不起,我并不喜欢优凉。”

清妃无奈地苦笑,道:“想不到你竟是这种逢场作戏的人。罢了罢了,你们分开也好,本就是不可能的,长痛不如短痛。”清妃寂然转身,仿佛全世界的悲凉都贮藏在她那盈盈一转之间。静妃本想质问清妃她和那个宫女的关系,却被她那悲凉一转黯然伤魂,一瞬间觉得疲惫不堪,再不想过问这些事情了。

天气陡然转凉,树叶早已落尽,枝头成空。天空湛蓝着静谧的忧伤,莹润而忧伤。再无成群的鸣叫着的鸟从苍穹飞离而去。活力如同温度从身体抽离而去,人开始变得慵懒而颓废。

优凉因连夜看星星而受凉,在清宁宫休息了长达半月之久。宫景汐没有来看她,倒是千颖茵来了。在宫外住着的千颖茵都知道优凉生病,他宫景汐又岂会不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