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21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05 2011-10-31 14:02:41

  箭的那头是宫景汐那复杂又陌生的脸庞。优凉漆黑的蕴含着整个黑夜的眼眸静静的凝视着宫景汐,无形中已有千言万语。

箭划破冰冷的空气笔直的射来。

黑色的身影此时在她眼前却一闪而过,把她拉到了一个带着干净的清香的温热的怀中。优凉惊讶的抬头看向这个淡漠的男子,他看着自己的男子虽然依旧深邃却在不经意间闪过一丝担忧。他没同意轻皱,将优凉轻轻放下,然后平静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臂,那里在救优凉的时候被锋利的箭羽刺伤了,有血液流了出来,在黑色的衣服上只看到一片潮湿。

优凉慌忙上前按住他流血不止的伤口,眼中是满满的担忧。又是一个人,因为自己而受了伤。

这时一阵吵杂的马蹄声传来,狩猎的公子们纷纷骑马过来,下马惊呼道:“太子爷,您怎么会受伤了?!”

宫景泫看着围向这里的人群和人群外围观的面色平静的宫景汐,语调低沉,别有深意道:“猎场出现了刺客,今天的比赛到此为止,你们都先散了吧,我会严查此事的。”说完不再理会前来询问的众人,朝远处专设的皇家独用明黄色的帐篷走去。

看着宫景泫冷漠的背影,优凉在原地犹豫了片刻,最终跟了上去。那间独立的帐篷外站立着两个面色如宫景泫般冷淡的青衣人,看到走来的宫景泫纷纷下跪行礼。干燥的空气中弥漫着血液的清甜。两人皆是一惊,看向宫景泫的胳臂,问道:“是谁伤了少主?!”

宫景泫淡淡的开口道:“你们无需过问。”

优凉在帐篷外看到两人为宫景泫掀开门帘,宫景泫走了进去。优凉再到帐篷外想要进去时,却被门口的两人拦住了。优凉焦急中带着忧虑,向两人请求道:“你们就让我进去吧,我想看看太子爷伤的怎么样了,求求你们了。”很多年后,这两个人仍旧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优凉时的情景。她很美丽,是两人有史以来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她为了宫景泫急的都快要哭了出来,可是当两人回忆起他们初次见到他的时候,都后悔当初没有杀了这个冷血的女人。

双方僵持间,帐篷中传来宫景泫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他说:“让她进来吧。”

宫景泫正在处理伤口,血已经被止住了,桌子上放置着一大堆擦拭伤口后的沾满鲜血的纱布,御医拿着药瓶小心翼翼的在伤口上涂了一层药粉。伤口比宫景泫想象中的还要深。优凉看到那血肉模糊的伤口突然想起了千城那浑身是血的孱弱的样子,想起那夜清晰地血肉撕裂的声音,想起了那匕首冰冷的触感。那触感好像仍然留在手上,渐渐吞噬了她平静的内心。

“你的伤······很疼吗?”

听着这柔弱的带着哽咽的声音,宫景泫抬头看向优凉,他看到她明艳的脸上蕴含着剧烈的恐惧和忧伤,她明亮的眼中也蒙了一层朦胧的水汽。“你······”宫景泫看着泫然欲泣死亡优凉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是无奈的沉默了半晌,他只开口说道:“不要哭。”

僵硬的语气中带着手足无措的慌乱,优凉错愕的盯着面前这个冷漠的男子,眨眼间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已经从优凉的眼中滚落出来。宫景泫竟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管还未包扎好的伤口走向优凉,淡漠的声音中透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温柔和心疼。他说:“不是告诉你不要哭吗?伤口好好的你哭什么?”说着抬起手有些急促的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动作紧张的令帐中站立的两个青衣人都一阵暗惊,他们一向冷静的少主什么时候会为了一个女子如此的紧张?

优凉看着眼前这个原本冷静却被她弄得不知所措的人顿时笑了。那明亮的眼中还带着水光潋滟的悲伤,现在却绚丽耀眼,令眼前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宫景泫看到她笑了也不禁松了口气。优凉却又止住了笑,盯着宫景泫对他道:“谢谢你。”

明亮清澈的眼睛似乎可以看透人的心灵。宫景泫不再说话,转身让御医继续帮他包扎伤口。他也不知为何自己竟然会不顾自己的性命去救她,只是看到她那忧伤的眼神就忍不住想要去保护她,那种强烈的鲜明的感情是他从未有过的。

帐外开始吵闹了起来。宫景泫不耐烦的对一旁的青衣男子道:“旸,你去告诉暻谁都不能进!”

旸恭敬的答了声“是”之后推出帐外。

外面的声音逐渐的减弱直至只听到千月不依不饶的声音:“皇兄怎么可能会不让饿哦进去嘛,你快给我让开,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快点!”

还有千城的声音道:“他就是比小心受个外伤而已,不至于觉得没脸见人了吧?”

闻此,优凉顿时忍俊不止。这时方才一直在帐中的旸竟然压低了声音偷偷的对外头的人说道:“太子爷正在里面和一位姑娘说话呢,我看各位还是不要打扰的好,那里面正腻着呢,免得坏了爷的好事。”

宫景泫听了不禁面色一沉,优凉抬头看向宫景泫,他正蹙眉冲外面喊道:“让你给我赶走他们没让你在那里给我胡说八道!给我自行掌嘴去!”话虽如此,但是宫景泫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怒气。

旸也不动,嬉笑道:“爷还不承认,要不要让他们看看这帐中到底是不是个女子?”

千城笑着掀开帘子,道:“你这见色忘······”这句取笑的话还没说完,他脸上的微笑就凝固了。他看到帐中站着的分明就是优凉。

优凉看到此刻千城眼中明亮的光芒瞬间黯然失色。

千月也随着千城进来,当她看到优凉时亲热的跑过去,拉着她的手笑着问道:“原来旸哥哥口中的人就是凉姐姐啊。我就说嘛,凉姐姐注定了要当我嫂嫂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