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33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03 2011-10-31 14:02:41

  淑贵宫

淑贵宫自古以来作为历代皇后的寝宫自然是华贵大气。优凉走进散发着金属和大理石冰冷质感的大殿就不禁打了个冷颤,在心里骂道:“真是什么样的人就住什么样的屋子!”皇后一身红色的金线绣花的曳地长裙,头戴金制的凤凰钗,精致的面容年轻端庄。看着肌肤丰盈润泽的皇后,优凉不禁想起了清妃那苍白的面容,哪还有半点的血色?若不是她,清妃又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她现在却高高在上的坐着,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

优凉跪下行礼,双手撑着冰冷的地面早已握成了拳状。皇后倒是没有难为她,语气冷淡的让她起来了。这时两位宫女走来,在优凉和宫景泫面前铺了两张软垫,皇后瞥了优凉一眼,道:“坐吧。”

优凉跪坐而下,紧紧地握着宫景泫的手,有些畏惧的抬起头向皇后道:“儿臣今天早上身体有些不适,所以不能及时的过来给母后请安,还请母后见谅。”

皇后顿时冷笑,盯着优凉道:“身子不适?你以为本宫老了糊涂了就对想也不想的信了你的话?你以为本宫不知道你是同太子一起来的?!你还真以为本宫是吃素的?!”

优凉全身一震,不知所措的看向宫景泫。宫景泫不紧不慢却清晰地说道:“凉儿本来是想要先来给母后请安的,但是路过清宁宫是正巧遇到清宁宫的宫女去太医院为清妃去请太医,优凉担心自己的母妃,便中途去了清宁宫。只是怕母妃知道了真相而责怪她所以才会骗母后的。”

皇后知道宫景泫有意维护优凉,她也不争执下去。她看了优凉片刻,道:“敛昭公主自小在民间长大,怕是对宫廷礼仪不慎了解,反正本宫闲来无事,倒不如教教敛昭该会的礼仪,免得再闹出了完婚第一天就回了娘家的笑话。”

优凉在心里冷笑,她若是落在了皇后的手里,还能活蹦乱跳的走出淑贵宫吗?宫景泫自然是知道皇后的心思,想也不想的帮优凉拒绝道:“母妃还要管理后宫,事务繁重。这种小事自然不能老母亲大驾,让太子妃代劳就可。”

皇后脾气再好看着自己的儿子三番五次的为了一个自己讨厌的女子而忤逆自己的意愿也是会生气。她顿时拍案而起,骂宫景泫道:“你就好好的维护这个狐狸精吧!我看你将来迟早要被她给毁了!”说罢,转身走向了内殿。

优凉看着皇后愤怒离去的身影不禁在心里冷笑,这只是一个开始,她要这个女人对她们母女所做的一切全部的讨回来!

优凉看向宫景泫,目光中尽是自责,声音轻柔道:“母后怕是因为你一直帮我说话才生气的。怎么办才好?”

宫景泫仍是淡然,道:“我过两天在再来赔罪,她怎么说都是我母后,不可能因为这就与我断绝关系。”

优凉有些悲戚,道:“为什么母后会那么的讨厌我呢?”

虽是问话,结果却是谁都知道的。皇后将对清妃的怨恨全部移到了优凉身上,就是皇上对优凉的喜爱就严重的影响到了她的侄女太子妃的地位,她自然是对优凉处之而后快。

清妃的身体越来越坏,优凉每天都会随着宫景泫进宫看望清妃。清妃终日精神恍惚,总是早睡晚起。优凉每日为清妃做早饭,知道晚间清妃休息后优凉才会回太子府。每日回到太子府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别院中的主子几乎全都熄灯休息了,唯有优凉居住的楸泠院中仍然是灯火通明。念然总会打着一盏宫灯站立在院口等着优凉,见优凉回来便向院中的丫鬟通报,丫鬟麻利的摆上饭菜。进了屋中,总是会看见微带倦色的宫景泫。

他总是会等她,等她回家。优凉知道宫景泫要处理很多事物,可是无论优凉怎么劝他休息,他总是在当天晚上仍等着优凉一起吃饭。

优凉除了感动,只能叹息。

又是一场大雪降临,寒冷的空气吹到身上是彻骨的寒冷。优凉从清宁宫出来。被大雪顿住了脚步。雪玉忙为她披上虎皮斗篷,银白的颜色就想着洁白的雪花映照着优凉担忧的双眼。现在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雪地中无忧无虑的玩雪,现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夺去了她的天真和快乐。

回到楸泠院,那座雕花红漆的二层精致小楼仍是小巧玲珑、灯火通明。优凉进屋,一股含着玫瑰香甜气味的热气扑上来。雪玉为她解下斗篷,优凉看着宫景泫走了过去。宫景泫抓过她的手,问道:“冷吗?”

优凉含笑摇摇头,道:“想着你在家里等着我就觉得很暖和。”

宫景泫皱眉道:“这些话你都是从哪学来的?”

优凉但笑不语,坐下来夹起桌上香气浓郁的菜放到宫景泫的碗中,才说道:“这些话我都是从心里学来的呢。”优凉悄然笑了笑,埋头开始吃饭。

屋子里整日有暖炉熏着,窗门终日紧闭,不觉得有些闷热。宫景泫走到窗边将窗子打开,屋外大雪纷飞,一片银白。清新的空气吹进来,空气新鲜了许多。优凉也走到了窗边,她只穿了件淡青色的中衣,衣袖被吹来的清风飞舞了起来。宫景泫看到冻得微微发颤的优凉将她抱到了怀里。温暖的体温隔着一层衣物传来,优凉渐渐觉得温暖起来。

看着窗外的雪景,优凉的目光有些飘渺。她脸上浮出淡淡地微笑,道:“我第一次见你的那天下午,也下了很大的雪,纷纷扬扬的比今天的还要大。”

宫景泫嘲笑道:“不是雪,应该是雨才对。”

优凉疑惑的看向宫景泫,触及他嘲笑的眼光突然想起了那天他为了救她而身受重伤,她看着流血不止的他顿时泪如雨下,着正是他口中的雨吧。优凉微怒道:“我是因为担心你才哭的,你反倒怪我软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