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再次相遇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25 2011-10-31 14:02:41

  优凉也不再说话,叶童从床上站起来,对优凉道:“你好好休息吧,多少也吃点东西,也许以后就再吃不出那个味道了。”说完叶童便回去了。这间她曾无比熟悉的屋子今天却那么的陌生也许以后再没什么机会来了。看着叶童红色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的那一团光明中,优凉泪流满面。以后在这个皇宫便形同陌路了,从开始的不相知到最终的不相认。短短的两个字却饱含沧桑。

市场

人流如潮的市场繁华热闹。优凉缓慢的走在这条最热闹的街道上,身边是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能陪着她的。她穿了件白色的长裙,上面绣着空谷中的兰花,绽放在层层叠叠的裙裾上使裙子显得厚重和高贵。外面披着淡蓝色的斗篷,飘逸脱俗。发间装饰是几株上缀细碎钻石的银色攒花和一条天蓝色的绒线花,娇艳的脸上轻着淡妆。此刻,她是路人了。

这里是她们一起建造起来的,可如今走在这个装满回忆的地方,她所能够体会到的只是物是人非。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永远也看不清凋谢。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读不懂塞北的荒野。梅开时节因寂寞而缠绵,春归后,又很快湮灭,独留我赏烟花飞满天,摇曳后就随风飘远。断桥是否下过雪,我望着湖面,水中寒月如雪,指尖轻点溶解。断桥是否下过雪,又想起你的脸,若是无缘再见,白堤柳帘垂泪好几遍。”

优凉一曲完毕,台下满堂喝彩。当优凉在众人的注目中走下时,听到一个明朗的声音:“好久不见了。”优凉转身便看到千城明亮的微笑。优凉悲伤的脸上荡起一丝淡淡地微笑,道:“真巧。”

千城笑道:“刚巧在楼上喝酒就听到有人在唱歌,我看挺像是你的声音,便下来看看。你自己一个人吗?”

优凉苦笑,:“不然还能和谁一起?”

千城从自己妹妹的口中也听了些优凉和宫景汐之间的事,他明白她此刻的忧伤为谁。明亮的微笑暗了暗,说:“不如我们上楼吧?”优凉点了点头,两人便走了上去。

装饰精美的雅间正中的圆桌上摆满了酒瓶,优凉看着这么多的酒瓶不禁讶然,问:“你喝了多少酒啊?”

“不多,正好五坛。”

桌上全都是上好的佳酿,优凉拿起被酒坛掩埋的酒杯,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因为喝的太猛差点就被呛出了眼泪。千城忙上前为咳个不停地优凉捶背给她顺气。屋外街市人声鼎沸,一切细小的声音都被掩盖。千城突然抱起优凉将她从原地移到一根柱子后面。一支箭从优凉方才站的地方射到对面的墙壁上,箭羽在裸露的空气中不停地颤抖。优凉瞥了一眼入墙三分的冷箭,清澈的眼眸变得深邃。千城道:“他们是冲你来的。”

“他们?派了那么多的杀手,还真是看的起我。”优凉不禁冷笑,又对千城道:“这里人多,我们还是快走吧,免得伤及无辜。”千城点了点头,带着优凉走出酒楼。

偏僻无人的街道,那些杀手终于现身。一列七人挡住了优凉和千城的去路。优凉紧紧地拽住千城的衣袖藏在他的身后,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的学生,她里见过这种场面?千城感受到优凉的恐惧,安慰她道:“你快先走,在这条街的街角等我,我会过去找你的。”

优凉抬头看向千城她的目光清澈明亮。千城看到优凉那一瞬间的目光以后的许多年里再也挥之不去即使是在优凉消失的多年以后,每当他回忆起这个他深爱着的女子,总是想起那夜她清澈的目光,美得像似一场梦境。

死亡如同这无边的黑暗将优凉紧紧的笼罩,她缩在冰冷的墙角抱着发抖的身体,在这死寂的黑夜中不敢发出一丝的声音。

千城终于还是来了。当优凉听到他在黑暗之中呼喊着自己的名字时,差点喜极而泣。千城抱着优凉向闹区跑去。优凉没想到的是千城的身后居然还跟着一个黑衣杀手,而千城此刻身受重伤。终于在一条人迹罕至的路上千城将优凉放下,鲜红的血不断的从千城的伤口涌出,将他的青衣染成刺眼的红色。

优凉看着体力不支的千城,身后杀手的逼近带来的死亡的气息令她发冷。她可以猜到,这些杀手是静妃派来的,如不是为了保护她,千城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既然杀手是静妃派来的,而静妃一直想要拉拢千城为宫景汐所用,那么静妃又怎么可能去杀千城?优凉注视着千城,终于对他说:“谢谢你,你一定要活着。”然后,她便离开他的身边。

“优凉——”千城想去追,但严重的伤势已经使他的思绪沉重,他最终沿着冰冷的墙壁滑落到地上。

优凉此刻是无比的恐惧,杀手很快便在一条死胡同里追上了她。看着杀手肃杀的眼神,优凉想到了此刻正在清宁宫休息的清妃,想到了柔弱温顺的雪玉,想到了冷血的宫景汐和阴狠歹毒的静妃,她突然想到她还不能死,她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没有做,不可以就这么死掉。

她强忍住内心的恐惧,凝眸看向来人。她的眼神如同鬼魅妩媚的摄人心魂。鲜艳的红唇娇嫩如樱,就连那发间的冷清的银花此刻也竟闪烁着妖媚的光芒。杀手本来肃杀的目光看到娇艳的优凉后逐渐变得浑浊起来,像是被人勾了心魂一般向优凉走过去。优凉轻柔一笑,迎上前抱住来人,然后将手中那把泛着冰冷的光芒的锋利的匕首迅速地刺到他的心脏里。

优凉第一次听到血肉撕裂的声音,像是来自灵魂深处最惊心动魄的歌曲,唱着带着血腥的歌词,在耳边回荡。杀手的身体在优凉身上瘫软了下来,温热的血液打湿了优凉的衣服,她感觉到双腿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曾经无比热爱美好的她顿时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