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34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26 2011-10-31 14:02:41

  宫景泫将优凉搂进怀里,优凉的脸埋在宫景泫的怀中,鼻间满满的都是宫景泫身上干净的香味,像是青草的芳香,淡雅柔和,和他的冷漠的性格极度的不相称。宫景泫下巴轻轻地抵住优凉的额头,他棱角分明的骨骼硌的优凉有些轻微的疼痛。优凉便听到了宫景泫在她上方轻轻地说:“以后你再也不许因为我而哭泣。我可以用生命去保护你,如果你因为我哭了,那么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通过骨骼传来的声音显得那么的飘渺虚幻。但是优凉知道宫景泫是真心的,就如同这通过骨骼传来的话语一样,他的这些话全都是从骨子里发出的声音,没有一丝虚假的成分。优凉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的款款深情,印象中他温情的模样少之又少。他一直深沉的爱一旦表达了出来,令优凉感动且愧疚。以前和宫景汐在一起的时候,宫景汐会经常对她说这些话,她会觉得很甜蜜,但是绝对没有感动。宫景汐的甜言蜜语谁都可以给,但是宫景泫的沉默的爱却不是谁都可以给的起的。

宫景泫抬起优凉精致的下巴,她柔和的眉眼在烛光中流光溢彩,宫景泫不禁抚上她的脸庞,沿着优凉优美的弧度轻轻摩挲。优凉微笑着环住宫景泫,说道:“我们休息吧。”

午夜时分,楸泠院的大门被急促的敲门声打开。雪玉手持着一盏油灯走到优凉的卧房。屋中间或传出断断续续的声响。雪玉知道优凉还没有入睡,脸上更多了几分犹豫。最终她还是咬了咬牙敲了门。

宫景泫看了看疲惫的优凉,有些怒气的问道:“什么事?”

屋外却响起了雪玉带着哽咽的焦急的声音:“太子爷,宫里方才有人传话说清妃娘娘快不行了,皇上急招小姐进宫。”

“你说什么?!”优凉触电般的坐了起来,声调都变得发抖,顿时失了魂魄一般的愣住了。

清宁宫

一向冷清的清宁宫又一次的挤满了人。来来回回的宫人脸色肃穆的不停穿梭清宁宫的大厅里站满了装饰美艳的妃子和她们的丫鬟。雪玉和雨衾扶住优凉走进大殿。静妃此刻正为了她们的计划成功而窃喜,一看到着魂不守舍面色悲戚的优凉不禁声音怪异的说道:“哎呀,敛昭公主还是晚来了一步。真是可惜啊。”

优凉正因为清妃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心力交瘁,一听到这句话不禁心里眼前一黑,昏倒了过去。雪玉失声尖叫:“小姐!”然后又怒又惧的想静妃道:“娘娘明知道我们小姐伤心过度,为何还要这么刺激小姐?!”

静妃冷笑,挑了挑眉头,道:“我乐意说,怎么着,你一个丫鬟还想教训起我了?”

雪玉虽然是岔岔不平,但还是不甘心的禁了言。一个黑色的充满肃杀的身影走过来,抱过雪玉手中的优凉,目光冷冽的对静妃道:“如果凉儿有什么事,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静妃顿时气结,在众嫔妃面前宫景泫竟然对她说出了这种话,看着其她妃子嘲弄的眼神,静妃大声呵斥道:“大胆逆子,你竟然敢对本宫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别以为你是太子就敢这么和本宫说话!”

静妃的话音刚落,一阵凌厉的拔剑出鞘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一把泛着寒气的锋利的剑抵住了静妃的喉咙,静妃不可置信瞪大眼睛看着宫景泫,声音发颤道:“你想干什么?”

“我说过,如果凉儿有事,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冰冷的声音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一对人冷漠的太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子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看着宫景泫冰冷的眼眸,大殿里一片安静。

片刻,一个愠怒的声音响起:“泫!你这是在干什么?!”人们的视线都移到了这个人身上,纷纷下跪。皇上一脸疲惫的站在殿内,眼中布满了血丝,憔悴的面容带着无法掩盖的悲戚。

静妃一看到皇上慌忙叫道:“皇上!这个逆子他要杀了我!”

皇上看着宫景泫,大声道:“快把剑放下!”

宫景泫握着剑的手丝毫没有松懈,而是问向皇上:“父皇,清妃娘娘是否已经病逝了?”

皇上闻言,眼中有了一层水光,道:“清儿她想最后看看凉儿,可是······”看着被宫景泫抱着的有了,皇上最终落下两行泪水,震惊了所有的人。

宫景泫的手不禁握紧,剑不经意间在静妃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静妃知道自己骗了优凉,忍着疼一动也不敢动,饱满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你不是说,清妃已经去世了吗?!”

“算了算了。泫你赶紧带凉儿去休息吧。”

宫景泫看了看昏迷中的优凉,放下剑抱着优凉离开了大殿。静妃对优凉的欺骗他一定会为了她讨回来。宫景泫知道清妃对她又多么的重要,这么多天优凉对清妃的悉心照顾却换来了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的结局,优凉醒来后一定会痛不欲生的。

纷纷扬扬的大雪一直在下。来往的宫人在院子里踩出凌乱的脚印。宫景泫看着仍旧在沉睡的优凉,深邃的目光中是一片漆黑,但若是了解他的人定会知道,他此刻的眼神,是不可多得的柔和。

优凉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然后缓慢的挣开眼睛。看到宫景泫,原本表情散漫的优凉慌忙从床上坐了起来,紧紧地拽住宫景泫紧张问:“我母亲呢?我母亲还好好的对不对?我母亲还等着我叫她起床的对吧?我母亲还等着我为她做早饭的对吧?她昨天还告诉我想吃我做的枣糕,我现在就做,你告诉她我马上就做好,你快去啊。雪玉!雪玉!快点服侍我起床,快点!”

宫景泫按住挣扎着要起来的优凉,道:“凉儿,你不要胡闹了清妃她,她已经被运到相国寺去了等你吃过早饭我就陪你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