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你说再见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99 2011-10-31 14:02:41

  千颖茵见静妃和优凉皆是心神不宁,便夹起盘中的菜放到静妃分毫未动的饭碗中,柔声劝道:“娘娘,我们还是先吃饭吧,万一饿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静妃柳眉紧蹙,道:“眼看你二皇妃的位置都快被清宁宫的那个小狐狸精抢走了,你让本宫还怎么吃的进去?”

而千月正回忆那日优凉和千城见面的情景,竟没有察觉到静妃所说的那个“狐狸精”正是她的好朋友夏优凉。千颖茵轻轻地放下碗筷,瓷器相接处间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她开口宽慰静妃道:“依颖儿看,娘娘您是多虑了。颖儿与景汐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再说娘娘您与我父母都早已为我们定下了婚约,这件事外人不知,可景汐却知道的清清楚楚,他待我也如同对亲人一般。我们这十几年的情谊又怎能是一个刚认识的小宫女几个月的时间能比得上的?”

静妃闻此,紧皱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来,拉起千颖茵的手慈爱的笑道:“颖儿说的确是,汐儿他和你从小便在一起长大,你又漂亮又聪颖,汐儿上哪找比你更好的去?我当真是糊涂了。”

静妃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宫女进来通报:“娘娘,二皇子求见。”

“汐儿也来了?那正好,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要不要娶这个狐狸精!”静妃离开饭桌走到殿内高高在上的软座上,景色的裙摆舒缓的平铺在地面上,一派奢华凌人。她很想看看这个叫优凉的宫女到底是哪里好了,可以竟可以让宫景汐对她如此上心。

宫景汐和优凉一起走进殿内,当静妃看到身着粉红色丝裙,表情淡漠的优凉时,她盛气凌人的表情瞬间呆愣。和她猜测的结果一样,这个宫女有着一张美丽不可方物的脸孔,但她没想到的是,这张脸竟和她最恨的人极为相似,而且还要比她美上十分。静妃不可置信的看着优凉声音发颤的问:“你是清宁宫里的那个狐狸精的什么人?”

千颖茵深深地看了一眼静妃,不明白为何她看到优凉后会如此的失态,而宫景汐听闻静妃的口气顿时感觉不妙。优凉抬眼直直的盯着静妃,一字一句的问:“请问娘娘口中所指的人是谁?”

静妃看着优凉不卑不亢又风华绝代的脸不禁怒火中烧,提高了声音斥骂:“你竟敢用这种语气和本宫说话!流萤,给本宫掌嘴,本宫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礼数的贱婢!”流萤正巴不得好好的教训一下优凉,以解心里的怒气。宫景汐忙将优凉拉到他的身后,向静妃求情道:“优凉不是有心要顶撞母后的,还请母后不要怪罪于她。”

这时一直魂不守舍的千月也回过神来,向静妃求情:“母妃,凉姐姐哪有冒犯你嘛,你怎么可以强词夺理啊?”

静妃震怒的瞪向千月,大声呵斥:“你给本宫住嘴!这件事没有你插嘴的份!”千月对优凉的偏袒令静妃对她恨铁不成钢。千颖茵说,千城对优凉一见倾心正让静妃对千月的毫无心计而愤怒不已,现在她竟还这么愚蠢的为这个狐狸精开罪,可怜她静妃聪明一世,竟生出这么个笨蛋来坏她的事。

千颖茵走到千月身边温和的拉住她的手,语重心长道:“月儿,你交朋友你母后怎么会反对呢,她又怎么会愿意你一个人在这宫里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可是你要知道,这个宫中的人都是心怀鬼胎,而你又心无城府,被别人骗了还以为人家是在帮你。静妃娘娘可是你的亲生母亲,她看着你被别人骗了怎么会坐视不理呢?你却不信任她,你说,你不信她你还能信谁呢?”

已经开始对千城和优凉有些怀疑的千月听到这一番话不禁又沉默了,在是该相信优凉还是该相信自己的母亲间犹豫不觉。母亲是最爱自己的那个人没错,可是她不是普通的父母啊,她是这个国家的二皇子的母亲,她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这个国家的王,她的话又有多少可以相信呢?千月抬头便看到虽衣饰奢华却孤傲的高高在上的静妃眼中的悲戚,不禁愧从心生,垂下头轻轻地向静妃道歉:“母妃,对不起,是儿臣错了,儿臣不该惹您生气。”

优凉突然觉得一阵悲凉席卷而来,这后宫的人果真虚伪阴险。她不知静妃对千月说了些什么竟让千月听信了千颖茵的“心怀鬼胎”这些污蔑的话。这就是她最看重的朋友,这个朋友在空穴来风的诋毁面前就这么轻易地忘却了她们之间的友情。她一向以为厚重的友情就这样全盘崩溃。在那一瞬间,优凉的眼泪差点涌流而出。

宫景汐轻轻地握着优凉冷冰冰的手,用为不可闻的声音对优凉道:“乖,去给我母妃道个歉。”

“道歉?”优凉挣开宫景汐的手直视着他不再清澈的眼眸,问:“你不会觉得到了现在再去道歉还有挽回的余地吧?她在污蔑我难道你还要我犯贱的自取其辱向她道歉吗?!你说,从开始到现在错的人是谁?你说我凭什么要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

殿中的人都错愕的看着优凉近乎疯狂地举动,最是那些身份卑微的宫女对因同样身份低下而被人欺负的优凉分外的同情大殿瞬间鸦雀无声。但宫景汐一句风轻云淡的话却出乎所有人意料,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歇斯底里的优凉道:“你疯了吗?”

优凉当时以为听错了,问道:“你说什么?”

静妃大笑着慢步走到优凉面前,鄙夷的看着她讽刺道:“你真的以为汐儿会喜欢上你这种身份低贱的宫女?以为凭着一张脸蛋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简直是痴、心、妄、想!”

优凉却是看都不看静妃一眼,只是盯着宫景汐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优凉还清楚的记得,漫天飞舞的黄叶里,宫景汐拉着她在风中奔跑。他亲手捧着那件鲜红的嫁衣对自己说:“你就是我心里唯一的那个王妃。”那份缱绻的温情至今还在心头萦绕,可是现在他却冰冷的看着她,面对她的委屈风轻云淡的问:“你疯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