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36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26 2011-10-31 14:02:41

  她缓缓的走到优凉面前,声音沙哑疲惫的说道:“凉儿,千万不可以在这里大吵大闹,扰了清儿的轮回之路。你快随我来,奶奶有话对你说。”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方才还疯疯癫癫的优凉竟然乖顺的站了起来,听话的跟着老人走了。

她们走进一间干净整洁的禅房,雨衾在门外静静的守着。进了屋中,老人突然向优凉跪了下去。优凉看着一直像对待孙女疼爱自己的老人顿时不知所措,俯下身子慌忙去想要扶起她。老人却紧紧地抓住优凉的双手,力气很大,拽的优凉手腕生疼。优凉惊诧道:“奶奶,您这是干什么啊?”

这个老人正是清妃的奶娘。她浑浊的眼中笼了一层泪水,悲痛的对优凉哭诉道:“凉儿,你可知道你母亲她走的时候有多么的不舍得啊,她苦苦的撑着等了你一个时辰,眼看你就要来了,可是怎么会料到静妃那个心如蛇蝎的女人竟然骗了你,你母亲她,连最后一眼都······”话说到这,老人忍不住老泪纵横。

优凉呆愣的看着老人,静妃竟然如此的狠心,连最后一面都存心不让她们见到!

“凉儿,你虽然从小到大都不在清儿身边,自从你出生,你们母女便分隔两地,可是你母亲却是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你啊。每次想到你的时候,你母亲总是泪流满面,我看着都难受。奶奶知道你也大了,懂事了,如今你母亲被那些恶人陷害,你忍心看着你母亲死的不明不白吗?!”

看着老人恸哭的模样,优凉也泪如泉涌,跪下来抱住老人,哭道:“奶奶不用说凉儿自然不会让那些人好过,她们对母亲所做的一切,凉儿定然会数十倍的讨回来!”

老人欣慰的抚摸着优凉柔顺的头发,慈爱的劝慰道:“凉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以后什么事只能靠你自己了,凉儿再不可以随着自己的性子了,切记,你定要为你母亲报仇。我会在天上祝福你的。我的凉儿,好孩子······”

一片血光闪过,老人慈爱、悲戚、憎恨相互重叠的面孔重重的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温热的鲜血溅在优凉的眼睛上,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笼着一层血红色,怎么擦都擦不掉,怎么擦都擦不掉。优凉终于恐惧的大叫了出来,凄惨的叫声尖锐犀利。

雨衾跑到屋里时只看到了自己的姥姥躺在地上,喉咙被一根锐利的金簪刺破,鲜血汩汩的流了一地。大理石地板被染的通红。优凉跪倒在地上,瘦弱的身体像是秋风中的枯蝶不住的颤抖,瞳孔放大的双眼几乎面临着崩溃。

她本来只是一个21世纪的普通的学生,会为了高考的压力烦躁不堪,会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撒娇、会叛逆的同自己的老师顶撞、会期待过浪漫的情人节······她和所有人一样,有着小小的细腻又温馨的幸福,虽然她爱的人死了,可是他在她的心中永远是一个美好的少年,不会为了所谓的权势而无情的抛弃她。而自从她来到这里之后又得到了些什么呢?只有仇恨和遗弃!为什么她的生活会渐渐的充斥了仇恨?!

雨衾看着惊吓过度的优凉,冰冷的眼眸中没有一丝的同情。她俯视着她,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她道:“你现在没有资格再懦弱下去了。你的亲人一个一个的都被她们害死了,如果你再懦弱下去,那么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你。”

没有资格······

优凉双手撑着地面,冰冷的温度使她的思绪渐渐的清晰了起来。她慢慢的退去了身体的颤抖,混沌的双眼逐渐的变得清晰、深邃,最终变为了平静。一开始就想要去报仇不是吗?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仇做准备不是吗?既然如此,还想要逃避些什么?!那些人,她迟早会让她们血债血还!

葬礼全部交给了皇后处理。事关皇家的脸面,她自然全心全意的操办,风光自不用说。优凉也是帮了不少忙。打发了雨衾去看了千月,给她道了歉。千月因为宫景汐的事情一直对优凉心存愧疚,而且看着优凉悲伤的模样她不禁心疼,送了许多的补品给了优凉。优凉这几日一直住在相国寺,从未回过太子府,多亏了千月的细心照料。葬礼的前前后后,优凉竟然没有见过宫景泫一面,倒是每天有许多素不相识的人头戴白布在她的眼前转悠。看着她们优凉只觉得嘲讽的想笑。如果不是清妃宠冠后宫,估计这些人她一辈子也是见不上一面的。

葬礼的事情到一段落,优凉回到了府中。当马车颠簸到楸泠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院子里还没有掌灯,一片漆黑。再看看别的院子里早已经是灯火通明了。优凉突然想起了从前自己总会很晚才从宫里回来,那时候别的院全部都熄灯休息了,唯有她的楸泠院一番灯火通明的景象。优凉自嘲的笑笑,楸泠院再也不是以前那番温情的景象了,再也不会有一个人深夜不睡等着一个人的到来了。

进了院,丫鬟才慌忙点上灯。优凉进了屋里,香炉没有点,空气一片凌冽空荡。念然关上窗子,点上香炉,放上香料,说道:“夫人几日未归,奴婢便把炉火熄了,开着窗子想要透透气,也不知道夫人今天会回来,所以才没有熏香炉。没冻着夫人吧?”

不知道今天要回来?她明明是派了丫鬟对宫景泫说她今天会回来的。

优凉疲惫的坐在椅子上,道:“你去给我烧些洗澡水过来。我困了,不用做晚饭了,想好好休息一下。”念然应了一声便下去了。

休息是已经是午夜了。优凉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被褥已经被雪玉铺好了,屋内灯光昏黄,催人入睡。雪玉收拾好被子,看着优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优凉看着雪玉,问道:“你想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